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杂 (page 1 of 41)

合成大西瓜不就是2048 balls嘛。

这Anki也太尼玛恶心人了。被标记为记忆难点的词条缺省操作居然是暂停。我说怎么好些记了好久好容易才记住的词都不再出现了。看到词条变成记忆难点的提示的时候我还很期待,这个据说实现了非常先进的记忆方法的软件会怎样帮我记住难记的东西呢。原来方法就是给停掉。还看到有人解释说这是为了减少学习中的挫败感,贼nm角度清奇。

实在不能理解现在的开发思路,为什么那么多以难用为荣的。这种破玩意儿后面还老跟着一群马屁精说,功能很强大是你不会用,本来就是为了辅助学习和记忆的软件,我想学的还没开始学先特么得学你!

搜索一下也净是炫耀自己卡片做得多么美观的,有个鬼用。

即使是chrome,有很多功能也必须搜索才知道怎么用,各种某系统不为人知的适应秘诀,难道这些秘诀不为人知不是系统设计上不够清晰明了的结果吗。

把所见即所得,清楚易用作为设计标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吗,电器都不附带说明书了,就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上网搜索,下载pdf似的。

前两天居然发现自己关手机都要先搜索方法了。就奇怪,按电源键不能关机是出自怎样先进的设计思想。

大boy这神情也太nm生无可恋了,简直就是本人。这特么还是一个可爱的玩偶吗?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

前几十分钟差点看出阶级仇恨来,这帮乡绅,寄生出来的傲慢真叫人恶心。

后面渐渐倒好了,因为演员的感情充沛,无论是女主角的蜥蜴面容,还是男主角的大下巴,竟然都有些可爱起来。可能这两个人的表演还算可以吧。但又看到男主角最近演了大卫鲍伊,觉得他运气不是很好。

一般来说简奥斯汀的书虽然烦人,拍成电影都还轻松好看,而这部因为前面端着的劲儿,却真显示出了这些生活场景是多么的无聊无趣。也不知道原著和早前的版本是怎样的,拍摄者有反讽的意思还是就想端着。

就真不知道为什么露那个屁股,物化男性吗,其实男性也好女性也好,物化一下倒也无妨。🤪

这个高音啊。

努力不屈的中年人真戳心。

Y

年初时,办公室里有很多人感冒了,不停地咳嗽,打喷嚏。我很怕被他们传染,希望他们能戴上口罩就好了,自己也有点想戴,可是在办公室里戴口罩太怪异突兀,也太难受了,不好去要求别人,自己戴也显得好像嫌弃人家似的。

后来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今年没再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春节放假前,有同事问,年后的假要不要现在请上呢,我说了句谁知道年后能不能上班呢。说这话是为了保持人设,那会儿一点也没想到在上班的时候路边的花儿都开了。

这样开始的一年,一下子就又到年底了。这一年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去年的这时候是什么样子的,生活本该是什么样子的。出门不用戴口罩的,商场可以从所有门进入,没有健康码,去哪儿玩由钱和假期的生活,真的有过吗,还会再有吗?

我的护照也过期了。这个事情的打击意外的大。还记得刚拿到护照的时候有多兴奋,可以去外国了,世界的大门打开了。二十年来一直是个有护照的人,虽然是去哪儿都得很麻烦地办签证,可毕竟有了护照,才有去哪儿的可能性啊。现在却忽然变成了一个没有护照的人了。也想着疫情好转之后,还会重开的,但是看着现在越来越封闭保守的形势,多少还是会担心,会不会借此就收紧了呢。

很容易为各种事情不安和烦躁。本来说要多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呢,看两眼别人说的,便烦得自己完全不想说了。对外国的疫情冷眼嘲笑,甚至洋洋得意的人,因为武汉的求救者曾经发过支持港警得微博而冷冷的一句“走狗烹”的人…

豆瓣也不怎么上了。还是害怕一说话就给以前认为是朋友的人嘲讽。

看乔乔兔那会儿就想过,把要反对的对象非人化,抽象化,是搞政治的人很阴险邪恶得伎俩,到年底往回一看,世界上都没剩几个人了,全给加上了虫字旁,反犬旁,病字头什么的,斗得不亦乐乎。

被压迫者得分裂,仇视,这就是他们想看见的吧,无法判断是不是故意引导的结果,就像以前无法判断工人下岗,农民工进城是不是故意做来消灭无产阶级的主要力量——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一样。被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资产阶级,真可怕呀。

今年的书和电影都看得很少,游戏也几乎只是每天上岛打打卡而已。春节前看着从图书馆借来的十本书,觉着过期前能看完一半就不错了,带了两本回家,放假期间也没看。但这些书,最后竟全看完了。还书的时候是七月,顶着大太阳去还的,而那时候离过期还有三个月。这就是今年在图书馆借的全部的书了。中文书后来全是在微信读书上看的,Kindle上都只看了一本。原本计划今年重温一遍时轮的,可是打开第一章,世界要毁灭了,大家都还不知道呢,忽然觉得非常害怕。就没能看下去。其实说世界毁灭的书多了去了,其它的却能看,唯独时轮不行,因为我太喜欢这套书了,就想单纯地享受,不愿意带着现实世界的恐惧来看。

中文书其实看的不算很少,回复通勤之后,在地铁上还是要看书的,只是好多都没在豆瓣上标,开始是懒,后来是不愿意。虽然一直忘性大,刚需还是有的。

秋天快结束时,偷偷在GR上把今年的challenge改成了35,最后勉勉强强完成了。大部分都没好好听,有些只是听个开头结尾,有些凶手出来了都不知道那是谁。改了目标之后,反而听得认真起来了,基本上恢复了以前的状态。我自己心不在焉,焦虑,写书的人又何尝不是呢,熟悉的作家今年的作品里,都或多或少流露出对世界现在状态的担心。所以听小说也不是一件完全轻松的事了。

今年电影本来就少,我又不太想看现在的电影。不管是什么政治目的,对文艺作品的干涉实在是讨厌,而文艺作品又是一幅谄媚相,一点诚意都没有。讨好女性,也不过是把已经存在的角色性转,连创造新角色的功夫都懒得花。Men in Black是Men的时候,也有战斗公主Xena,现在又有什么呢。

倒是找到了其它的娱乐方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得焦虑症了的时候带来笑声的事物。娱乐果然是最简单,最直接的,能带来欢乐的东西啊。所以也有了相应的认同感。就这样在一个比较舒适而又游离的窝窝里呆着,被服务着,反正多巴胺是一样的。

电影看得少还有一个原因,是又开始学习了。以前曾经为了出国之类的事,把自认为该玩耍的时间都用来学习,明明是凉风吹拂的夏夜,却要坐在屋子里听听力,背单词,心里非常不平衡,特别憧憬不用学习的生活。所以从外国回来开始上班之后,就下决心在家里一定不学习。这种决心还是挺容易贯彻的,这十几年我真的没怎么在家里学习过,即使工作上有需要,也在公司解决,在家里就是玩,玩,玩,玩,玩。

今年就觉得,学习一下也行吧。

居然很充实。

大概心态完全不一样了吧,以前总有个考试在前面,自己估计得分数够不够啊,离考试没几天了还能提高多少啊,现在就真是,学一点都觉得自己有进步挺好的。偶尔偷个懒也不会像过去那样自责,反而觉得,我现在还能学点什么不是已经很了不起了吗,稍微怠惰一次也没关系啊。

是自己喜欢才学的,好像和玩也没多大区别。眼看着以前完全看不懂的,现在知道怎么念了,有些还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像迷雾一点点被拨开似的,非常愉悦的感觉。

而且还借此发现,自己英语还可以啊。因为满篇语法错误,又说不好,老觉着离好还差得很远,可是现在一对比,原来我对英文这种语言,已经听一句话,马上知道是说什么意思,而不需要去想这个词什么意思,这句话怎么写的程度了啊。这不就是高级水平吗,很是得意。

这样的一年,能有这么点好的进步,也算不容易了啊。

即使写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一年,或者该怎么期待下一年。知道世界在变坏的时候,该怎样去寻找未来的光亮。说起来,很喜欢今年流行的那句那么普通而又那么自信,因为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在自信方面还可以再加强一下,我觉得这样会是一个很好的,永远不会脱离生活,放弃自我的人。那么,就坚持着自己的普通和自信的吧。

大boy和真人太像了,头的大小也和真人差不太多,都有点恐怖谷了。

买了既不值钱又没什么用的东西居然被税了,心急又觉得这种东西怎么都不可能税才走的EMS,想想要是走免税通道的话可能反而已经拿到了。

还是穷啊,一直想买个群晖,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没买。觉得买回来不一定能充分的利用,但其实即使不充分的利用也能带来很多方便吧。六七千块钱的东西要想这么久最后还是放弃了,实在是太穷了。

最近都不太打算看电影,今年也没怎么照相,所以可能也真是不太有用吧。

说起照相,整理硬盘的时候检查了一下十几年来的照片,看到了自己贼差的照相水平。能明显看出是看过几本摄影入门的前几章,觉得自己和在景物前留影的还是有所区别的但是举起相机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和在干什么。要不是我自己照的我肯定在心里偷偷笑话这个照相的人,又没才能又装模做样想装的有想法。因为是自己到可以光明正大的笑话了。还好以前用的相机已经卖掉了,现在家里只剩一个GR2,虽然现在看着GR2也会烦躁,这更不是我能驾驭的照相机了。

看来托尼梁早年间那个洗发水广告真是没人记得了。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1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