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在ins上翻以前的照片发现总能记起拍照的时候在听哪本有声书。

听见中央台的播音员把刘慈欣念成刘欣慈…

在袋子里怎么摸都能摸到一个盾,觉得肯定没错了结果是奇异后脑勺扣个钥匙环,还冲我比手势…

AD

可能是因为自己真的不年轻了,《灵能II》的第六七集,不太觉得感动,倒是感叹,到底还是给小朋友看的动画啊,大人的成长可不是这样的。

倒不是说成熟的大人有能力应对一切,不会动摇软弱,不会怀疑自己,不会犯错。相反,越是成年人,生活中无法掌握的东西,不能解决的问题,可能会越多。

而成熟的人的成长,未必是崩坏到顿悟这样的过程,就像卢瑟,生活中和工作上那么多的无奈和无力,他甚至忍不住向里根追问答案,但最终,在对家人的爱和自己的信念之下,还是能以最好的方式去面对和解决。《发糕2》的结尾,一切看似还是原样,台词都是相同的,却还是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改变了,变好了。这是我喜欢的,成年人的成长方式。

也不是硬要比较,毕竟是完全不同类型,不同受众,不同主题的电影。可能我还是始终不能习惯日本作品这种过于随便的处理方式吧。把对事物的判断力,对朋友的观察力,忽然降低一个层次,让角色进入绝境,在成长为以前的样子,可能创作者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人再成长一些会是怎么个样子吧,又要在角色身上制造冲突。

但还是挺喜欢ONE,日本这中二的善良,美国那傻傻的热情,其实都挺珍贵的。


三福写的真好啊,还是那个老观点,他写得不好的时候,已经比绝大多数侦探小说作家都好太多,就不要说写得好的时候了。

去年的Virgil就展现了非常出色的探案节奏,今年我简直是完全被作者牵着走了。不光如此,三福的角色塑造,日常场景,也都太棒了。开篇遇见热气球的地方,充满了生活气,而且他的生活气,不完全是罗哩叭嗦地闲话,而是经过相当精炼的,生活中的人未必说话全都那么有趣,但有可能说出这么有趣的话来,三福就是提炼了这种有趣。

还喜欢三福的一点是,很少有那种以前有某个心结,非得凭着破了案抓到凶手才能解决成长的情节。那种故事也不能说不好,对于系列作品来说,这样的主线,可能在一段时间能起到吸引读者的作用,可是主线总是需要解决的,解决的一本可能会达到系列的高峰,之后却很可能难以为继,作者要么急于复制之前的成功,去创造一条类似的主线,或者无所适从,不知道再怎么发展好,往往就此开始走下坡路。

而三福的系列,探案对主角们来说,就是工作,主角们有着各自的生活,有时候和案情有交叉,有时候和案情毫无关系,这种若即若离,反而让角色显得更亲切了,因为这就像多数人的工作与生活一样。

虽然他的书一直不走深沉路线,可从写作技巧说,真能算的上我看过的侦探小说作家里最好的了。我觉得他比劳伦斯布洛克,丹尼斯勒翰这些都好。

TAVI

用了一年多时间看完《罗马之主》,结束的时候有些,该去别的世界转转了的心情。

其实能明显看出,作者写到后几卷时,热情没有前两卷那么充沛了。细腻刻画苏拉矛盾的心思,为鲁弗斯编写妙趣横生的信件,一面写斯鲁考斯作为罗马第一人的公正严厉,一面又在他死后揭示出他对妻子的霸权残忍,这等妙趣之处在后期已不是很常见。

能看出作者非常喜欢恺撒,可恺撒时期,写得最好的角色还是加图。对加图本人一直难以喜欢,总觉得只有心理不健康的人才会像他那样自杀,但在小说中,他极端残忍的自杀方式,却变成了一个一生痛苦挣扎毫不妥协的人,对自己哲学思想和生活方式最后的贯彻,变成了理所当然的结局,对于书中的加图,我觉得是完全可以理解,甚至去同情喜爱的,大概这就是文学修饰的力量吧。

对于后三头之争,以我看过所有的书来说,感觉还是史料太少,这就是小屋自己的责任了,不禁就想他当时到底做了些什么才会讳莫如深,让后世的人只能通过猜测弥补空白,被人骂也是活该了。

但麦卡洛还是爱小屋的,而明显不爱安东尼。在《十月祭马》中,就写出了安东尼向恺撒敬献皇冠是为了配合刺杀者们而制造舆论导向。而在和小屋的争斗中,更是显得自私,愚蠢而软弱。虽然都不是往好人的方向写的,可写小屋的时候,总是在说,他虽然满肚子阴谋,可对罗马的爱无比真挚,一切阴谋都是为了罗马好,在细节上,婚礼中跑去帮忙抓猪一边还笑起来,杀死恺撒里昂时的痛苦与责任等等,都有动人之处,更不要说每三两句就会描述一番他外貌从少年的阴柔到成年的坚定之美。而到了安东尼,安排的净是不招人喜欢的情节,特别是殴打富尔维亚,并且导致她自杀。富尔维亚是贯穿了大半时间线的角色,虽然残忍傲慢,同时也充满了活力,和罗马紧紧结合在一起,我想读者即使不喜欢她,也会熟悉她,不愿意她以这样的方式被羞辱而离开吧。而紧接着作者还加上了小屋为富尔维亚哀悼的场面,白眼青眼太明显了。

很好玩的是作者对Cleo的态度,把她写成了一个有小聪明但缺乏政治智慧,为儿子操碎了心反而因此害死他的不成功的政治家。我还是挺喜欢这种写法的,因为”埃及艳后“的故事都太烦人了,把她写的无比睿智,同时还是爱的精灵,最后因为对手太坏而导致亡国,言情得可笑。麦卡洛本身写言情小说出名,这里写出了一个缺乏政治智慧,焦虑的女王,真是很有意思。

到最后一本,没有了元老院的争吵,没有了贿赂保民官,变成了小屋艰难而成功地控制元老院,和安东尼一党与罗马的远离,想想系列开始时的热闹,尽管我喜欢小屋,可还是很伤感的。

但与现实中的伤感完全不同。

谁能想到会闹到篮球都没得看呢?

揭发,举报,猎巫,挖黑历史。外国演员什么的政治观点都是那样的,下一个会轮到谁,最后会怎样呢。

这可能就是他们的目的吧。

同一个声音同一首歌,太可怕了。

恢复了一点活力。

在名古屋的迪士尼店买到了吧唧松松(这个店只有两种松松,吧唧和洛基),还想上豆瓣显摆一下呢…

春节后一直觉得十一豆瓣得完蛋,《攀登者》口碑很差,以为可以松口气了,结果还是…

最后还是得靠Blog,硬盘这些过时的东西呀。

名古屋被本地人问路也达成了。

就是一种,老子真没白讨厌王菲的感觉。

« Older 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