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电影 (page 1 of 41)

电影

现在的东野圭吾,回头去看《名侦探的守则》,x笑小说系列,会有感触吗?他接受并迎合了电视剧对自己作品的改变,写出过毫不可信的男扮女装桥段,为了退税或是报销,硬写了一个滑雪系列。就这样变成了年轻气盛时看不惯的大人。

成名作家可能会收到惯性追捧吧,《疾风回旋曲》如果是新人作品,出版可能都很困难,因为是东野写的,就可以花不小的本钱拍电影。

作为有原著原教旨主义陋习的观众,就这样第一次看到了比原著好看的改编作品。

仔细想想,趣味的部分是牵强的,关系到千万人生死的生化武器,痛失幼女的家庭悲剧,都不是嘻嘻哈哈能糊弄过去的,而角色们却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焦急沉痛,反而经常带着安达充的懵懂节奏。说不搭吧,可要不是这样,电影在情节上就一点意思没有了。

东野的书,不管写的好的还是不好的,主角在我眼里几乎都是四十五岁左右外貌毫无特色的形象,知道看到电影电视才会意识到,原来设定上是帅哥吗。即使是《假面饭店》里的精英人设,也从来没有和木村拓哉联系起来过。《疾风》原著的介绍提过电影主演是宽叔,我还觉得奇怪,他已经是加贺了,怎么又开了个新系列。看到实际上演员是小鸟才意识到,尽管性格老成(或者说写的毫无特色),这角色还是个年轻人啊。

日本演员在感觉上有时和香港演员有点像,演员本身的印象会在角色之上,宽叔运动全能,小鸟体育废柴的印象,时不时会冒出来,怎么他居然真能滑雪吗,怎么他居然不会滑雪吗,室毅也是,怎么看都不像滑雪很厉害的人,他那个脸一看就很适合做失去平衡的惊慌表情,不过他可真是可爱啊,坏人不能这么可爱的。

尽管小鸟演技很差,我却好想看他演个黑道角色,本来他们关西人就很适合,他气质又很冷,看过他们公司那个老头葬礼的抓拍镜头,能脑补出一整套逼供夺权,复仇陷害的黑道故事。

今年日常拖延,看一部电影至少需要两天,多数电影不好看,第一天看过一半之后第二天不要说继续看,打开下一部的兴趣都没有。《21座桥》看到一半扫了眼时间,怕一晚上看不完,就算是很难得了。

而这又是一部毫无悬念的片子,剧情发展毫无出人意料之处,角色出场不久,好人坏人,可能做什么事全可以想像出来。

但是一点也不闷,一个半小时片长,和以前港片长度差不多,案件发展一点不绕弯子,该怀疑就怀疑,该动手就动手,枪战追逐该有的都有。不拖泥带水,一直抓着观众的传统拍法,老套是老套,但是能吸引人看下去,已经可以满足我这个程度的观众了。

我又很喜欢看陛下。

不敢在要什么自行车了。

我找神的功力一旦发挥出来,自己都会佩服自己啊。

分裂

最近看电影的感受是,这两年的电影总的来说真不好看。

大片同质化,小片主题先行,看似各种题材拍了不少,实际上单调得要命。

前两天看《霹雳娇娃》,有个表示天使们有很多换装用品的情节,要正常情况下,肯定会有很大一段她们试穿各种衣服,摆造型显示美妙曲线之类的镜头,而现在却不敢去表现这些了,大概觉得这样会显得女性光喜欢漂亮衣服很肤浅,是对女性的成见,而展示性感也会有物化的嫌疑。而讽刺的是,电影也没能展示出女性的力量,因为几个女的都没好好练,打斗动作完全不行,根本看不出来怎么把反派打败的。

这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典型形态了,女性主义,LGBT,平权的口号一定要喊,但拍摄畏首畏尾,极为保守,台前幕后也没有付出真正努力的意思。

非常无聊。干涉文艺创作自由本身就是政治不正确,所以又谈何政治正确呢。

全世界范围的文字狱,猎巫,烦死人了。

所以中间能看到《无名小子》这自由快乐的电影是多么开心啊,真想回去看SB了。

哪个更好听呢?

一个是中年人的青春,一个是年轻人的吧。

都很帅啊。

夏洛克

《1917》里的季节,大约也是三月的春天吧,完全不顾人间萧索的春意盎然,和现实有些重叠。春天终会到来,但冬天会多么寒冷和漫长呢?那些自认为或是实际领导着世界的人,在面对瘟疫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出合格的处理能力,又怎么能相信他们能对付得了接下来的危机呢。而作为众矢之的那个国家的平民,射来的箭正确与否已经不是太想关心了,就觉得箭好可怕,眼看着箭飞过来好可怕。

不知道电影有没有像游戏借鉴,看起来比较文艺的那类导演可能不太会玩游戏吧,但很长时间里是在想着《辐射3》的叙事,观察着电影是不是也打算这样,用“主角”所看到的一切构成一个充满细节的全景。觉着导演是有点这种意图的,但不是全部,电影和游戏是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这个片子使用最充分的还是电影的表达,一镜到底之外,技巧和方法仍然是丰富的,所以很好看。

而且说教的部分比较少,人比观点多,这点也比较好。

前阵子的乔乔兔是太不舒服了。

非人化是非常可怕的,人是会有这种倾向,把自己讨厌的憎恨的人想象成一个抽象的丑恶对象,不把这个对象看成人类之后,对其进行辱骂,诅咒,甚至物理上的伤害毁灭,似乎也不怎么违反原则和人道,不会有什么自责了。把自己看作人,把别人,无论喜欢的还是讨厌的,也看作人,说着容易,做起来非常难,反正我虽然很想尽力,实际上不太能做到。

但作为文艺作品,这个道理还是要讲的吧,一边说犹太人也是人,甚至纳粹也是有人性的,一边又把另一些人变成凶恶残忍的概念,所以说这个电影懂不懂自己要讲的道理呢?

另外,除了种族和性别上的歧视,意识形态的歧视也是一样糟糕的,特别是这个类型经常体现为,不是因为某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只是因为来自一个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就产生的歧视。我觉着在外国生活过的人很多都经历过吧,但是却很难去反对和抗争,想到国家的一些问题,还会觉得,对方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啊,如果争辩几句,又好像自己真的被洗了脑似的。可是不从人出发,只因为他的背景就去对一个人找茬,鄙视,这本身就是错的啊。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种错误,也有那些支持者平等平权的人在实行着这种歧视,所以政治正确就只是政治上的正确吧。

我真是好久没好好写blog了,想说好多事情,却基本上不能好好地说出来,还是玩耍去吧。

动森复活节前的一系列活动能算好的策划吗?钓鱼日那天,打开3DS上的新叶,镇上也在这一天举办钓鱼日,这一天还是我担任镇长六周年,小动物们聚在一起为我举行感谢仪式,我顺手了一下山谷里的杂草。而现在的小岛,能不能也一直游戏机和我的心里存在下去呢?

在淘宝上已经不存在了。

以前是奶嘴乐,不管你为什么哭,塞个奶嘴先嘬会儿吧,现在奶嘴都没了,删几个大嘴巴子看你敢不敢哭。

但我还是讨厌这种漫画,惹不起奴隶主却去嘲讽奴隶不反抗,觉得自己是谁呢。

那些说着群体免疫的人有觉得自己是谁呢,不会被传染染上也不会死的神吗?说着人不是数字,那百分之几是什么呢。

还是不想说这些。

想看
大家的脸
笑不笑
都可以。

哈哈,录像带时代的人大概不配爱电影,昆丁塔伦蒂诺也不是真影迷。

片段

好多人,好像主要是国内的fans,或者B站的,都认为鸭蛋是社恐,我一直都看不出来。社恐怎么敢在镜头前表演,怎么当演员呢,他以前还当过推销员,还上TED吹嘘过自己。看访谈什么的,说话是有点啥呵呵的,可远远没到交流困难的程度,还有很机敏的时刻,也不太像一和陌生人交流脑子就会空白的样子。

会让人有社恐的印象,是因为他长得太像常年宅在家里的人了吧,特别是露出耳朵的时候。

而且现在大家都觉得社恐很萌,愿意给他加上这个属性。所以这个社恐,大概不是指的真正社恐,而是在想象中很可爱不痛苦也不招人烦的社恐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对演员的喜好变得肉欲横流,以前爱观察演员那里演的对,表现是符合常规还是独辟蹊径,表演方式动不动脑子之类。现在变成,这个演员好…好…好性感啊…

离别七日情》一类故事一直都有人写,因为喜事或丧事聚在一起的家人,挖出旧事,矛盾爆发,要么治愈喜剧,要么懊丧悲剧。这一部是一群电视演员演的喜剧,不新鲜却又操作成熟,加上只是为了演员看的,因而非常轻松。

鸭蛋司机在里面还特别可爱,而且是有些意外的可爱,表现出的气质却老让我想起《神奇四侠》那个时期的克里斯埃文斯,被家人溺爱,没心没肺的帅哥小年轻。他明明那么丑,却给人以充满帅气的活力的感觉,也不只是我喜欢他才这么想的,还是真有这么帅。

《沙漠驼影》不怎么好看。对主角不是很认同,寻找自我或是别的什么是自己的事,可因此死了两只骆驼一只狗,对动物来说真是无妄之灾了。而且讨厌媒体也显得很故作姿态,有导游带路,有小伙子在无人区一路送水,自我标榜无畏自由,看不起普通游客和记者,最后还是归于写游记赚钱。

而且电影都没给骆驼什么情节。

米娅和原型长得很像,而鸭蛋司机则是看到了原型才意识到他在表演时流露出的一些没怎么见过的神态是为什么。

米娅应该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我一直不喜欢,而鸭蛋不是最后却很着迷,是为什么呢。另外我是不是理解女演员的表情有障碍?

DAS

星战9结束后,看到有人说,这下前传和正传的粉丝可以抹平隔阂,一起来黑后传了。想起我对前传除了讨厌的感觉,几乎没什么印象。无论传奇还是正史,使用过前传设定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一头雾水的状态。像皇帝,我只知道他是皇帝,不记得他叫帕尔帕廷。

想补习一下历史,也希望印象的转变不知不觉地发生,也许对十几年前的电影会有新的感觉呢。

完全没有,而且一点点回忆起为什么不喜欢到十几年来一眼都懒得再看的程度(正传每年都要看一两遍)。

星战9皇帝复活,很多人的不满在于,吃掉了安纳金“天选之子”的设定。而我则完全不记得有这个设定,就记得他是个充满痛苦的老人。原来这真是前传的情节,也不知道是当时没好好看还是太不喜欢直接选择遗忘,魁刚验血有印象,清净受胎,向宗教上引导,忘记了是件好事吧。

和原力,绝地相关的其它事情,也都给蒙上了宗教和神性的气氛。负面情绪和原力的黑暗面的关系被简单化了。

绝地武士不会悲哀,害怕和愤怒吗?我觉得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按我的理解,绝地的修行,不是摒绝人类的感情,而是不让负面的感情驾驭自己,不会仅仅因为仇恨的冲动而拔出光剑。但乔治卢卡斯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让所有绝地大师,包括尤达师父在内,傲慢地说,你不要害怕,你不要仇恨,什么,你爱的人快死了?有什么好怕的,她是回归原力,你应该接受这件事。绝地甚至都不能结婚,他们不结婚能有什么意义呢,无非是,结了婚会牵挂家人,由爱固生忧,由爱固生怖,产生不健康的情绪会倒入原力的黑暗面。

我的理解什么都不是,卢卡斯才是系列的主人,他所定义的原力和绝地武士是这样的,怪不得这些年听到May the 4th就会觉得很厌烦,而且一直认为原力就是黑暗与你同在。

电影本身拍得好不好倒无所谓,演员实在缺乏魅力对我这种看演员的观众影响特别大。后三部的演员也是不够好看,但是亲切机灵。海登克里斯藤森可就真的不行。他的帅并不是能够作为演员的那种帅,很难想象这张脸上能表露出任何深刻复杂的感情,就是一张肤浅的帅脸。也许他本人有深度,对角色有认识,可脸不具备表达的能力, 这种长相演电影反而是有天生劣势的。

娜塔莉波特曼则和其他童星差不多,成人般的美丽和神态展现在少女的脸上,仿佛充满灵气,而等年龄和神情相符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普通。她本身又没有斯嘉丽约翰逊的活力。

最愉快的地方,可能是发现克隆人士兵都长着海王爸爸的脸吧。原来因为王学圻特别讨厌这种脸,后来发现我讨厌的不是脸是人。这成千上万的,看起来很赏心悦目。

看到最后发现C3PO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洗脑了,机器人有自我意识,却没有人权吗,奴隶都算不上,这是被当作东西对待嘛,非常讨厌。

所以我是正好相反,看了前传之后,后传仿佛没有现在那么讨厌了,怎么乱七八糟,也总比闹成高高在上的贵人游戏要有意思啊。

Ugly

作为一个革命青年,对DC是越来越不喜欢了,他们总喜欢诋毁和丑化革命,在《黑暗骑士崛起》来过一次,《小丑》又来了一次。可能现代英美人经历的革命主要是黑哥们防火抢店,他们以为革命就是这样了。

电影和想象的差不多,不是仅仅好似好坏,而是哪儿哪儿都差不多,知道演员下一秒会怎么演,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情节。对侏儒开门的段落比较有好感,只有这一点是不在预料之中的,也拍得比较有紧张感。

即使不是商业片,仍然是完全依照模板拍出来的东西,毫不新鲜,毫无惊喜,这个能叫”电影“吗,我也不太觉得,既不反应真实,也无法给人以游乐园的快感,只是导演的一次成功的投机。

导演以前还是拍喜剧的,竟能这么不好玩,看电影时好多愉悦都来自于电影本身的愚蠢,比如小丑被人殴打,被人栽赃节,土得像粤语残片时代过来的情节。

对角色的消费也很恶心人,我一个成天觉得韦恩家族应该被打倒的人,看到那一幕都觉得特别愤怒,不是对电影中角色,而是对电影本身的愤怒。

凤华金的表演,我也不是太欣赏的来,不好玩,可以预料,而且特别能看得出他在演,甚至都有了抽离感。也许这也是一种风格吧,反正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而且他的眼睛不好看。

脸长得好不好倒是其次,我还是喜欢有点天真无辜气质的演员。小时候觉得《法国贩毒网》是个老头子演的电影,现在看,四十岁的吉恩哈克曼,流露出小男孩般的执拗,真是太迷人。华金就是,可能演得也挺好,但没这个可爱的气质,就不太能吸引我。

德尼罗就很好,很自然的就是角色应有的样子,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惊喜似的,大概因为自然,看着就非常舒服,特别是在这部电影里,别人都不太自然,就显得他更好。

《星际探索》是个很神奇的片,看的过程中一直在想是该喜欢还是不喜欢,到结尾决定不喜欢。

对太空的表现很复古,  去月球降落的方式是弹出的登月舱, 月球车的形态很上世纪,这些不是很科学的怀旧,我还挺喜欢,电影缓慢的节奏,路途中一次次不太合理的遇险,男主角不停的心理报告和自省,更让我好奇这一切是为了做什么表达。

结果也就是觉得皮特那个角色挺可怜的,不小心卷进这件事的人也很可怜。而宇宙之大,没出太阳系就这样了的人说什么世界上已经没多少我们这种人了,这份自恋更可怜。

怀疑多数电影创作者,对科学,对宇宙的探索,都是没有真正的兴趣甚至反感的,包括库布里克,诺兰。也就《超时空接触》还行,仍然远比不上原著的气度。

还不如看星战漫威。

但迪士尼的指导之下,星战已经完蛋,漫威我看也快了,还好第一阶段已经结束,怎样都没那么所谓。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