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Author: 320bird (page 1 of 107)

野兽王国的Q版可动就没有人脸的还行,有脸的都土得要命,张涵予铁人,黄晓明美队,马景涛雷神。

知乎也有有用的时候啊。解决了困惑好久的问题。

复习1

现在回想2008年,觉得还挺遥远的,那时候觉得自己很不年轻了,现在很希望能像那时一样年轻—也就是说这十年我一直在为自己的不年轻发愁然后越来越老了。

记得《钢铁侠1》当初有非常好的口碑,轻快爽利的节奏令人耳目一新,不过那时候大概没几个人知道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吧。我去看电影之前还查了维基百科,看到了原始钢铁侠的样子还觉得好蠢,而实际上第一部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钢铁盔甲设计制作和穿着是体现的科技的美感。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后两部的原因吧。

特伦斯霍华德真好看啊,如果他可以一直演战争机器,角色可能会更抢眼,与托尼的关系也会不太一样。特伦斯霍华德长得比较可爱,像是表面很正经,心里很想胡闹的,和铁人实际臭味相投的朋友,钱德尔看起来就真的比较正经(虽然他也演过调皮的角色)。

即使不粉铁人,感触还是很多,有些台词不是为了现在而写,现在看却好像别有意义。在山洞里他对医生说,你救了我的命,医生回答,那你可别给浪费了啊,看到这里就会想,他是没有浪费啊。

记不清《无敌浩克》算不算。在这一宇宙里,这回重看发觉还是算的。篇头有很多神盾局,史塔克家的闪回,片尾铁人还亲自出场,以前是看过的,却完全不记得有这些。

主要还是因为演员,想象了一下如果一直是诺顿眼绿巨人,我大概会不喜欢这个角色了吧,即使漫威后期对角色的处理很糟糕,马克鲁法洛还是可爱的。

我也是粉过诺顿的,06年前他的电影基本上都找来看过,现在很不喜欢他。转折点是什么不太记得,可能是因为他为Courtney Love写的信吧,可也不太记得为什么写那封信以及写了什么了,隐约记得的就是对典型的美国知识分子做派的反感。

也就是这个做派让我觉得他不太适合演绿巨人,太不像个科学家了。而且他虽然体型瘦弱,但为人强势自负,在电影中的弱气是表演的结果,在表演疏忽,或者角色比较坚决的时候,常会露馅。电影里要求蓝先生给她治疗的时候,咄咄逼人,非常凶。

相比鲁法洛的温和儒雅,腼腆单纯,就可爱多了,也更能迎合这些年的审美吧。前阵子看他年轻时候演的片子,角色本身是个很糟糕的人,可是别人总能宽恕他,并且继续爱护他,鲁法洛那个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的无辜气质,配上年轻的形象,简直不能再贴切。也难怪漫威会给他分配剧透的任务。

说回诺顿,被认为有才华的演员是不是很容易自视过高并且不求进取,他这些年演的片子没几部能看的,《鸟人》几乎不能忍受。而且我不是太支持主演自己改剧本,对编剧,还有其他演员不尊重。不知道《无敌浩克》他改了什么,也看不出角色有什么个人成长。

蒂姆罗斯的角色也缺乏挖掘,大约就证明了,只有肌肉并不能成为美国队长吧。

Begin

再次确认了两件事:系列的主角是铁人;我非常非常喜欢队长。

经济,情怀,与故事之间的平衡,或者倾斜是有些影响质量的。

记得以前看零食行人的《迷宫馆》简介,四个推理作家根据同一座迷宫,各自创作小说,我以为作品里会有四个推理小说,与真实世界里的的杀人事件环环相套,兴奋得不得了,以为这一定会是最厉害的推理小说了。而实际上这只是一本特别好猜的传统新本格,作家啥也没写出来就会被杀,好生失望。

而对主线情节,多少会有点这样的感觉。一年里一直听见如何杀死灭霸的讨论,而电影一上来就表示,灭霸的死不是什么关键,而接下来,多重时空穿越!这是多么令人兴奋啊。而且我相信编导是有这个能力的,罗素兄弟毕竟拍过废柴联盟,漫威旗下的编剧组,我觉得也能驾驭的了复杂的线索。

可最后还是走的情怀,当然这一套我也吃,会想起妇联1上映时那惊讶的感觉,想起星爵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可讨厌这种长相,发觉他也挺好看的时候他又胖回去了,想自己是为了奥丁才看的雷神…那些过去即是他们的,也是自己的,难免会有一番感慨。

也还是会有一层意识,可以拍得更好一些的。

当前未来不受干扰掐断了很多可能性,仍然可以去想象,分支是从何时开始的,穿越之后他们是在主线上还是分枝上?洛基拿走方块之后,我是挺希望两个过去能联动一下的,雷神回到阿斯加德,发现这里还多了个方块那该多好玩。

整个片子这个趋势都是存在的,情怀第一,压制了趣味。其实趣味性足够的话是不会影响情怀的,只是对十年的终结来说,可能太冒险了。

也觉得这十年角色出的是太多了些,电影自己都要吐槽一下。因为人太多,所以最后也没有足够时间去表现,我还回忆了一下星爵这是不是第一次回地球,也没说什么就过去了。

不太明白为什么还会有铁人的粉骂罗素兄弟,我对铁人相对无感,看到结尾简直有些嫉妒,果然他才是主角啊……

而对于队长,就是百感交集了。队长的塑造并不像铁人一样直白,他有什么困境,怎么克服,体现了他是怎样一个人之类的,反而经常向他本人一样闷骚,经常是让佩吉在内战中去世一类的表达。这就让我更容易去心疼队长了吧。

我觉得他在内战中的选择没错,而他却要自我审视,承受自责。灾后五年,他做的事情看起来不起眼,却是最直接面对着别人的和自己的巨大痛苦,这可能比面对灭霸的虽万千人吾往矣更为难得吧,真是队长会去做的事,站在最艰险困难的地方,毫不逃避。

所以对于结局,一面会想,队长会不会这样做,一面又会想,难道队长这么好的人,不该有这么点幸福吗?而且他并不是躲起来追求自己的一点小幸福而已,电影里很明确地说,一个人不能回到自己的过去,而他从那个分支里是带着盾过来的(我觉得他之所以没有回到穿越的机器上,是因为他在那个分支上又使用了一次皮姆粒子,把那个分支做起点回到主分支),所以他仍然是作为美国队长渡过了战斗的一生吧。

其实电影里也早有提示,三个人里,另外两个都在过去解开了心结,只有他得到了个咫尺天涯。

这样想想,还是觉得挺欣慰的。从内战起每次进电影院都在担心这次队长会死,他能幸福的活下去真是太好了。

但还是好舍不得队长啊,即使很清楚地知道克里斯埃文斯不是美国队长,也不是我喜欢的一类演员,都有刷他一解相思的冲动。

这样结束也好吧,否则一直让罗素兄弟拍下去我总觉着我一周的未来会决定于一场彩弹。

冒雨前往观看。

撒了金粉的曲奇确实特别好吃。

正愁没东西听的时候发现今天出新的prey了!

书荒和还是看不完一直并行存在着。这阵子无病呻吟女奇幻作家的东西看得太多太膈应,一气之下把碟形世界下了全套,至少不会太难听吧,比随机乱选好点。

这DLC也太恶心了,决斗到一半Boss没了,把我困在战斗区域里出不去。这个boss能隐身的我还发动特技找了好久…

希腊游记

以一种其实不怎么喜欢的心态玩了半年。玩了不久的时候曾经想放弃,看一下帐花了五百块钱买的黄金版,立刻决心玩下去,而且必须白金。完的过程中数字版已经打折到两百多了。

如果不是刺客信条我也能会感觉更好点,但如果不是刺客信条也不会买育碧的首发。

硬要按刺客玩还是挺辛苦的,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一刀刺不死,还会跟着升级,也许主角真是半神吧,全希腊的猪都跟着升到六十级了。一直在为资源发愁,为了升级金色装备用尽了资源,到最后才知道如果凑齐一套是会自动把级别升上来的,之前不知道浪费了多少资源。而且最早得到的是忒休斯的腕甲,我喜欢忒休斯,不舍得换掉,一直给它升到近五十级。还傻乎乎地寻找忒休斯的其他套装,结果和它配套的是伊阿宋的金羊毛,珀尔修斯的王冠,一个英雄只配一个部件。武器,船也是无底洞,后来都害怕自己升级了,因为升不起。

虽然是模仿了巫师,任务却没有主题,打完了就完了。经常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四神兽的任务又一个都不记得怎么接的,跑到独眼巨人那里看到有人在等我,还很熟似的说了一堆话,我完全不记得这个人是哪个任务来的,接着就眼看着他被踩死,觉得这个人好惨,我一点都不记得他是谁。弥诺陶的任务是四个里最好的,岛上周围的人和事,多少都和牛头怪有关系,气氛做的很足,美杜莎打起来很难,故事就太随便了。

都说康纳是狂战士,其实如果对自己要求高些,看一下每一关的要求,就能发现他杀的人是很少的,而且杀的都是英国佬,完全没有杀害过平民。到《奥德赛》这里,大概因为RPG,杀人真是太随便了,几乎没有惩罚机制,杀得越多越好。一开始玩得不熟练,为了偷点东西总是要把地点所有人杀光,有一回听见发现尸体的小兵哭喊:“你这样死掉真是太不值得了!”心里非常难过,是太不值得了,就为了我想得点钱,经验值和拿到手里立刻就会分解或者卖掉的武器。这以后尽量不杀少杀,可也很难做到,比如如果有救人任务,就得把地点的人杀光再救,否则放出来的囚犯会被发现杀死;有时候没藏好被发现了,老羞成怒也会屠杀地点所有的人,遇见神教邪教人等没有心理压力,也会全部杀掉,这样到白金的时候,在游戏里杀掉的人数有近四千八百人,自己看着也怪吓人的。升级有一个新能力,暗杀掉的尸体会立刻消失,很讨厌这个能力,对人命更加轻贱了,可这能力又实在好用,还关联奖杯,忍不住不用。想想这一切势利的没心没肺的功能,是游戏中正面角色开发出的Animus,也是够一番阴谋论的。

Bug实在太多了,经常卡得一塌糊涂。一些问题和糊弄人的剧情搭在一起效果很奇异。最近的一个新任务,要去探访喀尔刻,知道她给的酒肯定有问题,故意喝下去想看看游戏做不做得出变猪那么好玩的事,当然是高估了育碧,又想要这么死了也还算好玩吧,也没死,一转眼就在地洞里醒了,一只巨大的猪冲进来,看来还是要战斗。可那只猪冲到近前,我还什么也没做,它忽然自己倒下去死了。完全搞不清怎么回事,出去杀了喀尔刻,这段任务就结束了。开始还觉得这系列的任务总算真的能叫奥德赛了,结果还是感情,剧情都很随便粗糙。

DLC似乎想深刻点,看起来又走了阴郁黑暗才算深刻的老路。

当然作为旅游游戏是毫无问题的,一直在拍照,可恶的跑动中锁定对手,经常会按成拍照,特别是对付难打的对手时,手上紧张用力,更容易按错。这样拍了好多战斗的照片,有些差点变成遗照。

而这些照片差不多也就是游戏的一切了。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