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年电影这个圈子已经是个粪坑了吧,只不过这三年粪坑干了,屎都吃不上了,现在又有屎吃了可不得一个个喜得花式跳粪坑,溅得哪儿哪儿都是。
  • 《三体》实际上是十几年前相对开放自由的环境下才能创造出来的,而现在,无论是对它的吹捧还是批评,却都是同一种保守封闭的思维方式的产物。

先週

  • G8看完之后随手按了BJ的个人视角,这才看到是一直在哭,不是抬头想把眼泪收回去,间隙时用胳膊擦了一把。也想过其中或许还有活该的部分,可是还是觉得好可怜,好招人疼爱。
  • 春节前的茶会极其丰盛,导致大家对元宵活动产生过高的期待,有人从家里带酒来,我也准备了适合自己的可乐。现场却只有几盘小零嘴,一抢而空,一哄而散。回座位的路上和其他部门的同事擦肩而过,他们还在兴冲冲地说会有什么吃的呢。自己抓了两大把牛肉牛筋,边吃边想起来前两年春节发过这种牛肉的礼盒,记不起为什么非常看不上,放了好久。明明不是很好吃吗。

原来G8的无责任和男路也是没solo句的。可能以前看的时候他身体没问题,所以不会特别注意和担心吧。

临近春节,在公司上班上到一半,经常有同事忽然站起来,从桌下拉出箱子,大包,宣示道:“我走啦,大家新年好,节后再见!”

办公室的人越来越少,甚至大厦的暖气也不好好供给了。剩下的人抖抖缩缩地假装工作着,等着前台过来悄悄通知,今天可以早走,但别声张。

对我来说这就是年味吧…

别的不说,黄海公司这个英文水平真是,尴尬死了,就不能找个翻译公司帮他们写吗。

看《无名》的预告片觉得镜头很难看。导演原来是《罗曼蒂克消亡史》那个人。即使有梁朝伟恐怕也不会好看。

昨天去三里屯聚餐,广场上有迪士尼的活动,轻快的音乐和往来的人群,让我恍惚了半天。

骑车去地铁时口罩被风吹走,追了好久才捡回来。

Copyright © 2023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