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320bird

无人机刺杀的操作员,任务完成之后是不是需要心理辅导啊。

以前田中芳树说过,现代战争的远程操控,很容易给人自己在玩游戏,目标只是地图上一些数字而不是具体的生命的错觉。可是以现在的技术,操纵者是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目标吧,是不是也能看到目标被刀片绞死的情景,想象一下,比执行死刑还可怕。以什么样高尚的名义,把人类训练得能去执行这种任务,都是反人类的。

要是摆个擂台,让那些想打仗的人都上去互殴,世界大概早就和平了。

现在周围,甚至是办公室里,都充斥着喊打喊杀的声音,想过如果明天就让他们,他们家上中学的孩子们去战场上杀人,他们还会这么兴奋吗。但如果他们表里如一的真的还很积极,那就更可怕了吧。

再没有比爱国心,更便宜、更方便贩卖的道具了。

也是田中芳树说的。

カムイ

近几年很难得愉快看完的漫画。

几乎是西部片设置,各种变态,套路与反套路,疯狂的情绪转换,这些都很合我的口味,特别是中间遭遇几个刺青犯人的故事,真是高潮迭起,看得特别爽快。

和一开始的印象差别还是挺大的,按说这种背景一般都是修罗场杀出一条救赎的血路,开始两卷好像也就是这样一个意思,那时候的杉元,不吃东西的时候还是挺阴郁的,被战争的噩梦纠缠着,作为动机的小梅的事情也是愁云惨雾,谁想到发展下去一路欢声笑语起来,猛男内里都是可爱的少女心,原以为猩红的道路,竟然是粉红的。

在这方面作者的能力真是厉害,在几帧之内能让情绪在正经与不正经之间飞速转换,而且毫不牵强,节奏也特别好。

角色基本上都是有趣的,不管戏多戏少,仔细想想,整部漫画里,要说塑造的不好的角色,大概就是野簏坊了吧,可能也和漫画风格和设定于一开始的打算不一致有关,刺青囚犯这个行为从一开始说,就是非常残忍的,以如此冷血阴险的方式,为未来留下遗产,怎么看也不像是后来的哪个角色会做的事情,因为不能自圆其说,所以作者画这个角色的时候,就总不能顺畅地去表现他的性格,始终给人一种假人的感觉。但同样背景的奇罗蓝克,就是非常有意思的角色。

只可惜后面的部分太匆忙了。不知道是编辑催促,还是坐着自己想赶快画完干别的。

还好作者对自己的角色是有爱的,定制便当,并不算随意。好人,坏蛋,死了的,活下来的,都认清,或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又想起北海道是多么的好😩,在函馆那天,虽然是七月,可是下着雨,气温只有12度,上午去了大沼公园,中午吃了一直想吃的高级海胆饭,开心是很开心,可是太冷了,五菱廓可以在室内坐着,很暖和,于是在那里坐了很久,看时轮,要是那时候知道金子的事的话…要是那时候就在看这个漫画,大概还会去参观网走监狱吧,想玩的地方会多出好几个。倒也不一定都会去,那时候还以为想去哪里,总是可以去的,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快乐的时光,可能就是最快乐的时光了。

傲慢,愚蠢,虚荣,心胸狭窄,刚愎自用。这是干部子弟的基本盘啊。我们看那个姓周的人和世界看他大概是一样的吧。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