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要说这次,这边不是很怂地吃了哑巴亏吗。

🇺🇦是国际承认的主权国家,🇷🇺单方面宣布一个主权国家的一部分独立,并派遣军队维和,这对应的可不是🇨🇳收复🐢,而是🇺🇸单方面宣布🐢独立并且出兵吧。这边肯定不能去支持分裂他国领土,又不敢得罪毛子,也不能让人民看到自己有多怂,网络上舆论是这样反而让他们没那么丢面子吧。

普京奥运来的时候大概半点口风都没漏,闭幕式上还在为他们祈求和平,现在在🇺🇦的中国人都跑不回来,就是这样的盟友。

在豆瓣上看到,这个月的马蒂斯画展也办不成了,他们高等白人近亲通婚搞出来的破事,反而这边还要在国际舆论里陪绑。人民也是合作得很,那边的事管不了,眼前的人还是可以骂的,难得打一次仗,又可以给大家展示想象中的我自己了。网络上一夜之间被冠以圣母,纳粹,傻逼称号的人恐怕比🇺🇦的人口还要多。

但能这么骂来骂去说明肚子还不饿,心里糟心的事还不多吧,祝福他们能一直这样。

每次梯子失效都会暴躁起来。

也不想多说,还能说什么呢,虽然都是能解决的,可为什么我们就老得解决这些问题呢

这两天特别是晚上,豆瓣特别的慢,是因为放假值班的审查员也变少了所以需要以页面难以加载的方式减少发言数量吗?

一直以为Windows Essentials死了就死了,原来Live writer一直在Open live writer这个分支上存在着,还是开源的。

认真地去探讨为什么南京大屠杀在国际上像没有纳粹屠杀犹太人一样被广泛承认并且试图提出解决思路的回答也能被诬告为洗白南京大屠杀,白纸黑字的意思真的看不懂吗,他可能说的不完全对,可是上来就一顶大帽子举报。

原来觉得鹤顶兰那个人虽然有极端和自负的一面,但人还蛮好的,但是越来越感到那点好,或者说人情已经不在了,不只是他,很多过去是朋友的人,不管站在那边,都渐渐变得只有立场没有人心。

也不知道我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大概也和以前不同了吧。

过去看战争相关的东西总会想,人是怎么异化成这样的,没想到我会亲眼看到这个过程。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