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我找神的功力一旦发挥出来,自己都会佩服自己啊。

分裂

最近看电影的感受是,这两年的电影总的来说真不好看。

大片同质化,小片主题先行,看似各种题材拍了不少,实际上单调得要命。

前两天看《霹雳娇娃》,有个表示天使们有很多换装用品的情节,要正常情况下,肯定会有很大一段她们试穿各种衣服,摆造型显示美妙曲线之类的镜头,而现在却不敢去表现这些了,大概觉得这样会显得女性光喜欢漂亮衣服很肤浅,是对女性的成见,而展示性感也会有物化的嫌疑。而讽刺的是,电影也没能展示出女性的力量,因为几个女的都没好好练,打斗动作完全不行,根本看不出来怎么把反派打败的。

这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典型形态了,女性主义,LGBT,平权的口号一定要喊,但拍摄畏首畏尾,极为保守,台前幕后也没有付出真正努力的意思。

非常无聊。干涉文艺创作自由本身就是政治不正确,所以又谈何政治正确呢。

全世界范围的文字狱,猎巫,烦死人了。

所以中间能看到《无名小子》这自由快乐的电影是多么开心啊,真想回去看SB了。

北山猛邦,清凉院流水,麻耶雄嵩…

开放的文坛固然令人羡慕,但无论在推理还是文学方面都在侮辱读者的作品非但没有被淘汰,反而备受追捧,实在难以理解。

作案动机,作案手法,侦探以何种方式介入,如何识破诡计,又怎样证明自己的指控。对于一个认真的推理作家来说,完成这一系列的构思,并以文字充实,揉入自己的情感和表达,推理作家应该付出心血的工作他们一概减省,自称的侦探跑到别人家里说一句我要探案,对方就能放口供,想不出动机便鬼扯哲学存在,作案手段更是各种投机取巧,刻意隐瞒线索,含糊表达并称之为诡叙。

也难怪几年前不想看日推了,现在看还是一样的感受,作为作家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最吃惊的是,他们还是有市场的。去年看了一个讨论,推荐平成出色推理作家,这几位频频被提及,我还以为他们有进步了,结果还是那副操行。只不过真有读者喜欢,很难想像是怎样的读者,一想像又不友好了。

哪个更好听呢?

一个是中年人的青春,一个是年轻人的吧。

都很帅啊。

地铁门口看见打碎的饭盒和散落的饺子,不觉代入烦躁一天由此开始的心情。

到今天才知道有个Hide还有个Hyde,一个去世了一个还活着。以前一直奇怪怎么这个人好像死了又好像没死,原来是两个人。

以后如果在线上和别人发生争论,我打算要好好说话,也好好听人说话,不管对方说什么,是什么态度。

其实也不太有机会争论了,微博,知乎这些因为需要实名都没法发言,在豆瓣上基本上也就是标标书和电影什么的。看起来下了很大的决心,可能都不需要真的去做。

可还是决心一下吧。

不想承认也好,自认为心灵仍然多年轻也好,可我确实是成年人而且很久以前就是中年人了。这二十多年全程参与各种网络生活,现状变成这样,我,以及和我一样的三四十岁的人们还是不能说和自己毫无关系。

不管那一代人,十几岁的青少年都会冲动愚蠢,他们最需要的是别人对这种冲动愚蠢的理解和认同。可是这些年有谁对年轻人表现出愿意了解和交流的意图了呢,能想起来的好像只有局座,还有为了各种目的的江宁绵阳们,而另外的声音对待他们,几乎是一概的嘲弄,讽刺,看不起他们,看不起他们的偶像,看不起他们的一切。如果我是那么大的孩子,会愿意和谁亲近,受谁的影响呢?

我自己也是看不起他们的,知道前一阵子还在想,干嘛要和年龄上能当自己孩子的讲道理呢。可是如果我真有个孩子,不是该不管他多小多混,都认真听他说话,好好和他讲道理,把他当平等的人来尊重吗。

当然这么说还是太容易了,我自己就是最早逃避的那批人吧。

从年轻人,到不认识的人,到自己的友邻,眼看着隔阂变得越来越深,大家对网线那边其实可能和自己差不多的人越来越憎恨,因为害怕这种憎恨而不敢说话的人越来越多。

我也就是觉得,自己逃开还是聪明的。

其实一点也不聪明吧,偏安一角,圈地自萌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只要使用网络,就无法避开这些憎恨暴戾的气息。

所以既然避不开,就稍微面对一下吧,也许起不到什么作用,也许根本就没机会做什么,但万一有点用的想法,也能让自己好受点吧。

夏洛克

《1917》里的季节,大约也是三月的春天吧,完全不顾人间萧索的春意盎然,和现实有些重叠。春天终会到来,但冬天会多么寒冷和漫长呢?那些自认为或是实际领导着世界的人,在面对瘟疫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出合格的处理能力,又怎么能相信他们能对付得了接下来的危机呢。而作为众矢之的那个国家的平民,射来的箭正确与否已经不是太想关心了,就觉得箭好可怕,眼看着箭飞过来好可怕。

不知道电影有没有像游戏借鉴,看起来比较文艺的那类导演可能不太会玩游戏吧,但很长时间里是在想着《辐射3》的叙事,观察着电影是不是也打算这样,用“主角”所看到的一切构成一个充满细节的全景。觉着导演是有点这种意图的,但不是全部,电影和游戏是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这个片子使用最充分的还是电影的表达,一镜到底之外,技巧和方法仍然是丰富的,所以很好看。

而且说教的部分比较少,人比观点多,这点也比较好。

前阵子的乔乔兔是太不舒服了。

非人化是非常可怕的,人是会有这种倾向,把自己讨厌的憎恨的人想象成一个抽象的丑恶对象,不把这个对象看成人类之后,对其进行辱骂,诅咒,甚至物理上的伤害毁灭,似乎也不怎么违反原则和人道,不会有什么自责了。把自己看作人,把别人,无论喜欢的还是讨厌的,也看作人,说着容易,做起来非常难,反正我虽然很想尽力,实际上不太能做到。

但作为文艺作品,这个道理还是要讲的吧,一边说犹太人也是人,甚至纳粹也是有人性的,一边又把另一些人变成凶恶残忍的概念,所以说这个电影懂不懂自己要讲的道理呢?

另外,除了种族和性别上的歧视,意识形态的歧视也是一样糟糕的,特别是这个类型经常体现为,不是因为某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只是因为来自一个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就产生的歧视。我觉着在外国生活过的人很多都经历过吧,但是却很难去反对和抗争,想到国家的一些问题,还会觉得,对方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啊,如果争辩几句,又好像自己真的被洗了脑似的。可是不从人出发,只因为他的背景就去对一个人找茬,鄙视,这本身就是错的啊。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种错误,也有那些支持者平等平权的人在实行着这种歧视,所以政治正确就只是政治上的正确吧。

我真是好久没好好写blog了,想说好多事情,却基本上不能好好地说出来,还是玩耍去吧。

动森复活节前的一系列活动能算好的策划吗?钓鱼日那天,打开3DS上的新叶,镇上也在这一天举办钓鱼日,这一天还是我担任镇长六周年,小动物们聚在一起为我举行感谢仪式,我顺手了一下山谷里的杂草。而现在的小岛,能不能也一直游戏机和我的心里存在下去呢?

在淘宝上已经不存在了。

以前是奶嘴乐,不管你为什么哭,塞个奶嘴先嘬会儿吧,现在奶嘴都没了,删几个大嘴巴子看你敢不敢哭。

但我还是讨厌这种漫画,惹不起奴隶主却去嘲讽奴隶不反抗,觉得自己是谁呢。

那些说着群体免疫的人有觉得自己是谁呢,不会被传染染上也不会死的神吗?说着人不是数字,那百分之几是什么呢。

还是不想说这些。

想看
大家的脸
笑不笑
都可以。

笔记本风扇启动和气球飞过的声音太像了🙉

哈哈,录像带时代的人大概不配爱电影,昆丁塔伦蒂诺也不是真影迷。

« Older 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