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杂 (page 1 of 31)

原来goDaddy给客服打电话会直接给打折!

年轻人的愚蠢极端可能是令人绝望的,但他们是未成年或刚成年,涉世未深的小孩子,对他们产生影响的环境,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们这些成年人创造和正在创造的。而在可能比小孩子们更有能力去改变环境的年纪,一味笑话他们愚蠢,显示自己的见识,我觉着这样很像个没出息的老头子。

今天买的蓝莓太好吃了,眼看着越吃越少都快哭了。

实在不想在网络上和人争吵,但有的时候真的是挺生气的。

常觉得自己回到了小学时代,周围全是些仗着自己嗓门大仰着脸叉着腰喋喋不休训斥别人的女生。

另外,住在城里空调房的善人以为穷鬼们需要的,和穷鬼们真正需要的往往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可人家硬要给,觉得这样高兴,这就叫慈善吧。

呵呵,枪指挥党。

野兽王国的Q版可动就没有人脸的还行,有脸的都土得要命,张涵予铁人,黄晓明美队,马景涛雷神。

知乎也有有用的时候啊。解决了困惑好久的问题。

撒了金粉的曲奇确实特别好吃。

地球的力量好强大。

即使是各种焦虑恐惧,可是春天,午饭后活动不用戴帽子手套,杨树长了毛毛虫柳树染上嫩黄嫩绿,樱花桃花在枝头打折花骨朵的春天,就像一束圣光,穿过层层阴霾,照亮心底。哪怕只有一瞬间,那无法抑止的希望与生机,简直足够充满一整年的能量。

春天真好啊。

一桶烦躁

还记得是2006年夏天的哪个周末,我买了新出的《科幻世界》和北京青年报去北海的凉亭里看。大概是《三体》的第二部分连载,解决了一些问题,又出现了新的悬念,很迫切地看完了,又有点失落,等待新连载的焦灼稍微被慰籍了一点就又开始了。接着看青年报,上面有一篇文章说《无间道II》和吴镇宇不够好,把我气坏了,最生气的是,这文章印在报纸上,我不能反击回去,那时候没有饭否微博,iPhone还没出第一代,即使已经在论坛上身经百战,并且在QQ群里制作过很多套表情包,我仍然根本无法产生出把这篇蠢文章拍下来上传到网上示众羞辱的思路,干生了半天气,在自己blog上小小发泄一下就算了。

那时候是没想到刘慈欣也有风口浪尖的时候,还不止一次,觉得网易改版已经是肮脏得不得了了,完全预料不到十年之后会是怎样的恶臭。

我自己虽然不怎么喜欢大刘,可是也不太喜欢看到他被放在意识形态下各种讽刺(其实夸奖他的话也一样看不下去)。在我眼里,他是站在阿瑟·克拉克和阿西莫夫肩膀上的人,他的作品,经常是用阿西莫夫的方式,解决阿瑟·克拉克的问题。他作品中那些过于理性的冷酷,与其追溯到他的个人生活和社会环境,不如往阿西莫夫去找,就像丹尼尔和吉斯卡对机器人三定律的补充,实际上就是把作为整体的人类(集体利益)凌驾于作为个体的人类之上。

而拿着作品呈现的观点对作者的人格性格狠批深究,或者无限吹捧这样就太文革了。

无论吴京这个人,《战狼》或是《流浪地球》,我都不觉着有什么问题,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参与这样的电影,电影本身,应该也是电影人认真努力的结果,如果认同这个,就去看去喜欢,反之亦然,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可是现在围绕着这些的却是一个屎坑,丑态百出,还个个理直气壮,不管是自发还是有人煽动,都是异常恶心。

实际上并不只这几个电影,漫威DC之争也好看不了多少,《海王》下8分的时候,就有人说是漫威粉干的,而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真漫威粉的也在疯狂地抹黑。乌烟瘴气是一贯的,只不过沾上政治立场,就更臭一些。

不知道这个局面是怎么形成的,也只能自己小心着别沾上。

顺便即使是新浪微博QQ空间,我看都没有知乎那么丑恶。因为知乎的丑恶是天生的。在其他的地方,都可以和少量的友邻在自己的空间中得到满足,甚至自己一个人都可以。在豆瓣上有的友邻好几年就我一个关注,一样很认真地标注电影和书,人家肯定不是标给我看的,就是给自己当一个记录。可这样的情形在知乎是不可能的,那个地方,一个人的存在完全建筑在别人的赞同和关注上,没有这些就什么也不是。正是这样的体系,养育出了那些难看的用户,动不动”大V关注我啦!”“竟然上千赞啦”,这样的趋炎附势之相在那里竟然是日常,卑屈而不自知,还能膨胀起来。即使我一点也不喜欢豆瓣,Low到知乎这样还来对豆瓣下黑手,也真是气不过了。不过下黑手这low事儿也是挺知乎的。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