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Author: 320bird (page 1 of 114)

今天新闻联播昂扬的气氛,让我的焦虑达到顶峰。

都是受害者分NMB的三六九等。

这两天辨别一个人的发言是不是在带节奏的最好办法,就是看他说不是说别人在带节奏。

不记得北京上次下这么大这么长时间的雪是什么时候了,可大多数人都是隔着窗户看的这场雪吧。

下午看着外面草坪上平整干净的积雪,在心里想象了一会大院里小朋友们尖叫笑闹的声音。

美国,俄国,日本,香港,台湾,都有好人有坏人,会做好事也会做坏事,但讽刺的事,一些人会看到好还是坏,不是由他们的眼睛而是由他们的屁股决定的。

呵呵,李银河。

风向转变真是快速果断高效准确啊。

社交网站的舆论曾经让我既气愤又迷惑,怎么所有人都是这样,众口一辞地吹着虚假的泡泡。从这次气氛的突变倒能感觉到,原来众口并不像我以为的那么多,粉红蛆慕洋犬的对骂,有时只是对放空炮。这算是一点希望么,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

担心恐惧吞噬灵魂,担心忘记恐惧,最担心的还是何时才能消除恐惧,和这个过程中带来的恐惧。

以前的好人还是好人,以前的坏人还是坏人,以前是普通人还是普通人,对人的看法还是一样,仍然不指望非人类能对人类慈善一点。

居然在《世界之眼》初版三十周年的日子开始重看时轮。

一套扭蛋就剩想要的一颗没扭到的时刻,真是令人崩溃啊。

以为今天是礼拜四,还一直想着明天上班做什么,游戏机也没带回来,发现是周五一下就慌了。

现在在听的小说还是讲记忆和时间的。

好吓人。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