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杂 (page 1 of 30)

一桶烦躁

还记得是2006年夏天的哪个周末,我买了新出的《科幻世界》和北京青年报去北海的凉亭里看。大概是《三体》的第二部分连载,解决了一些问题,又出现了新的悬念,很迫切地看完了,又有点失落,等待新连载的焦灼稍微被慰籍了一点就又开始了。接着看青年报,上面有一篇文章说《无间道II》和吴镇宇不够好,把我气坏了,最生气的是,这文章印在报纸上,我不能反击回去,那时候没有饭否微博,iPhone还没出第一代,即使已经在论坛上身经百战,并且在QQ群里制作过很多套表情包,我仍然根本无法产生出把这篇蠢文章拍下来上传到网上示众羞辱的思路,干生了半天气,在自己blog上小小发泄一下就算了。

那时候是没想到刘慈欣也有风口浪尖的时候,还不止一次,觉得网易改版已经是肮脏得不得了了,完全预料不到十年之后会是怎样的恶臭。

我自己虽然不怎么喜欢大刘,可是也不太喜欢看到他被放在意识形态下各种讽刺(其实夸奖他的话也一样看不下去)。在我眼里,他是站在阿瑟·克拉克和阿西莫夫肩膀上的人,他的作品,经常是用阿西莫夫的方式,解决阿瑟·克拉克的问题。他作品中那些过于理性的冷酷,与其追溯到他的个人生活和社会环境,不如往阿西莫夫去找,就像丹尼尔和吉斯卡对机器人三定律的补充,实际上就是把作为整体的人类(集体利益)凌驾于作为个体的人类之上。

而拿着作品呈现的观点对作者的人格性格狠批深究,或者无限吹捧这样就太文革了。

无论吴京这个人,《战狼》或是《流浪地球》,我都不觉着有什么问题,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参与这样的电影,电影本身,应该也是电影人认真努力的结果,如果认同这个,就去看去喜欢,反之亦然,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可是现在围绕着这些的却是一个屎坑,丑态百出,还个个理直气壮,不管是自发还是有人煽动,都是异常恶心。

实际上并不只这几个电影,漫威DC之争也好看不了多少,《海王》下8分的时候,就有人说是漫威粉干的,而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真漫威粉的也在疯狂地抹黑。乌烟瘴气是一贯的,只不过沾上政治立场,就更臭一些。

不知道这个局面是怎么形成的,也只能自己小心着别沾上。

顺便即使是新浪微博QQ空间,我看都没有知乎那么丑恶。因为知乎的丑恶是天生的。在其他的地方,都可以和少量的友邻在自己的空间中得到满足,甚至自己一个人都可以。在豆瓣上有的友邻好几年就我一个关注,一样很认真地标注电影和书,人家肯定不是标给我看的,就是给自己当一个记录。可这样的情形在知乎是不可能的,那个地方,一个人的存在完全建筑在别人的赞同和关注上,没有这些就什么也不是。正是这样的体系,养育出了那些难看的用户,动不动”大V关注我啦!”“竟然上千赞啦”,这样的趋炎附势之相在那里竟然是日常,卑屈而不自知,还能膨胀起来。即使我一点也不喜欢豆瓣,Low到知乎这样还来对豆瓣下黑手,也真是气不过了。不过下黑手这low事儿也是挺知乎的。

知乎是个特别丑恶的地方。

⭕️⭕️🔱🔱

以前都还是一些粗俗的爱好。CARBOHYDRATECARBOHYDRATE没注意过星巴克

卖点心从春天开始看《罗马之主》。老想吃松饼大老远地去汉堡王吃年前看过一点《十月祭马》,挑着小屋的部分看的,没觉得有多好,想过从头开始看,可是一想是马略苏拉,认为自己肯定看不下去。早餐其实楼下就DR想到马略苏拉的部分,可能是这个系列最好的两本,非常好看。EAM有小蛋糕马粪牛DREAMDREAM角面包什么的每种看着都很CARBOHYDRATE吃松饼和也以自己原来想作者一个写言情小说的,还不太看得上,看下去了才发现气度不凡,罗马人质朴而傲慢的特质,战争,人物都写得很好,还带着若隐若现的幽默,实在是赏心悦目。做买日本的那种烧烤机再来DREAMDREAM个乐葵的罐子每天早上烙三个叠在一起浇上CARBOHYDRATE糖浆再放DREAM块黄就是后来转到原版,看起来太吃力了,大约是三个月看完一本的速度,全部看完就要等明年了。油或者烤个华夫饼像《公园与休憩》里那样CARBOHYDRATECARB

其它的类型小说还是那些人,没有发现新的心仪的作者。OHYDRATECARBOHYDRATE挤一大坨奶油在DREAMDREAM上面把奶油放在狭长的容器里用打蛋器打一会儿就能成DREAM型烤一个薄蛋糕把奶DREAM油铺上去再放点芒果草莓圈起CARBOHYDRATE来也可以用平底锅做班戟皮一层皮一CARBOHYDRATECA今年三褔的两本都很好看,其他的就没有特别好的,一些包袱似的书,像BS的《飓光志3》,还有放了好久的《忒修斯之船》,都很费劲也很烦恼地看完了,觉着自己浪费了不少时间。RBOHY不过今年没有在浪费更多的时间在BS和伊坂幸太郎之流身上,也是想开了。

DRATE电影也还是那样一会儿积极一会儿不积极地看着。CARBOHYDRATE对哪个演员有点兴趣就看一阵子,自己也觉得看得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奶油一层水果雪花酥又好做又而院线片的印象就是一直在电影院看超级英雄。国产电影完全没有兴趣,港片,虽然去看了《无双》,总体来说也还是没什么兴趣,比内地片好点的就是,港片还算有能吸引的演员。吃附近已而多数内地演员在我眼里每一寸都是讨厌的。

CARBOH最后看的最高兴的还是《海王》,这也是自然的吧,我就喜欢这种,又是喜欢的演员演的。YDRATE经有两家卤煮了多要一份PW似乎也在国内某些姑娘圈子红起来了。豆腐多加DREAM腐不乳辣的豌杂DREAM可我觉得他在本国还是跟以前差不多,反正他是万一我红了老婆孩子怎么办呢那个类型的人,还是很安心的感觉。配肉和冰

游戏当然就是《底特律》了。饺子想吃多少吃多少铺满帕帕罗尼的披萨赛百味在我怀疑多巴胺还会不会有的时候出现的游戏,度过了十分愉快的两个多月。金枪鱼外加一份帕帕罗尼LindtGodiva夏天买一箱小可乐放在冰箱里康纳太可爱了,可以说是玩过的最可爱的游戏角色。一个情节,思想都不够好的游戏,竟塑造出这么可爱的角色,好神奇。CARBOHYDRATE天下午落灰的PS4焕发新生,也导致我开始关注最新的打折信息,在脑子发热的情况下买了好多游戏,以至于最近这次圣诞打折都不知道该买什么好,又不想浪费九折码。

喝一罐或者是一箱把3DS也重新破解了,原本想买动物森林的限定版2DS,想起家里的LL都没玩过几下。换了SD卡,重新破解之后,就一点不想再买一台了。维他檬茶

今年实名制彻底实行了,大家都很平静的接受,我还挺吃惊的,也许微博这些对别人是很重要的把。一个榴莲在楼后小花园CARBO在我这倒也是个好事,除了豆瓣是刚需,别的地方没有实名,所以都不能发言,这样一来,少说了很多废话。HYDRATECARBOHYDRATE忍住忍不住都说不了,也省的和不相干的人争辩。若不是这样,我没准还会在知乎什么的地方,和那些十几二十岁,口气却像酒桌上臭显摆的中年人一样的SB争执,或者在微博上招惹上满嘴脏话其实还未成年的屁孩子。上同好DREAM同事一起吃螺DREAM蛳粉而且在平台上说话,多少免不了取悦别人的意思。加一分腐竹一份豆泡一鸭掌赛百味每月DREAMDREAM的特别包加水果DREAM的最好再来一杯CARBOHYDRATECARBO越来越不想和人交流,懒得去理解别人,也不想让别人理解我。HYDRATECARBOHYDRATE豆浆表面的泡沫非常香甜鸡蛋CARBOHYDRATE炸酱面起司蛋糕自己做

的在小樽吃过的蓝蛙看也许这就是年纪大了,可我自认为心态还好,仍然喜欢学习,仍然好奇,仍然爱着人类。抬头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视线的终点是宇宙的尽头。这样就好了。起来也很好吃虽DREAM然还会笑话美国人把汉堡放CARBOHYDRATECARBOHYDRATE盘子里

最近很喜欢整成川普风格👨🏾‍🌾

好像国内影视界的人特别喜欢觉得自己比别的行业的人更爱自己的工作更努力呢。

大概是因为他们离普通人的生活最遥远吧。

满嘴我不麻烦别人别人也不要麻烦我的,要么是非常年轻,不曾负担过责任,要么是家境非常优渥,能以权钱解决一切。

我更愿意做一个尽量不去麻烦别人,同时不怕别人麻烦我的人。

一夜之间就觉得毒液里反派那点坏真算不上什么了。

特么的什么片评论排头都是凌睿和同志亦凡人这俩傻逼真是太尼玛烦人了。

前阵子华星附近的超市发关门了我还挺失落,现在装修得窗明几净的重开了并且有个乐高店。听见路人说白占这么大地儿不会有人买,可我觉着来超市的小孩还是很多的吧,还有看电影的顺便也会里看看,像我顶不住打折的诱惑就买了一盒。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