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杂 (page 2 of 30)

也不知道《百年孤独》人名难记是那个傻逼大V带起一帮傻逼跟风的,这要都嫌难记那干脆不要看外国文学了。

风太大了,中午买了个棉背心出来顺着风走觉得自己像是在遛优衣库的纸袋子。

可能习惯了青轴扰民的啪啪声,觉着红轴手感好肉啊。

打卡。

他们不关心时事,不关心事实,不关心人,不关心生命,只是每每为能再一次展示自己的屁股而兴奋至高潮。

不管生活美好与否,世界自有她的美丽。

OsX上固然是有很多不错的应用,但系统本身就尼玛一坨反人类的屎。

看着地铁入口那群吊儿郎当或站或靠的安检员,就想,如果其中有个站得笔直,规范认真的执行安检的年轻人,会发展出怎样的一个故事呢。

惰性还是很可怕的。

以前早上拉屎时都要看书,最近用这个时间看电视剧,昨天电视剧看完了,今早就有些失落觉得看书太辛苦。

我实在是马虎成性啊。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