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西片 (page 1 of 23)

外国片

今年日常拖延,看一部电影至少需要两天,多数电影不好看,第一天看过一半之后第二天不要说继续看,打开下一部的兴趣都没有。《21座桥》看到一半扫了眼时间,怕一晚上看不完,就算是很难得了。

而这又是一部毫无悬念的片子,剧情发展毫无出人意料之处,角色出场不久,好人坏人,可能做什么事全可以想像出来。

但是一点也不闷,一个半小时片长,和以前港片长度差不多,案件发展一点不绕弯子,该怀疑就怀疑,该动手就动手,枪战追逐该有的都有。不拖泥带水,一直抓着观众的传统拍法,老套是老套,但是能吸引人看下去,已经可以满足我这个程度的观众了。

我又很喜欢看陛下。

不敢在要什么自行车了。

片段

好多人,好像主要是国内的fans,或者B站的,都认为鸭蛋是社恐,我一直都看不出来。社恐怎么敢在镜头前表演,怎么当演员呢,他以前还当过推销员,还上TED吹嘘过自己。看访谈什么的,说话是有点啥呵呵的,可远远没到交流困难的程度,还有很机敏的时刻,也不太像一和陌生人交流脑子就会空白的样子。

会让人有社恐的印象,是因为他长得太像常年宅在家里的人了吧,特别是露出耳朵的时候。

而且现在大家都觉得社恐很萌,愿意给他加上这个属性。所以这个社恐,大概不是指的真正社恐,而是在想象中很可爱不痛苦也不招人烦的社恐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对演员的喜好变得肉欲横流,以前爱观察演员那里演的对,表现是符合常规还是独辟蹊径,表演方式动不动脑子之类。现在变成,这个演员好…好…好性感啊…

离别七日情》一类故事一直都有人写,因为喜事或丧事聚在一起的家人,挖出旧事,矛盾爆发,要么治愈喜剧,要么懊丧悲剧。这一部是一群电视演员演的喜剧,不新鲜却又操作成熟,加上只是为了演员看的,因而非常轻松。

鸭蛋司机在里面还特别可爱,而且是有些意外的可爱,表现出的气质却老让我想起《神奇四侠》那个时期的克里斯埃文斯,被家人溺爱,没心没肺的帅哥小年轻。他明明那么丑,却给人以充满帅气的活力的感觉,也不只是我喜欢他才这么想的,还是真有这么帅。

《沙漠驼影》不怎么好看。对主角不是很认同,寻找自我或是别的什么是自己的事,可因此死了两只骆驼一只狗,对动物来说真是无妄之灾了。而且讨厌媒体也显得很故作姿态,有导游带路,有小伙子在无人区一路送水,自我标榜无畏自由,看不起普通游客和记者,最后还是归于写游记赚钱。

而且电影都没给骆驼什么情节。

米娅和原型长得很像,而鸭蛋司机则是看到了原型才意识到他在表演时流露出的一些没怎么见过的神态是为什么。

米娅应该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我一直不喜欢,而鸭蛋不是最后却很着迷,是为什么呢。另外我是不是理解女演员的表情有障碍?

DAS

星战9结束后,看到有人说,这下前传和正传的粉丝可以抹平隔阂,一起来黑后传了。想起我对前传除了讨厌的感觉,几乎没什么印象。无论传奇还是正史,使用过前传设定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一头雾水的状态。像皇帝,我只知道他是皇帝,不记得他叫帕尔帕廷。

想补习一下历史,也希望印象的转变不知不觉地发生,也许对十几年前的电影会有新的感觉呢。

完全没有,而且一点点回忆起为什么不喜欢到十几年来一眼都懒得再看的程度(正传每年都要看一两遍)。

星战9皇帝复活,很多人的不满在于,吃掉了安纳金“天选之子”的设定。而我则完全不记得有这个设定,就记得他是个充满痛苦的老人。原来这真是前传的情节,也不知道是当时没好好看还是太不喜欢直接选择遗忘,魁刚验血有印象,清净受胎,向宗教上引导,忘记了是件好事吧。

和原力,绝地相关的其它事情,也都给蒙上了宗教和神性的气氛。负面情绪和原力的黑暗面的关系被简单化了。

绝地武士不会悲哀,害怕和愤怒吗?我觉得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按我的理解,绝地的修行,不是摒绝人类的感情,而是不让负面的感情驾驭自己,不会仅仅因为仇恨的冲动而拔出光剑。但乔治卢卡斯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让所有绝地大师,包括尤达师父在内,傲慢地说,你不要害怕,你不要仇恨,什么,你爱的人快死了?有什么好怕的,她是回归原力,你应该接受这件事。绝地甚至都不能结婚,他们不结婚能有什么意义呢,无非是,结了婚会牵挂家人,由爱固生忧,由爱固生怖,产生不健康的情绪会倒入原力的黑暗面。

我的理解什么都不是,卢卡斯才是系列的主人,他所定义的原力和绝地武士是这样的,怪不得这些年听到May the 4th就会觉得很厌烦,而且一直认为原力就是黑暗与你同在。

电影本身拍得好不好倒无所谓,演员实在缺乏魅力对我这种看演员的观众影响特别大。后三部的演员也是不够好看,但是亲切机灵。海登克里斯藤森可就真的不行。他的帅并不是能够作为演员的那种帅,很难想象这张脸上能表露出任何深刻复杂的感情,就是一张肤浅的帅脸。也许他本人有深度,对角色有认识,可脸不具备表达的能力, 这种长相演电影反而是有天生劣势的。

娜塔莉波特曼则和其他童星差不多,成人般的美丽和神态展现在少女的脸上,仿佛充满灵气,而等年龄和神情相符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普通。她本身又没有斯嘉丽约翰逊的活力。

最愉快的地方,可能是发现克隆人士兵都长着海王爸爸的脸吧。原来因为王学圻特别讨厌这种脸,后来发现我讨厌的不是脸是人。这成千上万的,看起来很赏心悦目。

看到最后发现C3PO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洗脑了,机器人有自我意识,却没有人权吗,奴隶都算不上,这是被当作东西对待嘛,非常讨厌。

所以我是正好相反,看了前传之后,后传仿佛没有现在那么讨厌了,怎么乱七八糟,也总比闹成高高在上的贵人游戏要有意思啊。

Ugly

作为一个革命青年,对DC是越来越不喜欢了,他们总喜欢诋毁和丑化革命,在《黑暗骑士崛起》来过一次,《小丑》又来了一次。可能现代英美人经历的革命主要是黑哥们防火抢店,他们以为革命就是这样了。

电影和想象的差不多,不是仅仅好似好坏,而是哪儿哪儿都差不多,知道演员下一秒会怎么演,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情节。对侏儒开门的段落比较有好感,只有这一点是不在预料之中的,也拍得比较有紧张感。

即使不是商业片,仍然是完全依照模板拍出来的东西,毫不新鲜,毫无惊喜,这个能叫”电影“吗,我也不太觉得,既不反应真实,也无法给人以游乐园的快感,只是导演的一次成功的投机。

导演以前还是拍喜剧的,竟能这么不好玩,看电影时好多愉悦都来自于电影本身的愚蠢,比如小丑被人殴打,被人栽赃节,土得像粤语残片时代过来的情节。

对角色的消费也很恶心人,我一个成天觉得韦恩家族应该被打倒的人,看到那一幕都觉得特别愤怒,不是对电影中角色,而是对电影本身的愤怒。

凤华金的表演,我也不是太欣赏的来,不好玩,可以预料,而且特别能看得出他在演,甚至都有了抽离感。也许这也是一种风格吧,反正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而且他的眼睛不好看。

脸长得好不好倒是其次,我还是喜欢有点天真无辜气质的演员。小时候觉得《法国贩毒网》是个老头子演的电影,现在看,四十岁的吉恩哈克曼,流露出小男孩般的执拗,真是太迷人。华金就是,可能演得也挺好,但没这个可爱的气质,就不太能吸引我。

德尼罗就很好,很自然的就是角色应有的样子,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惊喜似的,大概因为自然,看着就非常舒服,特别是在这部电影里,别人都不太自然,就显得他更好。

《星际探索》是个很神奇的片,看的过程中一直在想是该喜欢还是不喜欢,到结尾决定不喜欢。

对太空的表现很复古,  去月球降落的方式是弹出的登月舱, 月球车的形态很上世纪,这些不是很科学的怀旧,我还挺喜欢,电影缓慢的节奏,路途中一次次不太合理的遇险,男主角不停的心理报告和自省,更让我好奇这一切是为了做什么表达。

结果也就是觉得皮特那个角色挺可怜的,不小心卷进这件事的人也很可怜。而宇宙之大,没出太阳系就这样了的人说什么世界上已经没多少我们这种人了,这份自恋更可怜。

怀疑多数电影创作者,对科学,对宇宙的探索,都是没有真正的兴趣甚至反感的,包括库布里克,诺兰。也就《超时空接触》还行,仍然远比不上原著的气度。

还不如看星战漫威。

但迪士尼的指导之下,星战已经完蛋,漫威我看也快了,还好第一阶段已经结束,怎样都没那么所谓。

S

迪士尼的星战三部曲就这样结束了。

太好了,虽然不太可能但是希望他们不要再拍了。

和看《原力觉醒》时的忐忑相比,这次一点担心焦虑的感觉都没有。第七部看得特别难过,第二部尽量当AU看,心情也不是很好,真正能够释然,是看了《索恩三部曲》之后。即使被官方强行从正史变成传奇,但我更愿意相信这才是星战老三部之后发生的故事。

新三部中的三位老主角,一部一个地死掉了。 星战4的副标题是“新希望”啊 ,在新传中看到的,却是韩和卢克终生逃避,莉阿公主几乎一事无成,尘埃落定之后,绝地只剩下光杆儿一个,比老三部结束时还少了一半。

而《索恩》中,欧比旺的英灵离去之时对卢克说,你不是最后一名绝地,你是新一代绝地的第一人。

认可哪个,这还用说吗。

对老三部的消费都是打着算盘的,福伯年纪最大,怕他坚持不到后面,所以首先弄死,但没想到费雪却忽然去世了。说什么不消费费雪,在《侠盗1号》和9中出现的年轻形象又算不算消费呢。对老三部的感情很深,他们的架势有些是很难招架的,秋衣听到公主去世的消息发出悲号的一刻,我确实也不能自已,想着三个朋友一个一个地离开,他心里该多痛苦,眼泪顿时就涌出来了。但同时心底还是不服气,这是在利用我的感情, 不能拍出差不多好的东西,便拿情怀炒作,前些年的港片里这种烂事看得太多,眼泪是眼泪,实在厌恶这一套。

有很多和妇联,以及其他大规模电影同质化的地方,但比起妇联,新三部的故事构造又太不认真了。老三部的故事也没多好,可胜在淳朴,人物加成又特别高,同样是关系混乱,同样也是中途改设置,韩,卢克和公主三人能撑起非常爱,但又没想好是哪种爱的关系,瑞,波和芬就变成一团乱麻了。波和芬写得又特别不算上心,连他们到底想追求什么,要克服什么都一直没说清楚,这还是主角。

要说收获,就是认识了亚当司机吧。开罗人是个特别不招人喜欢的角色,剧本的懒惰,也让他背上了很大的锅。老三位直接或间接因他而死,所有的绝地都被他除掉,光剑还那么丑。其实不用说这么多,但是杀死韩这一条,已经是绝对不可原谅了。

所以能不被这个讨厌的角色限制住, 司机还真是个非常迷人的演员。

他现在这么有名,即使不看星战,我也迟早会认识他吧,所以也不是星战的功劳,这三部曲还是一无是处啊。

周末

《爱尔兰人》,本来不太想看,因为实在太长,用晚上一个小时多点的玩乐时间看,几天下来都得变成电视剧了。而且我怀疑自己现在没那么爱看电影,不能坚持三个多小时。

结果礼拜六下午就看完了,发觉自己还是喜欢看电影的。这就是电影的魅力吧。

那么多人,谁是谁经常也是晕晕乎乎的,可能得再来三个半小时才能完全弄明白,但这并不急切却暗含张力的叙事手法,一些镜头里的小调皮,看似缓慢却暗暗配合着主角心情的结尾,不知不觉地还是吸引着我。和《好家伙》比较什么的我也说不清楚,要让我从有理有据地讲那儿好,那还需要再仔细看看,但笼统地说,看完之后,我确实理解了,马丁·斯科塞斯前一阵子想说的是什么意思,是怎样的电影了。

但是我觉得他多少还是堆错了对象,我觉着现在商业电影不思进取的罪魁祸首是迪士尼。

一直不知道小女孩喜欢爱莎,是爱她独立且有强大的力量,还是因为她的裙子好看。后来是迪士尼自己通过第二集给出了答案。

假如宣传种族歧视,军国主义能赚大钱,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拍吧,也许还会拍得更愉快,因为内在气质更符合。

这个公司真是坏到根子里了,所以才能拍出《大梦想家》,把资本对作者的碾压不太粉饰地当成梦想的实现和对作者的救赎来表现。斯科塞斯把矛头指向漫威,实际上妇联宇宙还是为超级英雄电影带来了很多新意的,而抹杀这些新意和趣味的的,就是迪士尼。

可不就是主题乐园吗,迪士尼就是做这个的呀。他就是要把一切属于电影的变成主题乐园。艺术就不要说了,情怀,谁相信有呢,算计倒是看得一清二楚的。更恶心的是,满口孩子孩子的,把利益,剥削等等一切恶心的东西都埋在虚假的温情之下,那些员工怕破坏孩子梦想连晕倒都不敢的故事,背后的公司是多么冷酷狰狞啊。

也看了《婚姻故事》,完全是因为亚当司机看的。美国知识分子婚姻内外矛盾题材的电影我一直都觉得就那么回事儿,也没什么共鸣,虽然这种电影往往很能体现时代思潮,对时代思潮一样没什么兴趣。电影本身似乎有个暗潮到迸发的过程,可还有个劳拉邓恩,演员本身我倒是蛮喜欢,角色就真是又吵又夸张。

斯嘉丽约翰逊大概算是发育得最好的童星了吧,我觉得她在镜头前很好看,只是女演员的演技我完全不会辨别,所以只是觉得很好看。对亚当司机其实我也不太能判断,只知道他是特别容易让我有好感的那类演员,否则也不会那么深仇大恨地认识,现在却非常喜欢了,他那个脸做各种表情,我都非常容易被触动。电影中的表现很能打动我,唱歌从半开玩笑到动感情的那一瞬间,心给挖了一下似的,这也就我对演员得所有期待了。

EDGE

有时候就像我是不是心态也没那么年轻了,最近觉着好看的东西都挺复古的。

侦探题材的小说和电影,能不能猜到凶手和作品的水平是没什么关系的,否则就没有能看的了。实际上作品越是“本格”,越应该可以猜到凶手,因为这样的作品会公平第把所有线索呈现出来。也就是因为公平的侦探小说越来越难写了,才会有从诡叙到是鸟干的等等各种高级的或者劣质的干扰因素。

所以说能一丝不苟地交代线索的《利刃出鞘》真是很难得。

更难得的是它并不很忌讳被猜到凶手。无论从经验,演员表还是推理想出凶手,都不太会影响到观看电影的感受,因为电影的节奏感很好,并不是一个谜题憋到最后,中间各种故弄玄虚,而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印证。这个过程中有趣而且有意义的细节,让电影一点也不枯燥。

而且这一切能以电影的形式,用电影的语言表达出来,看着是老派传统,其实做到这样工整而好玩是挺需要功夫和技巧的吧。

虽然有非常明显的政治映射,可是坏人为钱杀人,好人行善获救这些很老土的情节,比起酒鬼独立女性,苦大仇深凶手等等倒显得异常清新了。

导演本身应该是喜欢看侦探小说的吧,他以前拍过的电影,风格最好的就是《追凶》,虽然问题不少,可是比他后来的电影诚挚得多。把《星战》拍成那个样子之后,现在算是回来拍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上回看《终结者》的时候,觉得,如果要拉丁两河,不如让露娜来演Mat,这回也有这种感觉,让这姑娘来演Eg,不是比现在那个好多了。当然是不可能的,露娜或者阿玛斯,虽然不是大演员,也只是在大电影里不算大演员,根本不是亚马逊随便拍的电视剧能大量请来的人物啊。能有个裴淳华都挺意外的了。

REV

几乎包场看的终结者,虽说是工作日,也上映了一阵子了,也还是有点感慨,这可是以前最抢手的录像带啊。

我觉得卡梅隆一直都是很尊重和崇敬女性的,异型2里有端着大枪的豪爽女子,莎拉康纳本身也是强悍不屈的女人。所以是否一定要用全女班来表达女性主义的立场,是否需要剥除女性作为母亲的一面。让这个女孩子也生救世主固然太可笑了,但影片看起来不紧紧是为了避免这种可笑,而是对莎拉当年作用的反思或反对,我觉得还是有点刻意。

而后启示录时代的强悍女性设定,我也仍然是觉得不够合理的,还好电影里用人体改造弥补了一下。

很希望终结者能结束于T2,故事在那个时候已说完了,而且达到这个高度,后面的续集无法超越,就容易趋向保守。而这些年的重拍片,续集也都是非常保守的,不保守也就不会抱着旧的东西不放了。

但观感到还不错,毕竟是一套成熟的系统了,而且本世纪外国片的动作水平比上世纪提高非常多,90年代末香港电影人去好莱坞,自己和香港电影本身不一定获得多少益处,但对西片的动作思路可能还是有不小的影响吧,再加上西方电影人本身的技术和科技…

州长老了之后样子越来越随和,我现在看到年轻的他还会反应一下,原来以前他长得这么凶啊,难怪那时的电影都被加上魔鬼二字。而琳达汉密尔顿,以前觉得她像个老太太,现在真是个老太太了还挺帅。这个电影里的主要演员我都不是第一次见,可完全不记得麦肯齐戴维斯以前是什么样子了。她的角色好是好,可近年这种角色太多了,有时候也会想,这肌肉是不是另一种物化。女主角是《候鸟》里披着纱巾跳舞的女孩子,没有了舞蹈,也没有了深刻的印象。想塑造的是小小身躯隐藏巨大能量的女性,可表现巨大能量哪儿那么容易。角色的构造不够充足,缺乏细节,结果就是只一些表面的设定,演员太年轻,很难用自身的魅力去补充和提高。

见到少年康纳吃了一惊,在续集里他一直不算个多招人喜欢的人吧,要是成年的死了就死了,可杀死的却是那个可爱的少年,也许是成年的康纳太不好了,编剧觉得长成那样还不如死掉吧。

我跑到电影院包场,还是因为想看Rev-9。几年前看了个莫名其妙的小成本电影叫《边境惊魂》,认识了加布瑞露娜(电影里还有和小克利夫顿,虽然烂却非常符合我的拉美爱好),后来还专门找了一下他的片子,甚至看了最讨厌的朱利安摩尔和艾伦佩吉演的《被拒人生》。发现反派终结者是他一下就有兴趣了。这一代终结者不愧是现在这个社交功能显著的网络养育出来的,很会和人类打交道,露娜有着好看的眼睛和纯真的笑容,演这部分的时候非常可爱,而无血无泪的杀手部分也很酷。他表情控制的不错,在电影里比剧照上好看很多。(前两天还想一定要两河拉丁化,他来演比现在那个演员要好不少吧,至少眼睛和笑容迷人这条能占上,唉…)可惜没有针对Rev-9的能力设计更好的战斗,本来内骨骼的力量,和流体外层的灵活,T800和1000的特点都具备了,还能分身,简直是无敌,而电影里剧情杀的时间比发挥优势的时间多,总是直冲过去被打散这么个过程。还好这个终结者似乎特别喜欢露娜的外形,总是执着地要变成他这个样子,我喜欢演员,就很高兴。

虽然电影不怎么成功,有机会和州长打架,演员自己也会有些满足吧。

也多亏了卡梅隆对科技的看法有老派的一面,还是派实体回来,我觉着都现在了,未来的网络隔空发射个信号到智能设备上把主角电死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Way

可能因为小时候看的战争片多数是这样的吧,还挺喜欢《中途岛》这样的电影。也知道这不是有新意有想法的电影,就是稳稳当当地讲了个过程,不要说现在,就是在过去,也不能和《最长的一日》到《坦克大决战》这些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战争片比,不过 这些年经历了那么多斯皮尔伯格式的煽情反战,能看到这么个上世纪风格的战争片,只讲打仗,战役结束之后对各个主角稍微交代一下不多废话立刻结束的片子,也是很欣慰了。

还有个原因就是,一般我们大PW参演这类片子,都是很小的官僚角色,我也没敢期待太多,而实际上则是大男二,硬要说是双主角之一也不是不行,所以我当然是非常满意。

但这也说明,电影不是特别大吧。

以前在《编码宝典》里看过军队乐团的成员在珍珠港事件之后去做解码工作的情节,还以为是作家为了曾家荒诞感的艺术加工,电影里也有同样的情节,看起来真有这么回事。《编码宝典》这个书,我也是放弃了好久了,很多情节都不记得,角色都混在一起,就这段还能想起来,因为很有意思。

飞机翻滚俯冲的镜头虽然重复度挺大,至少看的时候是很紧张的,也会为角色的命运担心,不像《敦刻尔克》那会儿全程冷漠脸,很清楚故事是假的,任务也是假的,都是诺兰大少爷的化身。飞机降落的前后呼应非常明显直白,效果却也还不错,谁都知道必然会这样拍,而这样拍了,确实有点作用。电影里这样的设置非常多,没那么好,看起来去还舒服,就是这么个水平。

至于对日本的尊敬,我倒是另有看法,觉得这不是对一个过去的对手的尊敬,而是对现在的盟友的尊敬。因为对于现在的对手,在电影里从来都看不到同样的尊重和理解。

有关于中国的本来表现是应该的,可事实上却给人资本说话的感觉,表现的也不怎么好。

最后从PW那一身肉上看,《海王2》他可能还会演。

复习1

现在回想2008年,觉得还挺遥远的,那时候觉得自己很不年轻了,现在很希望能像那时一样年轻—也就是说这十年我一直在为自己的不年轻发愁然后越来越老了。

记得《钢铁侠1》当初有非常好的口碑,轻快爽利的节奏令人耳目一新,不过那时候大概没几个人知道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吧。我去看电影之前还查了维基百科,看到了原始钢铁侠的样子还觉得好蠢,而实际上第一部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钢铁盔甲设计制作和穿着是体现的科技的美感。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后两部的原因吧。

特伦斯霍华德真好看啊,如果他可以一直演战争机器,角色可能会更抢眼,与托尼的关系也会不太一样。特伦斯霍华德长得比较可爱,像是表面很正经,心里很想胡闹的,和铁人实际臭味相投的朋友,钱德尔看起来就真的比较正经(虽然他也演过调皮的角色)。

即使不粉铁人,感触还是很多,有些台词不是为了现在而写,现在看却好像别有意义。在山洞里他对医生说,你救了我的命,医生回答,那你可别给浪费了啊,看到这里就会想,他是没有浪费啊。

记不清《无敌浩克》算不算。在这一宇宙里,这回重看发觉还是算的。篇头有很多神盾局,史塔克家的闪回,片尾铁人还亲自出场,以前是看过的,却完全不记得有这些。

主要还是因为演员,想象了一下如果一直是诺顿眼绿巨人,我大概会不喜欢这个角色了吧,即使漫威后期对角色的处理很糟糕,马克鲁法洛还是可爱的。

我也是粉过诺顿的,06年前他的电影基本上都找来看过,现在很不喜欢他。转折点是什么不太记得,可能是因为他为Courtney Love写的信吧,可也不太记得为什么写那封信以及写了什么了,隐约记得的就是对典型的美国知识分子做派的反感。

也就是这个做派让我觉得他不太适合演绿巨人,太不像个科学家了。而且他虽然体型瘦弱,但为人强势自负,在电影中的弱气是表演的结果,在表演疏忽,或者角色比较坚决的时候,常会露馅。电影里要求蓝先生给她治疗的时候,咄咄逼人,非常凶。

相比鲁法洛的温和儒雅,腼腆单纯,就可爱多了,也更能迎合这些年的审美吧。前阵子看他年轻时候演的片子,角色本身是个很糟糕的人,可是别人总能宽恕他,并且继续爱护他,鲁法洛那个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的无辜气质,配上年轻的形象,简直不能再贴切。也难怪漫威会给他分配剧透的任务。

说回诺顿,被认为有才华的演员是不是很容易自视过高并且不求进取,他这些年演的片子没几部能看的,《鸟人》几乎不能忍受。而且我不是太支持主演自己改剧本,对编剧,还有其他演员不尊重。不知道《无敌浩克》他改了什么,也看不出角色有什么个人成长。

蒂姆罗斯的角色也缺乏挖掘,大约就证明了,只有肌肉并不能成为美国队长吧。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