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周末

《爱尔兰人》,本来不太想看,因为实在太长,用晚上一个小时多点的玩乐时间看,几天下来都得变成电视剧了。而且我怀疑自己现在没那么爱看电影,不能坚持三个多小时。

结果礼拜六下午就看完了,发觉自己还是喜欢看电影的。这就是电影的魅力吧。

那么多人,谁是谁经常也是晕晕乎乎的,可能得再来三个半小时才能完全弄明白,但这并不急切却暗含张力的叙事手法,一些镜头里的小调皮,看似缓慢却暗暗配合着主角心情的结尾,不知不觉地还是吸引着我。和《好家伙》比较什么的我也说不清楚,要让我从有理有据地讲那儿好,那还需要再仔细看看,但笼统地说,看完之后,我确实理解了,马丁·斯科塞斯前一阵子想说的是什么意思,是怎样的电影了。

但是我觉得他多少还是堆错了对象,我觉着现在商业电影不思进取的罪魁祸首是迪士尼。

一直不知道小女孩喜欢爱莎,是爱她独立且有强大的力量,还是因为她的裙子好看。后来是迪士尼自己通过第二集给出了答案。

假如宣传种族歧视,军国主义能赚大钱,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拍吧,也许还会拍得更愉快,因为内在气质更符合。

这个公司真是坏到根子里了,所以才能拍出《大梦想家》,把资本对作者的碾压不太粉饰地当成梦想的实现和对作者的救赎来表现。斯科塞斯把矛头指向漫威,实际上妇联宇宙还是为超级英雄电影带来了很多新意的,而抹杀这些新意和趣味的的,就是迪士尼。

可不就是主题乐园吗,迪士尼就是做这个的呀。他就是要把一切属于电影的变成主题乐园。艺术就不要说了,情怀,谁相信有呢,算计倒是看得一清二楚的。更恶心的是,满口孩子孩子的,把利益,剥削等等一切恶心的东西都埋在虚假的温情之下,那些员工怕破坏孩子梦想连晕倒都不敢的故事,背后的公司是多么冷酷狰狞啊。

也看了《婚姻故事》,完全是因为亚当司机看的。美国知识分子婚姻内外矛盾题材的电影我一直都觉得就那么回事儿,也没什么共鸣,虽然这种电影往往很能体现时代思潮,对时代思潮一样没什么兴趣。电影本身似乎有个暗潮到迸发的过程,可还有个劳拉邓恩,演员本身我倒是蛮喜欢,角色就真是又吵又夸张。

斯嘉丽约翰逊大概算是发育得最好的童星了吧,我觉得她在镜头前很好看,只是女演员的演技我完全不会辨别,所以只是觉得很好看。对亚当司机其实我也不太能判断,只知道他是特别容易让我有好感的那类演员,否则也不会那么深仇大恨地认识,现在却非常喜欢了,他那个脸做各种表情,我都非常容易被触动。电影中的表现很能打动我,唱歌从半开玩笑到动感情的那一瞬间,心给挖了一下似的,这也就我对演员得所有期待了。

EXP

最近看的两个小说,其中都出现了女警被坏人绑架的情节。从处理上倒是能看出两个作者水平的差距。写事件后的反应,Mike Ome写PTSD,噩梦,需要听音乐放松神经等等,而迈克尔康奈利写的是,回到家里,看见被绑架前洗的衣服被奶奶拿出来整理,房间中,手机还在充电。

这可真是高下立判,本来女警官被绑架就是烂俗的情节,常看这类小说的读者不知道看过多少次,像我,反应就是,啊啊,又来了,反正肯定能逃出来,逃出来以后又得PTSD一整章吧。而康奈利用生活的细节,一下把读者拉近了,会想到自己的日常,也会想到这么普通的日常被如果被毁掉是多么的可怕。生活似乎一切如常的继续着,也对比出主角所经历的夜晚有多么可怕,创造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气氛。

这就是有经验有生活的作家吧。

又想起A Bloody Genius里VIrgil见到飞碟的一幕。是作者在生活中真实遇到的事情,还是想像出来的情节呢,不过怎样都是神来之笔,虽然和主线剧情没什么关系,可因为有这一段,这本书变得更有意思了,Virgil也更可爱了,似乎整本书的境界都提高了一点呢。我要是个作家,就会希望自己也能写出这么有意思的闲笔。

EDGE

有时候就像我是不是心态也没那么年轻了,最近觉着好看的东西都挺复古的。

侦探题材的小说和电影,能不能猜到凶手和作品的水平是没什么关系的,否则就没有能看的了。实际上作品越是“本格”,越应该可以猜到凶手,因为这样的作品会公平第把所有线索呈现出来。也就是因为公平的侦探小说越来越难写了,才会有从诡叙到是鸟干的等等各种高级的或者劣质的干扰因素。

所以说能一丝不苟地交代线索的《利刃出鞘》真是很难得。

更难得的是它并不很忌讳被猜到凶手。无论从经验,演员表还是推理想出凶手,都不太会影响到观看电影的感受,因为电影的节奏感很好,并不是一个谜题憋到最后,中间各种故弄玄虚,而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印证。这个过程中有趣而且有意义的细节,让电影一点也不枯燥。

而且这一切能以电影的形式,用电影的语言表达出来,看着是老派传统,其实做到这样工整而好玩是挺需要功夫和技巧的吧。

虽然有非常明显的政治映射,可是坏人为钱杀人,好人行善获救这些很老土的情节,比起酒鬼独立女性,苦大仇深凶手等等倒显得异常清新了。

导演本身应该是喜欢看侦探小说的吧,他以前拍过的电影,风格最好的就是《追凶》,虽然问题不少,可是比他后来的电影诚挚得多。把《星战》拍成那个样子之后,现在算是回来拍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上回看《终结者》的时候,觉得,如果要拉丁两河,不如让露娜来演Mat,这回也有这种感觉,让这姑娘来演Eg,不是比现在那个好多了。当然是不可能的,露娜或者阿玛斯,虽然不是大演员,也只是在大电影里不算大演员,根本不是亚马逊随便拍的电视剧能大量请来的人物啊。能有个裴淳华都挺意外的了。

我就希望,波兰斯基永远都不会看《好莱坞往事》吧。

古天乐还挺可爱的,发微博要加个小标题,和木村拓哉相映成趣。

https://bbs.saraba1st.com/2b/thread-1860489-6-1.html

我还以为DQ XI里只有我在妖怪的赌场里赢花了眼不肯走呢,原来大家都是这样啊。

这游戏对玩家的心理把握得太出色了。赢钱太容易,也有点怀疑,可又觉得万一是真的呢,这个时候不多赚点以后会不会就没机会了。

最厉害的是,这一段的情节,说的正是由于赢率很高,赌客们都欲壑难填地赌下去,直到变成妖怪。而玩家此时的心理,和赌客们是一摸一样的。

所以两天的时间和百万代币一起化为尘土的时候,又生气失落,又非常佩服游戏的制作人。

在真正的赌场赢的

真正的Jackpot

https://www.douban.com/people/grinch/status/2697212401/

银翼杀手里的中文完全就是不够认真的产物好吧,在电影电影作品里出现这样的不认真我觉得是很丢人的,没想到这都有人吹。

不过看看吹嘘的人也不觉得奇怪了。

呵呵,现在李银河说几个女孩子把一个男孩子绑起来性凌虐只是善意的玩笑那段话也基本找不到了。

真是有意思。

不合时宜的笑话:

我也搜过古格拉这个古格拉那个,结果一片空白,以为都被屏蔽了。

今天才发现这个词是古拉格。

觉得现在在互联网上已不太容易看到真正的讨论和辩论了。 A提出一种看法,B反驳他,但说话的对象并不是B,而是围观的人。并不是让A看到另一种说法而加以讨论,而是要让旁观的人看到A是一个SB,并且为自己树立一个正确幽默博学等等等等的形象。

可能只有在人身攻击,骂街的时候,话才是真正对对方说的。

而可怕的是,这种交流方法好像已经延伸到真实世界了似的。

« Older 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