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Author: 320bird (page 1 of 120)

忽然很想吃红肠,想象着肉的味道和肠衣的口感。回忆起小时候总吧里面的肥肉块扣出来,又想象了一下肥肉块。

现在晚饭都不太想吃了。

终于有一次没撕坏。

日坛人怎么这么多,比办公区附近大街上还多。

而且环境很破败,一切都蒙在一层尘土下,水面被浓稠的绿藻铺满,植物没精打采,缺乏照管。

十几年前经常来这里睡觉,印象是很安静舒适的公园,现在却想照张相也无法取景,可除了印象我也想不起过去具体是什么样子,也许原来就这么土,只是我不习惯传统公园了?

M

花了好多钱啊。

只是一两百几十的东西,忍不住一会想买一个,一会儿又想买一个,加起来就不少了。

除了电影票和扭蛋扭出过一次开罗人,我好像还没怎么为亚当司机花过钱呢。感情刚发展到要收集些塑料片和周边的时候,就不好海淘了。他年纪轻又红,资源都很全很好找,也没那么迫切的,只有花钱才能看的需求。主要还是这个事情搞的,好像都是另一个时代的事情似的。

现在看来,web 2.0是最好的。

花了半天把路由弄好了。原来早就支持V2瑞了呀。我没找到可以添加订阅的地方,还搜了半天插件,版本之类的东西。原来订阅是在更新管理里加的。

可能是有点懒了,用什么都是搞到能用就可以,以前肯定每个界面都会点开看看里面有什么,现在就只看用得上的。还好搜索的时候,也算学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可其实一点也不想学这些,我不想动不动就发这些愁,折腾路由,发掘科学新技术。我想爱上那个网站上那个网站,想在家门口抓皮卡丘,想用google map报销。

而现在和以后,大概不止中国会是这个样子了,虽然会想,这就是孽力反馈啊,活该,实际上还是挺忧心的。

龙骨椅

塔德威廉姆斯太无聊了。也不能说写得特别差,就是无聊,讨厌都讨厌不起来的无聊。

男主角遇见的瘦小的男孩必然实际是女孩,这女孩说自己是公主的丫鬟那她必然就是公主本人。这么俗套又没劲的情节他怎么还好意思写出来呢。

还特别爱写长途跋涉冒险,不管什么人写,走路的情节多数都和RPG在大地图上走差不多无聊,无非是,遇见怪物了,跑跑跑,遇见什么势力了,化敌为友,或者就是在路上多么艰苦之类的。如果想好看,要有好的人物,角色可爱,做什么都是吸引人的,读者也会关心他们的命运,否则怎么写也就这点事,走个十页,发生一页情节,也未必是多值得关心的情节。倒也能成为page turner吧,扫一眼就赶快翻过去了。

塔德威廉姆斯的人物还就特别不吸引人,这也是他无聊的一个组成部分,性格这样,性格那样也都只是说说,对话和行动力,全都苍白得要命,连个能让人特讨厌的角色都没有,就是这么无聊。

原本还说,把《回忆,悲伤与荆棘》给看完了呢,第一本就看的烦死了,也难怪上次看的时候没借到下一本直接放弃,根本不值得看完。

妖舞

是真的好,客观地去看也觉得好。各方面都挺好,特别是看过之前的两年之后,特别那个自以为是实际上却毫无设计的Jam之后。

YM的部分以演奏的形式出现太有心了。本来是不擅长的部分,反倒显示出真挚和默契来。还有灯光打在坐在圆凳上的几人身上时,尽管我不觉得和他们有什么牵挂,却忽然就被似近还远,亲切又有些孤独的倾诉感打动了。

实际上就是交流吧,所以叙述感很强是对的。不是我乐队半场就是艺术家,唱跳半场就是服务,而是这样的我要对一路一起走来的你所说的,要给你看的。

感情淡漠的印象一直还是在的,但从表达中却能感觉到感情,开始相信情绪都隐藏在平静的外表之下的说法了。

比起别人说喜欢的人或事物的坏话,我好像更不能忍受不喜欢的被人夸奖。

可能因为性格上比较奄尖,又一直从事挑毛病的职业,所以特别容易看到缺点。特别是近些年,过了短暂的“喜欢上”的瞬间,便会各种挑剔,直到把缺点看的差不多了,爱情才算真正开始。不管有多喜欢,却经常在其实也知道没多好,就是克制不住本能去喜欢的心态之下。

这样种情况下的坏话,如果不在点子上,自然觉着你懂什么,你又了解多少,不会多在乎;如果真说中了,又有点哎呀果然还是有人发现了的心虚和焦虑,不会真的生气。

而同样的原因,在讨厌什么上,就特别自信,一旦看到相反的意见,非常容易抓狂。怎么这么明显的不好都没人看得出嘛,盲目地夸什么劲儿啊之类的。

知道这种抓狂也是武断的,自满的,可是就像喜欢不能克制一样,抓狂也是无法克制的。

不过也不会影响到谁了。是打算要多说话,多发表自己的意见,实际上却做不到,除了对以前认识的人能说几句,基本上很难去和不认识的人展开对话,除非对方先跟我说话。多数时候都是一肚子话,就憋着。

即使贵,有这个树洞还是好的。

暗搓搓地把今年的challenge改成35本了。这都觉得不定能看完。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