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杂 (page 2 of 34)

不合时宜的笑话:

我也搜过古格拉这个古格拉那个,结果一片空白,以为都被屏蔽了。

今天才发现这个词是古拉格。

觉得现在在互联网上已不太容易看到真正的讨论和辩论了。 A提出一种看法,B反驳他,但说话的对象并不是B,而是围观的人。并不是让A看到另一种说法而加以讨论,而是要让旁观的人看到A是一个SB,并且为自己树立一个正确幽默博学等等等等的形象。

可能只有在人身攻击,骂街的时候,话才是真正对对方说的。

而可怕的是,这种交流方法好像已经延伸到真实世界了似的。

好像图片回来了,长出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

但还是要备份和重看时轮。

不想在豆瓣上发泄情绪可是我真想操阿北他大爷。

不声不响地把笔记转成书评,图全TM弄丢了不说,还NM给换成了屎一样的垃圾图片。

我一年多伴随着时轮的喜怒哀乐全TM给毁了。

制作图标和地图标志时给每个角色不同的颜色以区分,还要细选Mat的乔丹绿,Eg的翠绿和普通绿宗的普通绿。在起点终点之外推测角色们的行进路线,用不同的线条区分不同的行进方法…

那两年我所有的热情和精力都给了这些笔记,现在却被豆瓣的傻逼们换成了垃圾。

当时都快哭了。

除了脏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本来我是对豆瓣没感情,现在有了,我真是憎恨它。

最NM操蛋的是,诅咒豆瓣关站之类的话老子还说不出口,因为老子还想要点原则。

我甚至还不能彻底解除对这个狗屁网站的依赖性。

真是太讨厌了。就想老老实实享受点小爱好还总会有各方面的铁拳打击过来。

真是太讨厌了。

怎么豆瓣上到处都在转“如果你小时候被霸凌”那个破玩意儿?糊弄不看书的人的强行总结哗众取宠在一个读书网站被转得热火朝天,还好些补充的。

抖机灵真是个特别讨厌的风气。

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

在欣赏上的差异能有多大呢,看到这个推荐去听了一下,讨厌到产生了生理上的恶心,就跟听王菲那首时的感觉差不多。

每次看到戴AirPods的人都会觉得他耳朵流脓了。

在ins上翻以前的照片发现总能记起拍照的时候在听哪本有声书。

听见中央台的播音员把刘慈欣念成刘欣慈…

在袋子里怎么摸都能摸到一个盾,觉得肯定没错了结果是奇异后脑勺扣个钥匙环,还冲我比手势…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