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好厉害啊!

有什么期待的情况下得到非常开心治愈的结果,尝到了在夕阳下享受多巴胺的美好滋味。

而因此产生了盼望的心情之后,就必然会遭到打击,反复在嘲笑自己和咀嚼失望中循环。

现在的东野圭吾,回头去看《名侦探的守则》,x笑小说系列,会有感触吗?他接受并迎合了电视剧对自己作品的改变,写出过毫不可信的男扮女装桥段,为了退税或是报销,硬写了一个滑雪系列。就这样变成了年轻气盛时看不惯的大人。

成名作家可能会收到惯性追捧吧,《疾风回旋曲》如果是新人作品,出版可能都很困难,因为是东野写的,就可以花不小的本钱拍电影。

作为有原著原教旨主义陋习的观众,就这样第一次看到了比原著好看的改编作品。

仔细想想,趣味的部分是牵强的,关系到千万人生死的生化武器,痛失幼女的家庭悲剧,都不是嘻嘻哈哈能糊弄过去的,而角色们却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焦急沉痛,反而经常带着安达充的懵懂节奏。说不搭吧,可要不是这样,电影在情节上就一点意思没有了。

东野的书,不管写的好的还是不好的,主角在我眼里几乎都是四十五岁左右外貌毫无特色的形象,知道看到电影电视才会意识到,原来设定上是帅哥吗。即使是《假面饭店》里的精英人设,也从来没有和木村拓哉联系起来过。《疾风》原著的介绍提过电影主演是宽叔,我还觉得奇怪,他已经是加贺了,怎么又开了个新系列。看到实际上演员是小鸟才意识到,尽管性格老成(或者说写的毫无特色),这角色还是个年轻人啊。

日本演员在感觉上有时和香港演员有点像,演员本身的印象会在角色之上,宽叔运动全能,小鸟体育废柴的印象,时不时会冒出来,怎么他居然真能滑雪吗,怎么他居然不会滑雪吗,室毅也是,怎么看都不像滑雪很厉害的人,他那个脸一看就很适合做失去平衡的惊慌表情,不过他可真是可爱啊,坏人不能这么可爱的。

尽管小鸟演技很差,我却好想看他演个黑道角色,本来他们关西人就很适合,他气质又很冷,看过他们公司那个老头葬礼的抓拍镜头,能脑补出一整套逼供夺权,复仇陷害的黑道故事。

这个好有趣啊!

上班的地铁上邻座的人在玩动森。可惜NS没有擦肩功能。

对DF我的自我定位一直是黑粉,即使后期的乐趣一直是说坏话,在停更的六年里,我还是在默默地想念着的,时不时上GR检查动态,在每年的图书发行季小小叹息今年大概又没有更新了。

所以当新书出版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算开心,特别是看前几章的时候,慢慢回想起每个角色的前因后果,连布彻那自恋文笔带来的,小刺痒般的不快感也因为时间带来的怀恋变得亲切起来,心想这个讨厌的自恋劲儿啊,还是那个老哈利。

接下来就有点看不下去了。哈利还是那个老哈利,故事呢,与其说不再是那个故事,不如说根本没有故事。看过一半的时候已经有些困惑了,他是不是打算一路哼哼唧唧下去,什么情节都不推进了。而等情节有点推进的时候,观感反而更糟糕,前面写过那么多正派反派好人妖怪的都不管了,天降一个比谁都厉害的新大怪。

六年就是个这?

我怀疑布彻是真的写不出来了。

记得在上一本结束不久的时候,这本预定的名字是《Mirror Mirror》,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的《Peace Talks》,从那点可怜的实际内容上,也看不出任何会和魔镜魔镜有联系的迹象,所以魔镜的故事大概是没写出来放弃了。以前还有个说法是,布彻对系列的结局已经有打算,最后两本书叫Hell’s BellsStars and Stones,那么现在分成两本的《和谈》与《战场》会是最后两本,还是结尾仍会按原计划来也不知道了。但布彻现在写成这样,很难去想象他能怎样好好给系列收尾。

所以跳票多年的系列,大概都不值得期待把。苦等着Grr的读者们,我觉着他们盼不到什么美好的结局。作者写不完书,就表示创作遇见了困难而且无法克服,自身能力透支,因为内在外在原因写作水平下降,硬写出来恐怕质量也不能太好,像冰火还要和读者玩猜不到结局的游戏,就更困难了。

看这么多年地摊,很多事情渐渐也心里有数,像每篇独立成章的的系列小说,如果作者开始挖掘主线剧情,讲主角的过去,主角的世界发生巨大改变等等,很可能就表示创作能力在枯竭,可能构思不出足够吸引人的单元剧情了,即使主线剧情能造成系列的一个小高潮,十有八九在此之后,系列会开始走下坡路。还有一开篇,主角就有某种来自过去的阴影的,也要小心。要看看阴影解决之后怎么写下去,有些能平稳地开始写案子什么的,有些必须依赖主线,会再找一堆糟心事,而且渐渐升级,越来越没劲。

也有没这些征兆的,像李奇系列,不知不觉从每本都很好看,变成隔一本一好看,再变成哪本都不好看。

可能每年一本书,对作家来说是挺大的压力,特别是侦探小说这一类,又要有梗。欧美作家这样,日本作家多数也是到了一定年纪之后便开始不好好写或者写不好。人的创造力毕竟不是无限呀。

作为读者能认清现实,可还是辛苦,旧系列守不住,新系列不好找,想安安稳稳看点好看的书不知要经历多少次试错,我现在经常是一种,反正就那么回事凑合听听的状态,也没什么新书能改变这个状态。

可还是想看有趣的书啊,也只能这样瞎听下去了。

玩荒木飞吕彦抄袭岸边露伴这种梗就是认为荒木不会抄袭吧,可他分明是抄袭大王啊。

随机听了一首好想暴躁的 Jesus and Mary Chain的歌,原来是pixies唱的。

人会越长越像自己常用的一毛几吗?🥺

今年日常拖延,看一部电影至少需要两天,多数电影不好看,第一天看过一半之后第二天不要说继续看,打开下一部的兴趣都没有。《21座桥》看到一半扫了眼时间,怕一晚上看不完,就算是很难得了。

而这又是一部毫无悬念的片子,剧情发展毫无出人意料之处,角色出场不久,好人坏人,可能做什么事全可以想像出来。

但是一点也不闷,一个半小时片长,和以前港片长度差不多,案件发展一点不绕弯子,该怀疑就怀疑,该动手就动手,枪战追逐该有的都有。不拖泥带水,一直抓着观众的传统拍法,老套是老套,但是能吸引人看下去,已经可以满足我这个程度的观众了。

我又很喜欢看陛下。

不敢在要什么自行车了。

« Older 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