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西片

外国片

犹豫过一下晚上的时间打游戏还是看电影,游戏重复动作的时间很多,一两个小时未必能有什么进展,而看电影十有八九又是一部特没劲的片子,两样都可能会让我带着浪费了一晚上的懊悔入睡。

遵循习惯选了电影,果然是这样的。

现在的电影怎么都这么没劲呢。能不能别老觉着自己能讲出什么大道理瞎费劲了。演员还都算喜欢更觉得浪费。几天里都不想听到提琴的声音。

睡吧。

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下的《战争幽灵》,一看标题还以为是个比喻,好奇自己为什么要下一部演员基本不熟的二战片,看了一会儿发现不是比喻真是个鬼片,更想看下去了,因为鬼片不是爱看的类型,肯定是为了某个原因才下的。

而且也觉得很违和,为什么要用拍中东反战片的方式来拍一部二战片。看到最后.哦,原来是这样。谜题解开了,但也并没有让电影变得更好。

前面的吓人方式,还算挺对胃口的,明明白白的放在镜头里,抓痕啊,无声出现在背景里的影子啊,就像很平静地说,这儿有鬼。都没打❗️。

谜底一揭开反而觉得没什么了。这些人的状态虽说有点吓人,可是太具体,而且布景也很廉价,旁边又站这个比利赞恩—有他出现,立刻产生草台班子感。没有恍然大悟的痛快感,反而变得一点也不可怕。

鬼片也越来越不好拍了吧,普通地吓人没意思,结构真搞出意思来也难。


就记得讨厌道尾秀介,《向日葵》说什么的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可能也不是什么值得记忆的书。

好像还研究过他到底算是有心还是没有心,看《不可以》的时候又想了一下,觉得他不算太有心,虽然比伊坂幸太郎把放个屁在礼物盒子里装饰好了捧给人看:我这么华丽美好的心灵给你看了哦,还是稍好一点。

但可以遮遮掩掩的表达方式还是太讨厌了。

诡叙是为了什么,放照片又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为要表达的主题服务,如果不是为了提高表达的效果,只想让读者说句没想到啊,那也就只是个游戏了。

而且还是社会派的题材。倒不是社会派不能创新,社会派本身就是创新,而是,创新和小伎俩还是不同的吧。

搞噱头的书,也确实是没几本有意思的,也可能是写不出意思才会搞这些。

厌食

按着字母顺序消化去年下的电影,大前天看了Boss Level,昨天看了个Copshop,导演都是乔卡纳汉,主演都是叉骨,猜想今年他们会不会再来部D打头的。

也许这就是当今的录像厅电影。好看也算不上多好看,说没意思吧,也有些有趣的段落,刚出的时候大家也能开开心心地看完,过些时日变成了暖场的片子,如果正式放的不好看,会有人喊不如把刚才那部放完。要能是奈飞出的就更完美了。

罗素兄弟那部可真不行。我也不知道是他们拍的,一直就像这是什么新人导演,拍的什么,前半部以为观众是瞎子一样,一直唠唠叨叨地讲些画面上能看到的事情。各种假深沉,空洞地抒情,说是反战,看起来打不打仗这两位都能给自己作成毒虫。荷兰弟画个憔悴装,倒看出来他也是个英国猴子长相,可也不像大人,可爱现在已经是一个包袱了似的。

看完了才发现导演是谁。妇联好不好是有争议,可是《美国队长2》是真的好,当然还有废柴,即使主导是丹哈蒙,在一间休息室里,通过声音和镜头体现出奇幻世界感的是他们的能力吧。而且他们偷偷把Greendale的人安排进了妇联世界,让我觉得这两兄弟的核心肯定是可爱的。

电影拍成这样可太不可爱了。

豆瓣上有人觉得他们和荷兰弟一面和马丁斯科塞斯吵架,一面反而更像表现自己也能拍真正的电影,也许真是这样吧,要这么看迪士尼,漫威,还真是粉碎机了。

尚都

埃德加怀特,算不算变得不好玩了,他倒不是忽然变成这样的,也没有太大的意外。人总是会变得嘛,二十多岁的时候,说着永远都要爱的事物,现在还剩下几样呢。只是,改变的后面还是那个他,和这个人的心在哪里还是不一样的。

他是直男这一点好像也没有变。

想讨好所有人或是像冒犯所有人也分不清楚。

满街的鬼影就想这是在迎合男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吗,可为什么这些男人是怨鬼,难道说…还真是难道说,所以意义在哪里呢。要反抗就cult到底啊,最后还是为强奸犯讨回公道,还无端端坑死个好人。到最后也就想,六十年代真不好啊。

手法就,还就是那些吧。并不是很令人欣喜,有镜子存在的场景可以说是失望的。现在也不怎么喜欢被老歌填充的电影了。

而且真讨厌安雅泰勒乔啊,她是不是只会刷了小聪明洋洋得意这一种表情,单调得吓人,而且跳起舞来五大三粗的,唱歌也不好听。抛开性剥削的部分,我看到她面试那一段还想,这样就想当头牌这不就是走后门嘛。啥啥都不行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吹捧她。

另一位女演员的感觉是,为什么她没演过韦斯安德森的电影。

猴子男朋友虽然丑,五官乱动倒是电影里最有喜剧感的画面了。

Truth

现在对韦斯安德森的感觉应该叫,讨厌不起来吧,知道他可以更讨厌的,也就到这个程度了吗,讨厌都不过瘾。

想起不知道是不是真喜欢的的时候,那举起的拳头,让我觉得如果不喜欢他大概是不好的,现在《法兰西特派》的第三部分证明了,拳头的假的,就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些表面的自我陶醉啊。

虽然封面可能会很好看,他要真去做杂志也不会有什么意思吧。

可我真喜欢蕾雅赛杜这种长相,除了《碟中谍》看过她的角色都很烦人,可就是喜欢看她这个脸。见过讨论基努里维斯帅不帅的,说以他的演技,地位一直能保持这么多年你说是为什么。我对赛杜也是这样的感受。

汤加

缓解一下情绪。

没做什么预习的情况下看得《永恒族》,看名字还以为说的是一些比灭霸还厉害的人,看完就觉着,为什么不好好拍x-men呢。

之前听到过关于原子弹的争论,不说动机,但说这个情节在电影里倒没那么不合理,说为什么黑奴被贩卖,日本人到处屠杀的时候你不哭,可这些罪恶,有几把石斧子也能做到,而原子弹则是实实在在利用最科学的巨大发展大量杀人了。没那么不合理,幼稚也是真幼稚,看了几千年,都搞不清人类是个什么操性吗。

和电影最讨厌的地方相比,这只是个小插曲。

殖民主义的思维方式,实在太恶心人了。

看的时候我还想,电影的想法好矛盾啊,一会儿自恋的要命,全宇宙就我们人类感化了天神的使者,一会儿又自卑的要命,人类历史上美好的创作,都是外星天神帮助下做出来的,单靠人类自己可不行。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创作者是白人的思维方式吧,虽然其中好多人并不是白人。其实类似的思维,在以太空探索为题材的小说里看到的太多了,与不同的文化接触的时候,嘴上说的再好听,心底里还是觉得自己是更高等的,即使现在不搞打打杀杀那一套了,还是认为自己的输出是在传播文明,而一旦对方接受了这传播,很快又会后悔,以前那纯朴愚蠢的小宠物们哪里去了呢,是我不好,我不该改变他们的生活啊。侵略性,掌控欲都特别强,还一副恩主嘴脸。电影里对地球历史的断片的表现方式,和非幻想类电影里”善意“表现第三世界的方法完全一样。

所以说政治正确也真是虚伪啊,那些不正确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有色人种会被歧视,而把少数族裔,LGBT捧上来,在某些人心底里,有没有高高在上施恩的意思呢。

主角的演技不好,气场也很低,人倒是挺多,总有几个看着还行的。从《敦刻尔克》那会儿就有点在意的脚跟,朱莉在里面也挺好看的,印度小哥(其实是巴基斯坦小哥?)也挺可爱的。可惜电影本身太没意思了。

第一阶段结束后的两部新英雄都有这种感觉,游离于生活和人之外。妇联的时候还是有人气的,托尼史塔克的生活固然远在普通人生活之外,但他的想法,他面临的矛盾,都是普通人可以共情的,更不要说布鲁克林的史蒂夫,即使是生活在古典剧中的托尔,也免不了要落入凡间。而尚气和永恒族这两部,在角色的塑造和发展上,就总有一种,这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这些人和我们不是同类的感觉,与其说是英雄,不如说是神。原来DC一直有这个问题,现在要世界大同了吗,反正漫威也在电影里直接cue超人蝙蝠侠了。

Annette

要不是因为司机我大概不会看这个电影吧,看了也多半看不完。看豆瓣上打四五星的短评没几句人话,就是给喜欢这么说话的人拍的。

一开始还以为马良也是主角呢,还很奇怪为什么给司机两场秀的时间,却没给马良多少唱段,演到一半她死了又觉得前面的时间太多了。既然只是司机的角色的《泄密的心》,前面真需要那么多的另一个人的视角吗,反而像是为马良加戏了。而且很长,唱了很多,觉得也没表述出什么,发展到后面就因为司机是个坏蛋,但在两个人的关系上感觉不到互动和冲突。

什么隐喻啊,象征啊,俺也不是完全不懂,使点劲,查查资料没准也可以说点什么各个歌剧死去的女性都映射在马良身上,司机脸上的印记代表了什么之类的高级话,可是真没意思啊。觉得这种电影,和特别商业的商业片思路是一样的,就冲着某些观众的点拍,导演自己投入的算计多,还是感情多,也很难说清楚。在电影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有目的的,而正因为如此,感觉不到生气。

不过他把司机拍得很好看哦,即使那两场很讨厌的秀。

《人之怒》是不是新冠的受害者啊。虽说到第二章就有不好的预感,一整给亲人复仇十有八九好看不了,但是总觉得后面应该有个,至少是小小的高潮吧。就草草收尾了,前面出现的角色铺垫全没用上,郭达拽了吧唧地当了好久保安屁也没查出来,还是内鬼自曝身份的。我喜欢麦卡兰尼和杰弗里多诺万,不想看他们被讨厌的郭达杀死,不想他们内讧一下就都死了,报仇的对象也挨了几枪就死了,郭达查线索的时候牵连到的几个人受的罪都比他大。

可说是新冠的原因吧,剧本在开拍前应该就有了吧,看起来动作场面也都拍了,拍完了自己看一遍真的能接受这样一个故事。

可惜我喜欢的演员难得和看起来很厉害的导演合作,一定很期待吧,拍出来却是个很容易被忘记的电影。

我才不管

把司机这歪脸丑八怪拍这么帅就一定要看,还要买一个月prime看。对他的喜爱被瘟疫打断了都还没花过钱…

虽然要不是他演的这片儿一看就各种讨厌😅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