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杂 (page 2 of 36)

感叹自己糊里糊涂地见证了编年史的结束,却来了个编年史F。

在觉得焦虑大概无法好转的时候,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安慰,真是好神奇啊。

现在的环境下,人对信息的获得相对以前是比较主动的,会去看自己想看的东西而屏蔽掉不想看的,对某一条新闻的追踪,可能也是到自己满意的节点为止。比如如果希望或者相信某件事是真的,那么转发一下就结束了,反之,可能就会追踪到辟谣出现为止。

所以微博虽然烂,倒还是更愿意从那里得到新闻方面的信息,豆瓣和知乎的人太趋同了,反方向的声音很难发出来,自我认知也太高,一边倒,向哪个方向都挺讨厌的。

反正在豆瓣是一点也不愉快。最近书和电影也不是那么想标,在看的东西耻于和别人分享,以前觉得是刚需的一些豆瓣的功能似乎变成有没有都可以,应该算是朋友的感觉,也越来越多的变成了错觉,说不准真的渐渐就会不再去了吧。

完全为了轻松无脑的愉快而看的关八躲避球,竟是在泪水中结束的。

有点想吹嘘自己在十六年前发明了表情包并曾经赢得了多场斗图的胜利。但顿时觉得这就是秃顶啤酒肚老伯吹嘘自己年轻的时候是飞车党那种悲哀,而且就算不和摩托比表情包也一点不酷…

我觉得别人的妈和大爷都不该乱操,非要说不如说Fuck me。

还是有点震惊的,举报AO3这种事,在任何一个健全正常的地方,都不可能成功,而在这里却成功了。而且大家都默认觉得这样的举报是能够成功的,去骂举报者不该破坏规则发射赵弹,而很少有人去说赵弹对存在本身就是错的。

所谓举报,本来是个人无法对抗集体,弱者无法对抗强者的时候使用的武器。性骚扰下属的领导,压榨学生的导师,贪污腐败的官员,压榨员工的资本家,他们才是举报该针对的。不管在哪个团体, 背后打小报告,诬告陷害的总是会有,而把正常的举报机制变成这些人趁手的武器,让好人得不到保护,小人屡屡得手的又是谁呢。

举报者和偶像并不无辜,但把炮火完全打在他们身上,还是只敢骂能骂的人。封AO3是迟早的事。想想为什么这个圈子的人会转战AO3,还不是因为他们在国内的地盘早给刨了。现在有了肖战这个事恐怕是上位者们非常乐于见到的吧,你们自己斗去呗,什么事过两天也就全忘了,一两年之后AO3是什么都没人记得了吧。

Tomorrow

也不知道三月一日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会不会到明天真的再也访问不了这里,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是不是真的其实也没多大区别,以现在这样发展下去,只是明天,后天,几个月的区别。或许可以安慰自己说到时候总是有办法的,可为什么就得过总要去找办法的日子呢。成天这个辱华那个辱华的,那个辱华的比得上那些认为中国人比起外国人更加分不清真相和谎言,上外国网站只会被骗而不会表达自己的观点展示自己的生活,认为中国这块土地上不配有宝可梦的人呢。

如果这里不能访问,也不想在任何国内的站点上开始了,这些年形成的习惯,即使在自己的地方说话要习惯了小心翼翼,用一些缩写之类的,实在太讨厌。

这么长时间在家,除了工作,最多的时间都用在《创世小玩家》里,孜孜不倦地给村民盖房子整地,建造福利和娱乐设施,每每辛勤工作到自己马上要饿死了还没发现。以为可以好好看书和电影,每天也都下着这样的决心,却基本没看什么,看书看电影这些事,虽说喜欢,还是很费心费力的,需要认真地,在一个好的心境下做的事吧。看的时候不能避免胡思乱想,闷闷不乐地也不能享受到多少东西。

最后居然是看关八躲避球让心情放松下来,真是好神奇,在正常情况下绝对不会看这种东西,怎么都会觉得是浪费时间,竟然一边想着这些偶像要按照人设生活真是残忍啊,情节和个人性格明显是设计出来的嘛,一边觉得压力好像真的变轻了。因为日本通俗文化发达,高中同学时的设计信手拈来也是一个原因吧,但也得承认无脑综艺并不是一无是处,能让人开心,哪怕一下,也是很厉害的吧。

因为担心下个月的事才强行上来表达,按说现在应该写点有意义的东西,可是也想不出什么有意义的,生活就是这么没意义。不管多么没意义,如果想说的时候就能说出来,那这本身就是意义吧。

今天新闻联播昂扬的气氛,让我的焦虑达到顶峰。

都是受害者分NMB的三六九等。

这两天辨别一个人的发言是不是在带节奏的最好办法,就是看他说不是说别人在带节奏。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