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书 (page 2 of 33)

看书

WAR

雾影系列在没劲中看完了。

第一卷感觉还挺好的,很老派,也很沉稳,没做太急切的表达,而是很耐心地铺垫人物,每个角色都给人以将会有无限可能的的感觉。我还想呢,年长些的作者还是比当红作者们实在啊。

可看到后来就觉得,这也太老派了吧。王子公主即使落难都不是靠自己对现实的认识,内心的成长脱离险境,而是因为身上流着神仙的血,生来的高贵身份,直到最后,傲慢都一点没减少,而且所有自认为血统高贵的角色,都理所当然地傲慢者,傲慢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血统好,都不像是当代文学的情节了。

而且和多数奇幻作家一样,战争场面写得很差,还特别爱写,还写得特长,还当高潮写。最后一卷都快看不下去了。

我觉得奇幻作家里,战争写得最好的就是RJ,打过仗的人还是不一样的,他平时那么罗嗦,写起战斗却清晰明了,高潮迭起。还有个很讨厌的作家,《虚无王子》的作者R·斯科特·巴克。他的作品中大多数东西都我都深恶痛绝,可是到了战争部分,却会变得比较好看。

像BS这些就别提了。

另外偷偷说一句,我一点也不喜欢托尔金。

Metrobius

哈哈,心照。

一点也不想看BS写的WOT短篇。

虽然以我这特能给自己添恶心kuai屎的个性还是可能会去看。

http://herenya-sedai.tumblr.com/post/177077987467/new-wot-short-story-is-confirmed

不整齐

花了一笔冤枉钱,买了Neat Reader会员。

在网页版试用一下还是可以的,一冲动买了,再用一会儿便发现不好用。界面是整洁,操作感像极了Kindle,那我干嘛不直接用Kindle呢。

暂时当个存书的地方还行,可这样的服务未必能长久啊。

2 Funny

看书的两个好玩的地方,以前都不知道batman不大写是勤务兵的意思,着实吓了一跳—我自己的蝙蝠侠!

Q

不小心打开Quizup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有了WOT版块。还以为这个应用早死了呢。

很难配对上真人,配上了也很难赢,大概选这个的必然是粉,要看手速眼速了。

幸运的宠儿

从四月开始看,到今天看完,花了三个月时间,书本身很厚,不认识的词非常多,人物和人物关系也很复杂。刚看的时候为苏拉的衰老感慨,到看完时恍然觉着苏拉死去情节已是好久以前发生的了。

书中对庞培的描写很有趣,粗鲁任性,野心勃勃,因此倒比凯撒显得鲜活,虽然后者身上很明显能感觉到作者的偏爱。也许是这偏爱,使对凯撒的描写比别的角色拘束了。而且因为凯撒是凯撒,他总做出的正确选择,一贯的意气风发,当然不能算杰克苏,而比起苏拉的矛盾挣扎,庞培的喧哗,或者小猪猡慢慢发展出来的尊严,就不那么容易产生同理心。

而海盗的部分写得很好。这是一个很有名的故事,读者知道结果会怎样,凯撒本人在偏执地推动这一结果,而海盗们则欢天喜地地不相信凯撒的话。用轻松愉快的调子,去写凯撒残忍的完美主义,好笑中透着可怕,是很有趣的写法。

但到现在为止,写得最好的还是苏拉,他变成一个丑陋的老头后和奥瑞丽亚的第一次见面,非常心酸。能感觉到作者是挺喜欢他的,最终给他情人们一个温柔的结局。

这套书真不好读,看了好几个月,春天看到夏天。后面还有四本等着,也挺满足的。

共情

布匿战争什么的,前因后果发展过程总是记不住,就想,意大利中学生日子怕是很艰难吧,要记这么多历史。在一转念,我已中国人瞎同情他们干啥。

Mark

《命运的宠儿》里给安东尼用的名字是Mark Antony。这是安东尼在英语世界里的官方写法吗?他们家其他人都是写作安托尼乌斯的,他爸爸,一样的名字,就写成Marcus Antonius。就他一个人很现代地叫马克安东尼…

中文版前两卷里的Octavius翻成奥克泰维乌斯,不知道那位出场,是从音译还是按现在的标准翻成屋大维。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