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电影 (page 1 of 41)

电影

我找神的功力一旦发挥出来,自己都会佩服自己啊。

分裂

最近看电影的感受是,这两年的电影总的来说真不好看。

大片同质化,小片主题先行,看似各种题材拍了不少,实际上单调得要命。

前两天看《霹雳娇娃》,有个表示天使们有很多换装用品的情节,要正常情况下,肯定会有很大一段她们试穿各种衣服,摆造型显示美妙曲线之类的镜头,而现在却不敢去表现这些了,大概觉得这样会显得女性光喜欢漂亮衣服很肤浅,是对女性的成见,而展示性感也会有物化的嫌疑。而讽刺的是,电影也没能展示出女性的力量,因为几个女的都没好好练,打斗动作完全不行,根本看不出来怎么把反派打败的。

这差不多就是现在的典型形态了,女性主义,LGBT,平权的口号一定要喊,但拍摄畏首畏尾,极为保守,台前幕后也没有付出真正努力的意思。

非常无聊。干涉文艺创作自由本身就是政治不正确,所以又谈何政治正确呢。

全世界范围的文字狱,猎巫,烦死人了。

所以中间能看到《无名小子》这自由快乐的电影是多么开心啊,真想回去看SB了。

哪个更好听呢?

一个是中年人的青春,一个是年轻人的吧。

都很帅啊。

夏洛克

《1917》里的季节,大约也是三月的春天吧,完全不顾人间萧索的春意盎然,和现实有些重叠。春天终会到来,但冬天会多么寒冷和漫长呢?那些自认为或是实际领导着世界的人,在面对瘟疫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出合格的处理能力,又怎么能相信他们能对付得了接下来的危机呢。而作为众矢之的那个国家的平民,射来的箭正确与否已经不是太想关心了,就觉得箭好可怕,眼看着箭飞过来好可怕。

不知道电影有没有像游戏借鉴,看起来比较文艺的那类导演可能不太会玩游戏吧,但很长时间里是在想着《辐射3》的叙事,观察着电影是不是也打算这样,用“主角”所看到的一切构成一个充满细节的全景。觉着导演是有点这种意图的,但不是全部,电影和游戏是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这个片子使用最充分的还是电影的表达,一镜到底之外,技巧和方法仍然是丰富的,所以很好看。

而且说教的部分比较少,人比观点多,这点也比较好。

前阵子的乔乔兔是太不舒服了。

非人化是非常可怕的,人是会有这种倾向,把自己讨厌的憎恨的人想象成一个抽象的丑恶对象,不把这个对象看成人类之后,对其进行辱骂,诅咒,甚至物理上的伤害毁灭,似乎也不怎么违反原则和人道,不会有什么自责了。把自己看作人,把别人,无论喜欢的还是讨厌的,也看作人,说着容易,做起来非常难,反正我虽然很想尽力,实际上不太能做到。

但作为文艺作品,这个道理还是要讲的吧,一边说犹太人也是人,甚至纳粹也是有人性的,一边又把另一些人变成凶恶残忍的概念,所以说这个电影懂不懂自己要讲的道理呢?

另外,除了种族和性别上的歧视,意识形态的歧视也是一样糟糕的,特别是这个类型经常体现为,不是因为某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只是因为来自一个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就产生的歧视。我觉着在外国生活过的人很多都经历过吧,但是却很难去反对和抗争,想到国家的一些问题,还会觉得,对方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啊,如果争辩几句,又好像自己真的被洗了脑似的。可是不从人出发,只因为他的背景就去对一个人找茬,鄙视,这本身就是错的啊。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种错误,也有那些支持者平等平权的人在实行着这种歧视,所以政治正确就只是政治上的正确吧。

我真是好久没好好写blog了,想说好多事情,却基本上不能好好地说出来,还是玩耍去吧。

动森复活节前的一系列活动能算好的策划吗?钓鱼日那天,打开3DS上的新叶,镇上也在这一天举办钓鱼日,这一天还是我担任镇长六周年,小动物们聚在一起为我举行感谢仪式,我顺手了一下山谷里的杂草。而现在的小岛,能不能也一直游戏机和我的心里存在下去呢?

在淘宝上已经不存在了。

以前是奶嘴乐,不管你为什么哭,塞个奶嘴先嘬会儿吧,现在奶嘴都没了,删几个大嘴巴子看你敢不敢哭。

但我还是讨厌这种漫画,惹不起奴隶主却去嘲讽奴隶不反抗,觉得自己是谁呢。

那些说着群体免疫的人有觉得自己是谁呢,不会被传染染上也不会死的神吗?说着人不是数字,那百分之几是什么呢。

还是不想说这些。

想看
大家的脸
笑不笑
都可以。

哈哈,录像带时代的人大概不配爱电影,昆丁塔伦蒂诺也不是真影迷。

片段

好多人,好像主要是国内的fans,或者B站的,都认为鸭蛋是社恐,我一直都看不出来。社恐怎么敢在镜头前表演,怎么当演员呢,他以前还当过推销员,还上TED吹嘘过自己。看访谈什么的,说话是有点啥呵呵的,可远远没到交流困难的程度,还有很机敏的时刻,也不太像一和陌生人交流脑子就会空白的样子。

会让人有社恐的印象,是因为他长得太像常年宅在家里的人了吧,特别是露出耳朵的时候。

而且现在大家都觉得社恐很萌,愿意给他加上这个属性。所以这个社恐,大概不是指的真正社恐,而是在想象中很可爱不痛苦也不招人烦的社恐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对演员的喜好变得肉欲横流,以前爱观察演员那里演的对,表现是符合常规还是独辟蹊径,表演方式动不动脑子之类。现在变成,这个演员好…好…好性感啊…

离别七日情》一类故事一直都有人写,因为喜事或丧事聚在一起的家人,挖出旧事,矛盾爆发,要么治愈喜剧,要么懊丧悲剧。这一部是一群电视演员演的喜剧,不新鲜却又操作成熟,加上只是为了演员看的,因而非常轻松。

鸭蛋司机在里面还特别可爱,而且是有些意外的可爱,表现出的气质却老让我想起《神奇四侠》那个时期的克里斯埃文斯,被家人溺爱,没心没肺的帅哥小年轻。他明明那么丑,却给人以充满帅气的活力的感觉,也不只是我喜欢他才这么想的,还是真有这么帅。

《沙漠驼影》不怎么好看。对主角不是很认同,寻找自我或是别的什么是自己的事,可因此死了两只骆驼一只狗,对动物来说真是无妄之灾了。而且讨厌媒体也显得很故作姿态,有导游带路,有小伙子在无人区一路送水,自我标榜无畏自由,看不起普通游客和记者,最后还是归于写游记赚钱。

而且电影都没给骆驼什么情节。

米娅和原型长得很像,而鸭蛋司机则是看到了原型才意识到他在表演时流露出的一些没怎么见过的神态是为什么。

米娅应该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我一直不喜欢,而鸭蛋不是最后却很着迷,是为什么呢。另外我是不是理解女演员的表情有障碍?

DAS

星战9结束后,看到有人说,这下前传和正传的粉丝可以抹平隔阂,一起来黑后传了。想起我对前传除了讨厌的感觉,几乎没什么印象。无论传奇还是正史,使用过前传设定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一头雾水的状态。像皇帝,我只知道他是皇帝,不记得他叫帕尔帕廷。

想补习一下历史,也希望印象的转变不知不觉地发生,也许对十几年前的电影会有新的感觉呢。

完全没有,而且一点点回忆起为什么不喜欢到十几年来一眼都懒得再看的程度(正传每年都要看一两遍)。

星战9皇帝复活,很多人的不满在于,吃掉了安纳金“天选之子”的设定。而我则完全不记得有这个设定,就记得他是个充满痛苦的老人。原来这真是前传的情节,也不知道是当时没好好看还是太不喜欢直接选择遗忘,魁刚验血有印象,清净受胎,向宗教上引导,忘记了是件好事吧。

和原力,绝地相关的其它事情,也都给蒙上了宗教和神性的气氛。负面情绪和原力的黑暗面的关系被简单化了。

绝地武士不会悲哀,害怕和愤怒吗?我觉得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按我的理解,绝地的修行,不是摒绝人类的感情,而是不让负面的感情驾驭自己,不会仅仅因为仇恨的冲动而拔出光剑。但乔治卢卡斯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让所有绝地大师,包括尤达师父在内,傲慢地说,你不要害怕,你不要仇恨,什么,你爱的人快死了?有什么好怕的,她是回归原力,你应该接受这件事。绝地甚至都不能结婚,他们不结婚能有什么意义呢,无非是,结了婚会牵挂家人,由爱固生忧,由爱固生怖,产生不健康的情绪会倒入原力的黑暗面。

我的理解什么都不是,卢卡斯才是系列的主人,他所定义的原力和绝地武士是这样的,怪不得这些年听到May the 4th就会觉得很厌烦,而且一直认为原力就是黑暗与你同在。

电影本身拍得好不好倒无所谓,演员实在缺乏魅力对我这种看演员的观众影响特别大。后三部的演员也是不够好看,但是亲切机灵。海登克里斯藤森可就真的不行。他的帅并不是能够作为演员的那种帅,很难想象这张脸上能表露出任何深刻复杂的感情,就是一张肤浅的帅脸。也许他本人有深度,对角色有认识,可脸不具备表达的能力, 这种长相演电影反而是有天生劣势的。

娜塔莉波特曼则和其他童星差不多,成人般的美丽和神态展现在少女的脸上,仿佛充满灵气,而等年龄和神情相符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普通。她本身又没有斯嘉丽约翰逊的活力。

最愉快的地方,可能是发现克隆人士兵都长着海王爸爸的脸吧。原来因为王学圻特别讨厌这种脸,后来发现我讨厌的不是脸是人。这成千上万的,看起来很赏心悦目。

看到最后发现C3PO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洗脑了,机器人有自我意识,却没有人权吗,奴隶都算不上,这是被当作东西对待嘛,非常讨厌。

所以我是正好相反,看了前传之后,后传仿佛没有现在那么讨厌了,怎么乱七八糟,也总比闹成高高在上的贵人游戏要有意思啊。

Ugly

作为一个革命青年,对DC是越来越不喜欢了,他们总喜欢诋毁和丑化革命,在《黑暗骑士崛起》来过一次,《小丑》又来了一次。可能现代英美人经历的革命主要是黑哥们防火抢店,他们以为革命就是这样了。

电影和想象的差不多,不是仅仅好似好坏,而是哪儿哪儿都差不多,知道演员下一秒会怎么演,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情节。对侏儒开门的段落比较有好感,只有这一点是不在预料之中的,也拍得比较有紧张感。

即使不是商业片,仍然是完全依照模板拍出来的东西,毫不新鲜,毫无惊喜,这个能叫”电影“吗,我也不太觉得,既不反应真实,也无法给人以游乐园的快感,只是导演的一次成功的投机。

导演以前还是拍喜剧的,竟能这么不好玩,看电影时好多愉悦都来自于电影本身的愚蠢,比如小丑被人殴打,被人栽赃节,土得像粤语残片时代过来的情节。

对角色的消费也很恶心人,我一个成天觉得韦恩家族应该被打倒的人,看到那一幕都觉得特别愤怒,不是对电影中角色,而是对电影本身的愤怒。

凤华金的表演,我也不是太欣赏的来,不好玩,可以预料,而且特别能看得出他在演,甚至都有了抽离感。也许这也是一种风格吧,反正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而且他的眼睛不好看。

脸长得好不好倒是其次,我还是喜欢有点天真无辜气质的演员。小时候觉得《法国贩毒网》是个老头子演的电影,现在看,四十岁的吉恩哈克曼,流露出小男孩般的执拗,真是太迷人。华金就是,可能演得也挺好,但没这个可爱的气质,就不太能吸引我。

德尼罗就很好,很自然的就是角色应有的样子,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惊喜似的,大概因为自然,看着就非常舒服,特别是在这部电影里,别人都不太自然,就显得他更好。

《星际探索》是个很神奇的片,看的过程中一直在想是该喜欢还是不喜欢,到结尾决定不喜欢。

对太空的表现很复古,  去月球降落的方式是弹出的登月舱, 月球车的形态很上世纪,这些不是很科学的怀旧,我还挺喜欢,电影缓慢的节奏,路途中一次次不太合理的遇险,男主角不停的心理报告和自省,更让我好奇这一切是为了做什么表达。

结果也就是觉得皮特那个角色挺可怜的,不小心卷进这件事的人也很可怜。而宇宙之大,没出太阳系就这样了的人说什么世界上已经没多少我们这种人了,这份自恋更可怜。

怀疑多数电影创作者,对科学,对宇宙的探索,都是没有真正的兴趣甚至反感的,包括库布里克,诺兰。也就《超时空接触》还行,仍然远比不上原著的气度。

还不如看星战漫威。

但迪士尼的指导之下,星战已经完蛋,漫威我看也快了,还好第一阶段已经结束,怎样都没那么所谓。

S

迪士尼的星战三部曲就这样结束了。

太好了,虽然不太可能但是希望他们不要再拍了。

和看《原力觉醒》时的忐忑相比,这次一点担心焦虑的感觉都没有。第七部看得特别难过,第二部尽量当AU看,心情也不是很好,真正能够释然,是看了《索恩三部曲》之后。即使被官方强行从正史变成传奇,但我更愿意相信这才是星战老三部之后发生的故事。

新三部中的三位老主角,一部一个地死掉了。 星战4的副标题是“新希望”啊 ,在新传中看到的,却是韩和卢克终生逃避,莉阿公主几乎一事无成,尘埃落定之后,绝地只剩下光杆儿一个,比老三部结束时还少了一半。

而《索恩》中,欧比旺的英灵离去之时对卢克说,你不是最后一名绝地,你是新一代绝地的第一人。

认可哪个,这还用说吗。

对老三部的消费都是打着算盘的,福伯年纪最大,怕他坚持不到后面,所以首先弄死,但没想到费雪却忽然去世了。说什么不消费费雪,在《侠盗1号》和9中出现的年轻形象又算不算消费呢。对老三部的感情很深,他们的架势有些是很难招架的,秋衣听到公主去世的消息发出悲号的一刻,我确实也不能自已,想着三个朋友一个一个地离开,他心里该多痛苦,眼泪顿时就涌出来了。但同时心底还是不服气,这是在利用我的感情, 不能拍出差不多好的东西,便拿情怀炒作,前些年的港片里这种烂事看得太多,眼泪是眼泪,实在厌恶这一套。

有很多和妇联,以及其他大规模电影同质化的地方,但比起妇联,新三部的故事构造又太不认真了。老三部的故事也没多好,可胜在淳朴,人物加成又特别高,同样是关系混乱,同样也是中途改设置,韩,卢克和公主三人能撑起非常爱,但又没想好是哪种爱的关系,瑞,波和芬就变成一团乱麻了。波和芬写得又特别不算上心,连他们到底想追求什么,要克服什么都一直没说清楚,这还是主角。

要说收获,就是认识了亚当司机吧。开罗人是个特别不招人喜欢的角色,剧本的懒惰,也让他背上了很大的锅。老三位直接或间接因他而死,所有的绝地都被他除掉,光剑还那么丑。其实不用说这么多,但是杀死韩这一条,已经是绝对不可原谅了。

所以能不被这个讨厌的角色限制住, 司机还真是个非常迷人的演员。

他现在这么有名,即使不看星战,我也迟早会认识他吧,所以也不是星战的功劳,这三部曲还是一无是处啊。

周末

《爱尔兰人》,本来不太想看,因为实在太长,用晚上一个小时多点的玩乐时间看,几天下来都得变成电视剧了。而且我怀疑自己现在没那么爱看电影,不能坚持三个多小时。

结果礼拜六下午就看完了,发觉自己还是喜欢看电影的。这就是电影的魅力吧。

那么多人,谁是谁经常也是晕晕乎乎的,可能得再来三个半小时才能完全弄明白,但这并不急切却暗含张力的叙事手法,一些镜头里的小调皮,看似缓慢却暗暗配合着主角心情的结尾,不知不觉地还是吸引着我。和《好家伙》比较什么的我也说不清楚,要让我从有理有据地讲那儿好,那还需要再仔细看看,但笼统地说,看完之后,我确实理解了,马丁·斯科塞斯前一阵子想说的是什么意思,是怎样的电影了。

但是我觉得他多少还是堆错了对象,我觉着现在商业电影不思进取的罪魁祸首是迪士尼。

一直不知道小女孩喜欢爱莎,是爱她独立且有强大的力量,还是因为她的裙子好看。后来是迪士尼自己通过第二集给出了答案。

假如宣传种族歧视,军国主义能赚大钱,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拍吧,也许还会拍得更愉快,因为内在气质更符合。

这个公司真是坏到根子里了,所以才能拍出《大梦想家》,把资本对作者的碾压不太粉饰地当成梦想的实现和对作者的救赎来表现。斯科塞斯把矛头指向漫威,实际上妇联宇宙还是为超级英雄电影带来了很多新意的,而抹杀这些新意和趣味的的,就是迪士尼。

可不就是主题乐园吗,迪士尼就是做这个的呀。他就是要把一切属于电影的变成主题乐园。艺术就不要说了,情怀,谁相信有呢,算计倒是看得一清二楚的。更恶心的是,满口孩子孩子的,把利益,剥削等等一切恶心的东西都埋在虚假的温情之下,那些员工怕破坏孩子梦想连晕倒都不敢的故事,背后的公司是多么冷酷狰狞啊。

也看了《婚姻故事》,完全是因为亚当司机看的。美国知识分子婚姻内外矛盾题材的电影我一直都觉得就那么回事儿,也没什么共鸣,虽然这种电影往往很能体现时代思潮,对时代思潮一样没什么兴趣。电影本身似乎有个暗潮到迸发的过程,可还有个劳拉邓恩,演员本身我倒是蛮喜欢,角色就真是又吵又夸张。

斯嘉丽约翰逊大概算是发育得最好的童星了吧,我觉得她在镜头前很好看,只是女演员的演技我完全不会辨别,所以只是觉得很好看。对亚当司机其实我也不太能判断,只知道他是特别容易让我有好感的那类演员,否则也不会那么深仇大恨地认识,现在却非常喜欢了,他那个脸做各种表情,我都非常容易被触动。电影中的表现很能打动我,唱歌从半开玩笑到动感情的那一瞬间,心给挖了一下似的,这也就我对演员得所有期待了。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