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320bird

其实现在的事情和疫情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吧。

就是想不懂觉得这种连多数资本家都得不到好处的疯狂背后是怎样的利益斗争。

没准懂了会更害怕吧。

啊!实在刷不出极品气瓶,重启游戏竟然一次就出来了,换区的时候消失了的日语语音也回来了

Xeno

怎么也想不到我会沉迷于异度之刃2。

看介绍就觉得不会喜欢的游戏,和同事交换来玩的,日式游戏上手且玩游戏非常动脑子的同事只玩到第三章不想玩了,我一个傻大力风格的以为玩上两章一定会放弃。

只在工作间隙玩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已经玩了180小时,可能后面还的有上百小时吧。
还和同事探讨了一下为什么我玩下来了,大概是因为一开始懵懵懂懂的时候抽到了几张好卡,而他一直只抽到黑脸。
(玩到现在觉得好多黑脸其实比稀有的厉害。)

也是第一次玩游戏很投入但完全不在意剧情和角色,战斗时自己就像在操作某个机器的仪表盘,一边观察各种数据一边按相应的按钮,平常态就像在维护这个机器,更换零件,尝试不同的附件。

现在好像也只有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不焦虑了。

以前试过几次,都放弃了,觉着已经有这里了,自说自话不挺好吗,现在觉着对还是有一点看别人说话或者被人看见的需求的,而且这里现在也在犹豫还要不要继续交钱,正好今天看见有友邻也去长毛象了,就干脆正式弄一个吧。虽然我永远记不住Mastodon该怎么拼。

@320bird@mstdn.jp

以前试过几次,都放弃了,觉着已经有这里了,自说自话不挺好吗,现在觉着对还是有一点看别人说话或者被人看见的需求的,而且这里现在也在犹豫还要不要继续交钱,正好今天看见有友邻也去长毛象了,就干脆正式弄一个吧。虽然我永远记不住Mastodon该怎么拼。

@320bird@mstdn.jp

思路非常清晰:怎么,人民又要团结起来了?快挑拨男人女人打一架,让他们把精力放在互相仇恨上。

其实在新闻里看着台下戴着口罩的人和台上不戴口罩的人,也就能理解抗疫的意义了。

听说味道很怪特意去买的,去的时候走错了路仿佛很辛苦才买到似的(其实公司地铁口就有但是今天就想喝)

也不是很怪,也不是很好喝,凉并且有气的时候还行,喝两口酒不好喝了。闻起来和日本那种腌制的梅子很像,所以期待会更酸更刺激些,实际上口味却很淡。没有产生今年夏天就是这个味道的决定。

买的时候姿态很坚决还带动旁边选饮料的人也买了…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