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哈哈,录像带时代的人大概不配爱电影,昆丁塔伦蒂诺也不是真影迷。

Call Me by Your Name

坏心眼地把石头里砸出的臭虫送给岛上的小动物,对方很高兴地收下了并表示以后会用我的名字称呼这只臭虫。

感叹自己糊里糊涂地见证了编年史的结束,却来了个编年史F。

在觉得焦虑大概无法好转的时候,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安慰,真是好神奇啊。

动森的论坛怎么那么多几天内刷钱刷房子的贴呢,难道都是新玩家在玩,这些根本不需要着急啊,这个游戏的乐趣不是夏天钓鲨鱼,冬天堆雪人,每周的特别活动,在小动物身上实施pua学,骗到照片之后再欺负他们把它们气跑这一类的事情嘛。虽然这次改动很多可游戏的主旨应该还是一样吧,才五天,什么都还没发生呢,居然有人说自己通关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把动森给通关了。

动物森林怎么就不能像DQB一样可以把身上放不下的东西直接存到仓库里呢,在屋外也没有和仓库交换物品的方法。

每次玩都是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东西放不下啦的焦虑。

现在的环境下,人对信息的获得相对以前是比较主动的,会去看自己想看的东西而屏蔽掉不想看的,对某一条新闻的追踪,可能也是到自己满意的节点为止。比如如果希望或者相信某件事是真的,那么转发一下就结束了,反之,可能就会追踪到辟谣出现为止。

所以微博虽然烂,倒还是更愿意从那里得到新闻方面的信息,豆瓣和知乎的人太趋同了,反方向的声音很难发出来,自我认知也太高,一边倒,向哪个方向都挺讨厌的。

反正在豆瓣是一点也不愉快。最近书和电影也不是那么想标,在看的东西耻于和别人分享,以前觉得是刚需的一些豆瓣的功能似乎变成有没有都可以,应该算是朋友的感觉,也越来越多的变成了错觉,说不准真的渐渐就会不再去了吧。

完全为了轻松无脑的愉快而看的关八躲避球,竟是在泪水中结束的。

有点想吹嘘自己在十六年前发明了表情包并曾经赢得了多场斗图的胜利。但顿时觉得这就是秃顶啤酒肚老伯吹嘘自己年轻的时候是飞车党那种悲哀,而且就算不和摩托比表情包也一点不酷…

我觉得别人的妈和大爷都不该乱操,非要说不如说Fuck me。

还是有点震惊的,举报AO3这种事,在任何一个健全正常的地方,都不可能成功,而在这里却成功了。而且大家都默认觉得这样的举报是能够成功的,去骂举报者不该破坏规则发射赵弹,而很少有人去说赵弹对存在本身就是错的。

所谓举报,本来是个人无法对抗集体,弱者无法对抗强者的时候使用的武器。性骚扰下属的领导,压榨学生的导师,贪污腐败的官员,压榨员工的资本家,他们才是举报该针对的。不管在哪个团体, 背后打小报告,诬告陷害的总是会有,而把正常的举报机制变成这些人趁手的武器,让好人得不到保护,小人屡屡得手的又是谁呢。

举报者和偶像并不无辜,但把炮火完全打在他们身上,还是只敢骂能骂的人。封AO3是迟早的事。想想为什么这个圈子的人会转战AO3,还不是因为他们在国内的地盘早给刨了。现在有了肖战这个事恐怕是上位者们非常乐于见到的吧,你们自己斗去呗,什么事过两天也就全忘了,一两年之后AO3是什么都没人记得了吧。

« Older 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