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电影

电影

犹豫过一下晚上的时间打游戏还是看电影,游戏重复动作的时间很多,一两个小时未必能有什么进展,而看电影十有八九又是一部特没劲的片子,两样都可能会让我带着浪费了一晚上的懊悔入睡。

遵循习惯选了电影,果然是这样的。

现在的电影怎么都这么没劲呢。能不能别老觉着自己能讲出什么大道理瞎费劲了。演员还都算喜欢更觉得浪费。几天里都不想听到提琴的声音。

睡吧。

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下的《战争幽灵》,一看标题还以为是个比喻,好奇自己为什么要下一部演员基本不熟的二战片,看了一会儿发现不是比喻真是个鬼片,更想看下去了,因为鬼片不是爱看的类型,肯定是为了某个原因才下的。

而且也觉得很违和,为什么要用拍中东反战片的方式来拍一部二战片。看到最后.哦,原来是这样。谜题解开了,但也并没有让电影变得更好。

前面的吓人方式,还算挺对胃口的,明明白白的放在镜头里,抓痕啊,无声出现在背景里的影子啊,就像很平静地说,这儿有鬼。都没打❗️。

谜底一揭开反而觉得没什么了。这些人的状态虽说有点吓人,可是太具体,而且布景也很廉价,旁边又站这个比利赞恩—有他出现,立刻产生草台班子感。没有恍然大悟的痛快感,反而变得一点也不可怕。

鬼片也越来越不好拍了吧,普通地吓人没意思,结构真搞出意思来也难。


就记得讨厌道尾秀介,《向日葵》说什么的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可能也不是什么值得记忆的书。

好像还研究过他到底算是有心还是没有心,看《不可以》的时候又想了一下,觉得他不算太有心,虽然比伊坂幸太郎把放个屁在礼物盒子里装饰好了捧给人看:我这么华丽美好的心灵给你看了哦,还是稍好一点。

但可以遮遮掩掩的表达方式还是太讨厌了。

诡叙是为了什么,放照片又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为要表达的主题服务,如果不是为了提高表达的效果,只想让读者说句没想到啊,那也就只是个游戏了。

而且还是社会派的题材。倒不是社会派不能创新,社会派本身就是创新,而是,创新和小伎俩还是不同的吧。

搞噱头的书,也确实是没几本有意思的,也可能是写不出意思才会搞这些。

武馆

还特地挑了粤语版看,想避免一下国语配音天生的尴尬,但语言到底也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这个题材我肯定还是更想看真人演的,除了老吴,因为舞狮是好看,用动画怎么也不会有真人的帅气和惊心动魄。技术上看起来,倒是好像必哪吒那会儿好点了,我也没看过什么别的,这个里面前景背景的植物还是会动的,打击感也算还行吧,不过实际上的动作场面也不怎么多。

故事是真不行。我现在基本上不看国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是这样的,看电影的时候还想2005年对现在年轻人来说是不是已经类似于古代了,可这个电影的语言比2005年还老,一个励志故事而已主线都写不清楚。

也看不出主角的追求是什么。有个漂亮女孩子鼓励了他,他不想做被人嘲弄践踏的病猫,想和父母团聚,但是这几个理由,都是随便写写,需要哪个就把哪个提出来,他真正的需求是什么,舞狮对他的意义在哪里,根本没写出来。核心本该是舞狮的,最后却什么都没落实在舞狮上。可以为了追女孩子去加入篮球队,但最后那句“喜欢”是一定要说给篮球的。可舞狮在电影里是什么呢,就是个工具而已。

除了主角,什么都是工具。其他狮队的人都是没有武德的小人,同村狮队对主角的欺负已经到了凌辱的地步,转到下一个镜头,主角却指着他们哭喊,我想像他们一样啊,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对班里霸道的大孩子又害怕又羡慕的心理一样,而后面也没有让这个情绪成长的呼应,就是这样了。恃强凌弱的坏蛋,还有在比赛中私下结盟使阴招的其他狮队,在需要的时候,立刻变脸站在主角一边,人类属性0,工具属性100%。

对舞狮但凡有点感情就不会这样吧,以前刘师父拍门派对抗的题材,经常没有反派,只有对手,因为这个老顽固相信练武是可以修身养性的,不愿意让观众只留下练武之人争勇斗狠的印象。以某种运动或爱好为主体的电影都会这样,一方面要体现主体对个人成长的促进作用,一方面要突出主体本身的趣味性,这个电影里,这两点都看不到。我都怀疑创作者是不是就想喊几句口号,舞狮还是舞龙根本无所谓。

还有对周星驰的模仿,更觉得这些人是不是电影也不太懂得看呀。还模仿《少林足球》,那么他们知不知道《少林足球》的核心不是“足球”而是“功夫”呢?也没想到能在2022年看到对着美女照片流鼻血的画面,日本人都没以前流得那么多了呀。

如今的创作是不是都是这样了呢,反正观众也不挑,只会拿咪咪眼这些屁也不是的事大做文章,还看见好几个踩2005年捧现在的。2005年中国电影爱好者自豪地认为自己有世界第一的看片量,2002年没看过《少林足球》的说不知道这个电影为什么各个视频网站都没有,很多电影甚至连条目都已经不再存在了。所以创作者实际上是轻松了许多吧,反正观众也没看过什么好的。

这部来说,当然也不是烂得不能看,说粗制滥造肯定也不算,技术也不是不行,就是,没意思啊,真没意思啊,真是属于2020年代的电影啊。

厌食

按着字母顺序消化去年下的电影,大前天看了Boss Level,昨天看了个Copshop,导演都是乔卡纳汉,主演都是叉骨,猜想今年他们会不会再来部D打头的。

也许这就是当今的录像厅电影。好看也算不上多好看,说没意思吧,也有些有趣的段落,刚出的时候大家也能开开心心地看完,过些时日变成了暖场的片子,如果正式放的不好看,会有人喊不如把刚才那部放完。要能是奈飞出的就更完美了。

罗素兄弟那部可真不行。我也不知道是他们拍的,一直就像这是什么新人导演,拍的什么,前半部以为观众是瞎子一样,一直唠唠叨叨地讲些画面上能看到的事情。各种假深沉,空洞地抒情,说是反战,看起来打不打仗这两位都能给自己作成毒虫。荷兰弟画个憔悴装,倒看出来他也是个英国猴子长相,可也不像大人,可爱现在已经是一个包袱了似的。

看完了才发现导演是谁。妇联好不好是有争议,可是《美国队长2》是真的好,当然还有废柴,即使主导是丹哈蒙,在一间休息室里,通过声音和镜头体现出奇幻世界感的是他们的能力吧。而且他们偷偷把Greendale的人安排进了妇联世界,让我觉得这两兄弟的核心肯定是可爱的。

电影拍成这样可太不可爱了。

豆瓣上有人觉得他们和荷兰弟一面和马丁斯科塞斯吵架,一面反而更像表现自己也能拍真正的电影,也许真是这样吧,要这么看迪士尼,漫威,还真是粉碎机了。

尚都

埃德加怀特,算不算变得不好玩了,他倒不是忽然变成这样的,也没有太大的意外。人总是会变得嘛,二十多岁的时候,说着永远都要爱的事物,现在还剩下几样呢。只是,改变的后面还是那个他,和这个人的心在哪里还是不一样的。

他是直男这一点好像也没有变。

想讨好所有人或是像冒犯所有人也分不清楚。

满街的鬼影就想这是在迎合男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吗,可为什么这些男人是怨鬼,难道说…还真是难道说,所以意义在哪里呢。要反抗就cult到底啊,最后还是为强奸犯讨回公道,还无端端坑死个好人。到最后也就想,六十年代真不好啊。

手法就,还就是那些吧。并不是很令人欣喜,有镜子存在的场景可以说是失望的。现在也不怎么喜欢被老歌填充的电影了。

而且真讨厌安雅泰勒乔啊,她是不是只会刷了小聪明洋洋得意这一种表情,单调得吓人,而且跳起舞来五大三粗的,唱歌也不好听。抛开性剥削的部分,我看到她面试那一段还想,这样就想当头牌这不就是走后门嘛。啥啥都不行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吹捧她。

另一位女演员的感觉是,为什么她没演过韦斯安德森的电影。

猴子男朋友虽然丑,五官乱动倒是电影里最有喜剧感的画面了。

Channel

节前上班比较闲,总算把时轮电视剧看完了。

不知道该佩服自己还是该嫌弃自己,这剧拍得时候就知道好不了,友邻里有些聪明的人,压根就不看,我却明知道看了会很痛苦,还是看了。后来倒是也能调整心态了,不再当时轮看,但不被膈应也是不可能的。

有个问题想了很久了,为什么影视改编小说,大多数都会把其中喜剧性得,轻松的部分去掉,而加重黑暗的部分呢。单对改编作品来说,相比于文学,影视能表现得思想深度和境界是比较浅和狭窄的,所以影视会为了遮掩这一点,而刻意突出黑暗的部分吗,因为大多数观众会把黑暗和深刻混为一谈?库布里克应该不会用这个手段吧,可《2001》也这样做了,可能是为了整体气氛的统一,或者只是个人的喜好,也可能电影,电视剧,在很短的时间里确实只能表现出一种色彩。

对时轮的剧版来说,说这个问题有点太奢侈了。这个剧让我再一次觉得,那些做“项目”的编剧,不但是SB,还是自以为是的讨厌鬼。

即使不喜欢时轮的人,很多提起来也会说一句,就看个设定。这帮编剧有多大神通觉着自己能把设定随便乱改呢。因为原著的特色是RAFO,各种草蛇灰线,环环相套,改了一个地方,就会导致其它很多地方说不通,所以改变看起来,就像谎言,说了一个,必须以一百个来弥补。

为了讨好女性主义,把转生真龙改成可男可女(原著里真龙根本不是什么荣誉称号啊,而是带来诅咒和歧视的名词),我一看就觉得好奇怪,你这一季不是叫”世界之眼”吗?那是只为男性准备的啊。世界之眼,就是一池干净的Saidin,是在Saidin被污染之后,一些女沙袋,和一些年轻的男沙袋一起构造的,用男沙袋的身体过滤掉污染,而Saidar则可以编织出Saidin的通道和容器。这个过程中,男沙袋随时会发疯,威胁到女沙袋的生命,他们是以必死的决心,为未来的真龙留下一个和DO战斗的武器。看原著的时候,一直觉得,这是很感人的一个情节。而且世界之眼下面藏着号角和龙旗,世界之眼的构造方式,也暗示了最终封印DO而不受污染的方法。把真龙改成可以是女人,那么世界之眼就不能是Saidin,与之相关的一切线索都要改。而且发现世界之眼,也关联着一系列阴谋。

所以改成什么了呢,世界之眼是口井,Elan在下面等着Rand,就…有这个必要吗,Rand为什么一定要来世界之眼,说是与DO决斗,所以Moiraine就带着,刚刚发现自己能引导的菜鸟真龙直接来与DO决斗了?你要一开始不非得说真龙可以是女的,也不至于搞出这狗屁剧情啊。

说女性主义,也真是浮于表面的女性主义。一个劲儿地说,男性傲慢,以为自己能封印黑暗什么的,好像娄子都是男性的自大引出来的,可这种抱怨不还是在男性更强的前提下吗,原著那么女强男弱,一点都不敢体现。原著里可是因为Lanfear的野心勃勃,才给DO的牢狱捅了个窟窿,而她当时是一个科学家,认为自己发现了一种可以造福人类的新的力量。这才是真正的平等吧,女的一样可以从事高深的研究,也一样可以自大,一样具有毁灭世界的能力。连女性的强大都不敢承认,却同时又在讨好女性主义,也不知道讨好的是怎样的女性主义。

其他的角色,情节的胡扯八道都懒得细说了,来自破碎家庭的内心阴暗的Mat,Rand,Perrin和Egg之间的三角恋爱修罗场,看起来蛮酷可怂得要命什么事也没干成还差点死于流弹的Lan…

电视剧啊电视剧…

我确实是原著党,可也不是觉得必须处处忠于原著,对什么更改都不认可的原教旨主义。像第六集,我就觉着还能接受,Siuan和Moiraine假装不和,私下里却在秘密搞姬。这当然不是原著的情节,可大方向是对的,近二十年来为了真龙的秘密奉献着自己又相爱(不管是那种爱)的两人,有这个我就不抱怨了。

除了这一集,剧里哪儿哪儿都没这个,所以才讨厌得要命。

也不知道还会不会看下一季。也不是完全不好奇这屎流会奔向何方,又不是很想浪费时间。

还看了则Barney Harris是因为不肯打疫苗而被开除出剧组的新闻,我不在乎随来演,谁来演那个角色都不是我家Mat,倒是被下面几十楼的争论给逗乐了,提到疫苗,在哪儿都能上纲上线地吵起来啊,人类真是有活力,难道这就是光明

王晶那个一看就是骗钱的倚天,是梁琤演灭绝啊,那岂不是灭绝师太是倚天第一美女了。

想想小红以前也演过灭绝…

Building

现在看侦探类,已经不再把能不能猜出凶手作为好坏的标准了。基本上都能猜出来,梅菲斯特奖系的都能猜出来,偶尔猜不出来的反而是作者有问题,要么就是没好好看。前两天在什么地方看到一句话,大意是说,总看同一种类型是懒惰的表现。确实如此吧,对于侦探小说,并不是动脑子,思考出了谁是凶手,而是长期看同一类型,太了解了,惯性出了凶手。到这个程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乐此不疲,可能我喜欢在侦探小说环境下的角色塑造吧,也可能就是太懒了。

所以像《大楼里的谋杀》就挺适合我的懒惰吧,性格蛮可爱的角色,案情的步调也还算平稳,虽说一楼住的都是美国编剧最爱自嘲的那个阶层,可也没花太多篇幅在讽刺中产阶级的虚伪自私上。轻松愉快地看下去就可以。

或许也有点太轻松了,能感觉到创作者想玩小聪明,可有时候又觉得并没有聪明到能叫人惊叹一下的地步。特别是听障的那一集,因为意图最明显,也最能感觉到笨拙。结尾也是,也不知道是真的准备好了下一季还是乱写的。我倒真是觉得,拍得多好看的电视剧,也不一定要一季一季拍下去。前两天看的,育碧洗白电视剧,明明主角都走人了,还说要续订,真不知道能续出些什么。

Truth

现在对韦斯安德森的感觉应该叫,讨厌不起来吧,知道他可以更讨厌的,也就到这个程度了吗,讨厌都不过瘾。

想起不知道是不是真喜欢的的时候,那举起的拳头,让我觉得如果不喜欢他大概是不好的,现在《法兰西特派》的第三部分证明了,拳头的假的,就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些表面的自我陶醉啊。

虽然封面可能会很好看,他要真去做杂志也不会有什么意思吧。

可我真喜欢蕾雅赛杜这种长相,除了《碟中谍》看过她的角色都很烦人,可就是喜欢看她这个脸。见过讨论基努里维斯帅不帅的,说以他的演技,地位一直能保持这么多年你说是为什么。我对赛杜也是这样的感受。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