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电影 (page 2 of 43)

电影

性癖不是个人隐私吗,即使是SM?这都可以爆出来当黑料挞伐了?

⚽️🐁

一直会想冒犯电影算不算冒犯的问题,所以看电影的时候并不知道如何安放自己的位置。

真正的冒犯感,倒不是来自对某一个国家的戏谑或丑化,而是在于是哪个国家根本是无所谓的,可以是哈萨克斯坦或是哪个别的斯坦也可以是中国,北韩,俄国,蒙古。这个国家本身是怎样根本是无所谓的,也没人会关心,电影在乎的只是美国人自己的事情。

而同时,这个国家不能是以色列,最好不要是非洲国家。

因为有些人是冒犯的起的,有些人是冒犯不起的。

怎样幽默大胆的表面下,还是异常清醒的计算。

所以政治电影,一点也不好玩。

今天的狂轰滥炸真带劲啊,一部接一波好玩的东西,差点都忘记其中最温柔的部分了。

太会搞了,即使是营业手段。

我是为什么又下载了一遍《美国骗局》?难道是为了看迈克尔佩纳演几分钟阿拉伯人吗。贝尔的眼睛还有艾米亚当斯的鼻子到嘴,可以说是在电影里能看到的最讨厌的东西了。

他可真好看呀。

M

花了好多钱啊。

只是一两百几十的东西,忍不住一会想买一个,一会儿又想买一个,加起来就不少了。

除了电影票和扭蛋扭出过一次开罗人,我好像还没怎么为亚当司机花过钱呢。感情刚发展到要收集些塑料片和周边的时候,就不好海淘了。他年纪轻又红,资源都很全很好找,也没那么迫切的,只有花钱才能看的需求。主要还是这个事情搞的,好像都是另一个时代的事情似的。

03年就在担心老吴的地中海,到现在也才达到我担心的那条线,算是不容易了。

都多少年了,一到诺兰还是,难懂不难懂,时间线什么的。他自己不觉得无聊吗。

反正我对他的大型机械制造物不太能提得起兴趣。

现在的东野圭吾,回头去看《名侦探的守则》,x笑小说系列,会有感触吗?他接受并迎合了电视剧对自己作品的改变,写出过毫不可信的男扮女装桥段,为了退税或是报销,硬写了一个滑雪系列。就这样变成了年轻气盛时看不惯的大人。

成名作家可能会收到惯性追捧吧,《疾风回旋曲》如果是新人作品,出版可能都很困难,因为是东野写的,就可以花不小的本钱拍电影。

作为有原著原教旨主义陋习的观众,就这样第一次看到了比原著好看的改编作品。

仔细想想,趣味的部分是牵强的,关系到千万人生死的生化武器,痛失幼女的家庭悲剧,都不是嘻嘻哈哈能糊弄过去的,而角色们却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焦急沉痛,反而经常带着安达充的懵懂节奏。说不搭吧,可要不是这样,电影在情节上就一点意思没有了。

东野的书,不管写的好的还是不好的,主角在我眼里几乎都是四十五岁左右外貌毫无特色的形象,知道看到电影电视才会意识到,原来设定上是帅哥吗。即使是《假面饭店》里的精英人设,也从来没有和木村拓哉联系起来过。《疾风》原著的介绍提过电影主演是宽叔,我还觉得奇怪,他已经是加贺了,怎么又开了个新系列。看到实际上演员是小鸟才意识到,尽管性格老成(或者说写的毫无特色),这角色还是个年轻人啊。

日本演员在感觉上有时和香港演员有点像,演员本身的印象会在角色之上,宽叔运动全能,小鸟体育废柴的印象,时不时会冒出来,怎么他居然真能滑雪吗,怎么他居然不会滑雪吗,室毅也是,怎么看都不像滑雪很厉害的人,他那个脸一看就很适合做失去平衡的惊慌表情,不过他可真是可爱啊,坏人不能这么可爱的。

尽管小鸟演技很差,我却好想看他演个黑道角色,本来他们关西人就很适合,他气质又很冷,看过他们公司那个老头葬礼的抓拍镜头,能脑补出一整套逼供夺权,复仇陷害的黑道故事。

今年日常拖延,看一部电影至少需要两天,多数电影不好看,第一天看过一半之后第二天不要说继续看,打开下一部的兴趣都没有。《21座桥》看到一半扫了眼时间,怕一晚上看不完,就算是很难得了。

而这又是一部毫无悬念的片子,剧情发展毫无出人意料之处,角色出场不久,好人坏人,可能做什么事全可以想像出来。

但是一点也不闷,一个半小时片长,和以前港片长度差不多,案件发展一点不绕弯子,该怀疑就怀疑,该动手就动手,枪战追逐该有的都有。不拖泥带水,一直抓着观众的传统拍法,老套是老套,但是能吸引人看下去,已经可以满足我这个程度的观众了。

我又很喜欢看陛下。

不敢在要什么自行车了。

我找神的功力一旦发挥出来,自己都会佩服自己啊。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21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