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杂 (page 1 of 34)

一套扭蛋就剩想要的一颗没扭到的时刻,真是令人崩溃啊。

以为今天是礼拜四,还一直想着明天上班做什么,游戏机也没带回来,发现是周五一下就慌了。

现在在听的小说还是讲记忆和时间的。

好吓人。

片段

好多人,好像主要是国内的fans,或者B站的,都认为鸭蛋是社恐,我一直都看不出来。社恐怎么敢在镜头前表演,怎么当演员呢,他以前还当过推销员,还上TED吹嘘过自己。看访谈什么的,说话是有点啥呵呵的,可远远没到交流困难的程度,还有很机敏的时刻,也不太像一和陌生人交流脑子就会空白的样子。

会让人有社恐的印象,是因为他长得太像常年宅在家里的人了吧,特别是露出耳朵的时候。

而且现在大家都觉得社恐很萌,愿意给他加上这个属性。所以这个社恐,大概不是指的真正社恐,而是在想象中很可爱不痛苦也不招人烦的社恐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对演员的喜好变得肉欲横流,以前爱观察演员那里演的对,表现是符合常规还是独辟蹊径,表演方式动不动脑子之类。现在变成,这个演员好…好…好性感啊…

离别七日情》一类故事一直都有人写,因为喜事或丧事聚在一起的家人,挖出旧事,矛盾爆发,要么治愈喜剧,要么懊丧悲剧。这一部是一群电视演员演的喜剧,不新鲜却又操作成熟,加上只是为了演员看的,因而非常轻松。

鸭蛋司机在里面还特别可爱,而且是有些意外的可爱,表现出的气质却老让我想起《神奇四侠》那个时期的克里斯埃文斯,被家人溺爱,没心没肺的帅哥小年轻。他明明那么丑,却给人以充满帅气的活力的感觉,也不只是我喜欢他才这么想的,还是真有这么帅。

《沙漠驼影》不怎么好看。对主角不是很认同,寻找自我或是别的什么是自己的事,可因此死了两只骆驼一只狗,对动物来说真是无妄之灾了。而且讨厌媒体也显得很故作姿态,有导游带路,有小伙子在无人区一路送水,自我标榜无畏自由,看不起普通游客和记者,最后还是归于写游记赚钱。

而且电影都没给骆驼什么情节。

米娅和原型长得很像,而鸭蛋司机则是看到了原型才意识到他在表演时流露出的一些没怎么见过的神态是为什么。

米娅应该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我一直不喜欢,而鸭蛋不是最后却很着迷,是为什么呢。另外我是不是理解女演员的表情有障碍?

想不到看个星战影评,也能见识到这帮女的在欺负人。

只要是有人说了她们不爱听的话,就会受到一拥而上的言语欺凌,各种恶语相向,冷嘲热讽,抱团攻击。最恶心的是还经常摆出很文明的姿态,骂完了揉三揉,说我不是骂你哦,我尊敬你,咱们这是友善的交流。

这样一来谁好意思说,不,不是,我觉着一点都不友善呢。

这不就是欺凌者一贯的手腕。

有时候就像,我真的有那么不想交流吗,看了一部电影一本书之后说说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听听别人怎么看怎么想,讲自己平时遇到的有趣的事,对新闻八卦发表点想法,这本该是很正常的很随便的事吧,可是在豆瓣上做任何一件事情,我都要由于半天,因为怕说完话有人来怼我,挂我。

即使是友邻。去年被个友邻怼过一句,到现在回想当时的震惊和不舒服,还会烦躁一会儿。不能理解在豆瓣上认识这么多年了,怎么忽然用上这种语气,而如果是陌生人,就更不该用这种语气。

可现在声音大的,用的全是这种语气。

经常看到只是想探讨个问题,说点小想法的人被围攻到体无完肤;想讲述生活中不愉快经历舒缓心情的被抓住某句不够正确的话嘲讽;随口发句感慨被人在下面嘿嘿冷笑几声。

标榜着平等自由,反抗强权的人,在某个环境里势力强大些,便立刻开始行使霸权,真是太有趣。

这帮人还最喜欢说,豆瓣好啊,我最喜欢豆瓣了,豆瓣上的人最可爱了,不会像微博知乎上的人一样说我不喜欢的话。

TMD有多少人是怕沾上你们什么也不想说了呢。

掌握主导权爱欺负人的学生眼里学校生活都是特别美好的吧。

期待有一天华裔演员,特别是女演员可以勇敢地去“美”。

HAPPINESS

今年要总结的话,被豆瓣每个月一次的书影音报告弄得非常烦这些报告算不算呢。

还有对中文各种含社交性质的网站的极度厌倦。

豆瓣上的大多数人都让我觉得讨厌,看到他们就会想起小学时一个同学的姐姐。我弄丢了那个同学的东西,她姐姐一见到我就拦住我的去路,我往那边走她都挡在前面,嘴里大声喊着,有理走遍天下,没理寸步难行。

而其它的网站还是很贴心的,在手机上浏览,几行文字后会显示,请下载App阅览全文,让你可以意识到自己在看的是垃圾,不要说下载App,直接浏览都是浪费时间的。

愿意与否,天天还是会看到的毫无同理心的人在大喊着主义,但这主义该去关怀救护的人,却被他们用言语甚至行动践踏着。

还是需要钻进玩耍中,在千百个不存在的世界里找到乐趣。

今年的主题似乎是JRPG。

本来是完全放弃的游戏类型,一个老大不小的人,抱着游戏机操纵着二头身设定年龄十四五岁的角色在旷野里踩地雷刷怪,越想越是一副诡异的图景。

可DQXI太好玩了。终于明白了为什么DQ系列会是日本国民游戏。及有深度又不失轻松俏皮,故事宏大悲怆有保持着温暖。可玩的要素非常多,练级也因为有技巧可循而不线的枯燥。玩了近两百个小时,完全没有我浪费这么多时间在干什么的感觉。

不玩JRPG的禁忌一破除,不知不觉就完了一大堆,有好玩的,也有不好玩的。比如FF12,也是花了非常多时间玩的一个游戏,在几乎就要通关的时候放弃了。也是完了快两百个小时,这回就有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感觉。游戏的设置太变态了,刷东西的机制也太变态了,我就想不看攻略有没有可能完美地完成这个游戏。角色又都不怎么喜欢。这个游戏的我在PS2时代一开始玩就放弃了,现在还是一样的结果。

P5也不喜欢玩。

而很奇妙的,觉得一定不会喜欢的《八方旅人》却成了非常重要的一个游戏。被公司里一个很会玩游戏的同事指导了一下,终于脱离了多年以来无脑蛮干的状态,在游戏中开始注意策略和输出,发现还是这样玩有意思啊。以前像个欧美玩家似的懒得花心思研究系统,也难怪觉着不好玩了。

觉得自己玩游戏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很自我鼓舞,甚至买了《太鼓达人》准备向鬼难度冲击。到现在还是不行。可也说明玩游戏的心态还是有了一些改变吧。

看书方面,终于把《罗马之主》看完了。第一次看这套书和第一次玩FF12的时间差不多,那时候觉得不可能有耐心去看好几卷且每卷都很厚的书,也没多大兴趣看小屋之外的角色,现在耐心和兴趣都有了,更主要是信心,不在觉得看很厚的书是有难度的事。顺便也看了其他关于罗马史的书,刚看完觉得这段历史自己已经看过那么多遍,是不是去考个研究生也可以了,没过几个月全忘光了。这就是书存在的意义嘛。

而除此之外,没开发出什么新系列,还是那些老角色,好看的也还是原来那些人。最近自己对“平成末年”的推理作家已经不能说和了解了,为了迎接令和的新流派(估计是比新本格还魔菲斯特的流派吧),借了一大堆日推,要看完也是明年的成就了。

时轮的电视剧在拍,令我十分焦虑,只有再看一遍原著缓解。

曾经是快乐中心的港片,已完全不关心,却忽然看到了一条新闻,CEPA修订,合拍片必须加入大陆演员和内地元素的限制取消了。一个下午都在心里大笑,差点笑出眼泪。

《妇联》结束了,《星战》也结束了。松了一口气。院线片一直看的都是这些,以后是不是能省点钱。

喜欢的演员还是那些人,除了爱茉莉科恩胖到无可救药,别人都继续给我带来各种快乐。亚当司机终于进入了要刷一下的地步。第一次看到他心想福伯和凯莉那么好看的两个人怎么可能生出这种丑八怪,差点气疯了,现在却觉得他有时候有点像福伯,有时候有点像费雪,要能给他们好好演一次儿子该多好。还看了他第一次演的电影,一分来钟的时间,演个毁容的人,一只眼睛千言万语。要是现在的他我可能觉得略有些炫技,可对于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演员,这就是无限的未来吧。不知道为这镜头是不是练习了很久呢。“姑娘,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样到年底又有的可刷,还是很满足的。

对世界来说算不上充满希望的一年,可希望,进步,还是自己的事。我也不会憎恨人类,我喜欢的大多数事物都来自人类的创造,人类给我带来了那么多希望,我又怎么会对人类失望呢。

希望自己和大家,能有机会把眼界放得更宽阔,在玩耍中得到更多的快乐和趣味吧。

虽然这个人类和大家,要是具体下来我可能还是会去讨厌的。

https://m.weibo.cn/1175802921/4451034879342195

这个叙事在编剧里是什么水平?所以电视剧才能拍那么多集?

古天乐还挺可爱的,发微博要加个小标题,和木村拓哉相映成趣。

https://www.douban.com/people/grinch/status/2697212401/

银翼杀手里的中文完全就是不够认真的产物好吧,在电影电影作品里出现这样的不认真我觉得是很丢人的,没想到这都有人吹。

不过看看吹嘘的人也不觉得奇怪了。

呵呵,现在李银河说几个女孩子把一个男孩子绑起来性凌虐只是善意的玩笑那段话也基本找不到了。

真是有意思。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