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小小搜索了一下ins小号的历史还挺有意思的。在我看负面情绪的展现倒是让人可以让人可爱起来的,在私人区域展现的友情也显得有些真实感了。

看二十左右的人聊天,发现

  • 有好多人不知道skype,msn什么的可能就更没人知道了。
  • 以为背面印着Fuji Film的印刷品是富士电视台出的。才意识到如果不是摄影爱好者可能都没听说过胶卷和相纸。

DDR

不时会想起GM那个时候,都是觉得这个东西哈哈哈哈,却很看得进去。而实际的感受又是相反的,一个是,天哪这是什么情节,这编剧脑子里都是什么,可人真好看呀,一个就是怀着物欲横流地想法,后面倒是一次次被戳到点上。

对责任的畏惧与承担, 没有天才能力的人的自我实现,生命的本应的平等和在现实中的各有标价,以及不肯放弃的希望。

还以为会一直重复着对选择障碍的伤害,却 在可以或不可以解决的疑问上,有这么高的认同感。

特别是最后,大概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心想既然角色已经完全成熟,用判断力和统率力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前面的一切准备都没有白费,何必再死个人来个悲剧的结尾呢。但做出了理性的选择,牺牲的生命未必能换来大家获救的理想结局,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放弃希望,仍然要期待奇迹。奇迹发生后,还是会困惑相比于巨大的灾难,一个小小的奇迹又是怎样的分量,这样的升华,真是一击入魂了。

可能也还是和现在的环境有关系吧。可怕的瘟疫,而世界本身变得很糟糕,向前看去,未来可能会更加昏暗。正是这样的时候,希望才格外重要吧。以前也就是嘴里很热血的说一说,现在却渐渐变成必须紧紧抓住的东西。

在开篇狗血成那样的的情况下,结尾悲剧的处理居然也不错,特别是骄傲理性的女二在劝退了不肯接受现实的家属之后,看见同伴的遗体下意识地去做CPR的小情节。

单纯追求感官刺激能有这么个心灵震动的程度,也算个惊喜了吧。

密码保护:秋葵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只要看到我比较喜欢斑驳的光照在一张我比较喜欢的脸上,立刻会产生无法克制的爱的激情,特别是朝阳或者夕阳之下,简直能感到愉快的爱意在脑中爆炸。

同一个人,同一张脸,在别的场合下,虽然也有喜爱之类的感情,却不会像吸了毒似的汹涌澎湃。

多巴胺真是神奇啊。

想趁着洗漱时间看两眼视频下意识点到现在更新的心情…

岛田庄司这个事情真是迷。

其实外国人对中国什么看法这个我倒是没那么在乎,傲慢与偏见永远在那儿,而这个国家,不但外面的声音进不来,也封锁了自己对外发声的渠道,自己就在助长这些无知和误解,社交媒体上那些激进的言论,也有不少远比对方的臆想更吓人的。所以这要是随便什么人,哪个新本格,除了反感上帝之鹰这号臭狗屎搞文革,打着爱国的旗号一步步侵蚀大家的文化界面之外,心里也不会有多少波澜。

但是岛田庄司,他所有的作品表现出来的都不是这样一个人啊。说他是阴阳人,可是早在由中国市场之前,他的作品就在表达反战的主题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年老昏聩被邪教洗脑还是什么。忽然回想起奔跑着的吉敷,心里一片茫然。

而手上的反应还是,迅速把能下电子版的都下一遍。

西瓜就是夏天的味道啊,怎么会这么好吃呢。

我找神的功力一旦发挥出来,自己都会佩服自己啊。

分裂

最近看电影的感受是,这两年的电影总的来说真不好看。

大片同质化,小片主题先行,看似各种题材拍了不少,实际上单调得要命。

前两天看《霹雳娇娃》,有个表示天使们有很多换装用品的情节,要正常情况下,肯定会有很大一段她们试穿各种衣服,摆造型显示美妙曲线之类的镜头,而现在却不敢去表现这些了,大概觉得这样会显得女性光喜欢漂亮衣服很肤浅,是对女性的成见,而展示性感也会有物化的嫌疑。而讽刺的是,电影也没能展示出女性的力量,因为几个女的都没好好练,打斗动作完全不行,根本看不出来怎么把反派打败的。

这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典型形态了,女性主义,LGBT,平权的口号一定要喊,但拍摄畏首畏尾,极为保守,台前幕后也没有付出真正努力的意思。

非常无聊。干涉文艺创作自由本身就是政治不正确,所以又谈何政治正确呢。

全世界范围的文字狱,猎巫,烦死人了。

所以中间能看到《无名小子》这自由快乐的电影是多么开心啊,真想回去看SB了。

« Older 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