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电影 (page 1 of 42)

电影

他可真好看呀。

M

花了好多钱啊。

只是一两百几十的东西,忍不住一会想买一个,一会儿又想买一个,加起来就不少了。

除了电影票和扭蛋扭出过一次开罗人,我好像还没怎么为亚当司机花过钱呢。感情刚发展到要收集些塑料片和周边的时候,就不好海淘了。他年纪轻又红,资源都很全很好找,也没那么迫切的,只有花钱才能看的需求。主要还是这个事情搞的,好像都是另一个时代的事情似的。

03年就在担心老吴的地中海,到现在也才达到我担心的那条线,算是不容易了。

都多少年了,一到诺兰还是,难懂不难懂,时间线什么的。他自己不觉得无聊吗。

反正我对他的大型机械制造物不太能提得起兴趣。

现在的东野圭吾,回头去看《名侦探的守则》,x笑小说系列,会有感触吗?他接受并迎合了电视剧对自己作品的改变,写出过毫不可信的男扮女装桥段,为了退税或是报销,硬写了一个滑雪系列。就这样变成了年轻气盛时看不惯的大人。

成名作家可能会收到惯性追捧吧,《疾风回旋曲》如果是新人作品,出版可能都很困难,因为是东野写的,就可以花不小的本钱拍电影。

作为有原著原教旨主义陋习的观众,就这样第一次看到了比原著好看的改编作品。

仔细想想,趣味的部分是牵强的,关系到千万人生死的生化武器,痛失幼女的家庭悲剧,都不是嘻嘻哈哈能糊弄过去的,而角色们却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焦急沉痛,反而经常带着安达充的懵懂节奏。说不搭吧,可要不是这样,电影在情节上就一点意思没有了。

东野的书,不管写的好的还是不好的,主角在我眼里几乎都是四十五岁左右外貌毫无特色的形象,知道看到电影电视才会意识到,原来设定上是帅哥吗。即使是《假面饭店》里的精英人设,也从来没有和木村拓哉联系起来过。《疾风》原著的介绍提过电影主演是宽叔,我还觉得奇怪,他已经是加贺了,怎么又开了个新系列。看到实际上演员是小鸟才意识到,尽管性格老成(或者说写的毫无特色),这角色还是个年轻人啊。

日本演员在感觉上有时和香港演员有点像,演员本身的印象会在角色之上,宽叔运动全能,小鸟体育废柴的印象,时不时会冒出来,怎么他居然真能滑雪吗,怎么他居然不会滑雪吗,室毅也是,怎么看都不像滑雪很厉害的人,他那个脸一看就很适合做失去平衡的惊慌表情,不过他可真是可爱啊,坏人不能这么可爱的。

尽管小鸟演技很差,我却好想看他演个黑道角色,本来他们关西人就很适合,他气质又很冷,看过他们公司那个老头葬礼的抓拍镜头,能脑补出一整套逼供夺权,复仇陷害的黑道故事。

今年日常拖延,看一部电影至少需要两天,多数电影不好看,第一天看过一半之后第二天不要说继续看,打开下一部的兴趣都没有。《21座桥》看到一半扫了眼时间,怕一晚上看不完,就算是很难得了。

而这又是一部毫无悬念的片子,剧情发展毫无出人意料之处,角色出场不久,好人坏人,可能做什么事全可以想像出来。

但是一点也不闷,一个半小时片长,和以前港片长度差不多,案件发展一点不绕弯子,该怀疑就怀疑,该动手就动手,枪战追逐该有的都有。不拖泥带水,一直抓着观众的传统拍法,老套是老套,但是能吸引人看下去,已经可以满足我这个程度的观众了。

我又很喜欢看陛下。

不敢在要什么自行车了。

我找神的功力一旦发挥出来,自己都会佩服自己啊。

分裂

最近看电影的感受是,这两年的电影总的来说真不好看。

大片同质化,小片主题先行,看似各种题材拍了不少,实际上单调得要命。

前两天看《霹雳娇娃》,有个表示天使们有很多换装用品的情节,要正常情况下,肯定会有很大一段她们试穿各种衣服,摆造型显示美妙曲线之类的镜头,而现在却不敢去表现这些了,大概觉得这样会显得女性光喜欢漂亮衣服很肤浅,是对女性的成见,而展示性感也会有物化的嫌疑。而讽刺的是,电影也没能展示出女性的力量,因为几个女的都没好好练,打斗动作完全不行,根本看不出来怎么把反派打败的。

这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典型形态了,女性主义,LGBT,平权的口号一定要喊,但拍摄畏首畏尾,极为保守,台前幕后也没有付出真正努力的意思。

非常无聊。干涉文艺创作自由本身就是政治不正确,所以又谈何政治正确呢。

全世界范围的文字狱,猎巫,烦死人了。

所以中间能看到《无名小子》这自由快乐的电影是多么开心啊,真想回去看SB了。

哪个更好听呢?

一个是中年人的青春,一个是年轻人的吧。

都很帅啊。

夏洛克

《1917》里的季节,大约也是三月的春天吧,完全不顾人间萧索的春意盎然,和现实有些重叠。春天终会到来,但冬天会多么寒冷和漫长呢?那些自认为或是实际领导着世界的人,在面对瘟疫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出合格的处理能力,又怎么能相信他们能对付得了接下来的危机呢。而作为众矢之的那个国家的平民,射来的箭正确与否已经不是太想关心了,就觉得箭好可怕,眼看着箭飞过来好可怕。

不知道电影有没有像游戏借鉴,看起来比较文艺的那类导演可能不太会玩游戏吧,但很长时间里是在想着《辐射3》的叙事,观察着电影是不是也打算这样,用“主角”所看到的一切构成一个充满细节的全景。觉着导演是有点这种意图的,但不是全部,电影和游戏是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这个片子使用最充分的还是电影的表达,一镜到底之外,技巧和方法仍然是丰富的,所以很好看。

而且说教的部分比较少,人比观点多,这点也比较好。

前阵子的乔乔兔是太不舒服了。

非人化是非常可怕的,人是会有这种倾向,把自己讨厌的憎恨的人想象成一个抽象的丑恶对象,不把这个对象看成人类之后,对其进行辱骂,诅咒,甚至物理上的伤害毁灭,似乎也不怎么违反原则和人道,不会有什么自责了。把自己看作人,把别人,无论喜欢的还是讨厌的,也看作人,说着容易,做起来非常难,反正我虽然很想尽力,实际上不太能做到。

但作为文艺作品,这个道理还是要讲的吧,一边说犹太人也是人,甚至纳粹也是有人性的,一边又把另一些人变成凶恶残忍的概念,所以说这个电影懂不懂自己要讲的道理呢?

另外,除了种族和性别上的歧视,意识形态的歧视也是一样糟糕的,特别是这个类型经常体现为,不是因为某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只是因为来自一个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就产生的歧视。我觉着在外国生活过的人很多都经历过吧,但是却很难去反对和抗争,想到国家的一些问题,还会觉得,对方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啊,如果争辩几句,又好像自己真的被洗了脑似的。可是不从人出发,只因为他的背景就去对一个人找茬,鄙视,这本身就是错的啊。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种错误,也有那些支持者平等平权的人在实行着这种歧视,所以政治正确就只是政治上的正确吧。

我真是好久没好好写blog了,想说好多事情,却基本上不能好好地说出来,还是玩耍去吧。

动森复活节前的一系列活动能算好的策划吗?钓鱼日那天,打开3DS上的新叶,镇上也在这一天举办钓鱼日,这一天还是我担任镇长六周年,小动物们聚在一起为我举行感谢仪式,我顺手了一下山谷里的杂草。而现在的小岛,能不能也一直游戏机和我的心里存在下去呢?

在淘宝上已经不存在了。

以前是奶嘴乐,不管你为什么哭,塞个奶嘴先嘬会儿吧,现在奶嘴都没了,删几个大嘴巴子看你敢不敢哭。

但我还是讨厌这种漫画,惹不起奴隶主却去嘲讽奴隶不反抗,觉得自己是谁呢。

那些说着群体免疫的人有觉得自己是谁呢,不会被传染染上也不会死的神吗?说着人不是数字,那百分之几是什么呢。

还是不想说这些。

想看
大家的脸
笑不笑
都可以。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