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时光之轮 (page 1 of 16)

时光之轮

Every

庄文强是有多爱发哥呢。就像为自己的偶像截图,生怕漏下哪一个帅气的侧影。换了多少件衣服,多少种枪啊,Q版的也绝对不能遗漏。

电影本身怎么样不说(是有点太长了),能为心爱的偶像做到这些,怎么都值了。

倒不是因为DBH看的《底特律》,单纯觉得里面会有很多好看的小黑哥。倒真是有不少,可是电影本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以为讲的是骚乱本身呢,开始也是这个意思,拍得还挺好,很紧张。后来就变成单一的案件了。

而且这个案子还是个悬案。搜了一下wiki好像到底也没找到枪,第一个人根本没弄清是怎么死的,后面两个人都被说成是抢夺警察的枪才被击毙的。但怎么发生的没人看见。

所以电影也不太有说服力,比如,这些人始终都不肯说是玩具枪(好像实际上是说了的,不知道电影为什么这么拍),Dismukes的部分也很模糊。

而且我总觉得这个导演自身特别喜爱拍拷问的情节,并很喜欢以此标榜自己电影语言的冷酷和紧张感。《刺杀本拉登》就是因此看不下去,这个是看下去了,也不觉着好。

保尔特还真不错,可就是完全长成个恶棍的样子了。

看黑人闹事的时候挺感慨的,这就是打砸抢啊,第一个反应还是,这样是不对的。可是世界的规则不管这些,不对但是有效,华人以为勤勤恳恳就能提高自己的地位,现在还是在歧视链的最底层。在加拿大学到的和老外的交往方式就是说话不要笑,特别是不要因为自己英文不够好就露出歉意的微笑,他们会觉得你真的有错。种族歧视加上意识形态歧视,歧视了你还好像他们看不起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国家,能歧视出政治正确来。

强权逻辑本身就是强权,要打倒它,就是认同它,真是非常悲哀。

奇幻小说第一人称是打雷区,一般听上第一句就要十分警惕了。

WOT的电视剧似乎要成真,可我现在的感觉却是,根本不想看,因为拍的人肯定不是粉,肯定会糟蹋。

一点也不想看BS写的WOT短篇。

虽然以我这特能给自己添恶心kuai屎的个性还是可能会去看。

http://herenya-sedai.tumblr.com/post/177077987467/new-wot-short-story-is-confirmed

Q

不小心打开Quizup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有了WOT版块。还以为这个应用早死了呢。

很难配对上真人,配上了也很难赢,大概选这个的必然是粉,要看手速眼速了。

算是看完了冰火吧。其间快进很多,除了主角之外很多人也没认全,谁也不喜欢,但总算这一工程是完成了,接下来可以看看电视剧,欣赏马王。

有点高兴地得出了一个过去不敢下,现在也不敢在外面说的结论:Grr的写作水平不如RJ,风格差了很远。

Grr和RJ关系很好,在冰火中还致敬过他,我一开始黑过Grr,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就不在黑了。而且他红得都快核聚变了,万人敬仰,我以前从没看完过冰火,总想着他位置高到如此,冰火位置高到如此,比起WOT必然有特别过人之处,这回算是读完了,还是没有见到这些长处。

只能说电视剧式的人物塑造和情节构成,能吸引大部分读者,但不适合我吧。

作为一个POV的作者,他自我抽离做得还是不够,角色层次还是单调,特别是,幽默感不好。

但还是相对好读吧。

不像RJ犹抱琵琶半遮面。

(到四刷tSR,我发现自己竟然理解了Faile,尽管对她的憎恶并没有减少,可是我不再觉得她讨厌的不可理喻了,她现在讨厌得非常有逻辑。

有人曾经问过RJ,Faile对Perrin是不是出于野心,RJ回答她是有野心,但对Perrin的感情是真的。我就想能有多真,Perrin要真心想做回铁匠,她还爱吗?但现在我觉得,这确实是爱,因为他们Saldaean认为男人就该比女人强,就该建功立业,野心正是他们爱情的一部分。就好像崇尚武力的社会能打会引发爱情,看重知识的世界斯文更能激发荷尔蒙,有些地方的人见到胖子便无法自持。Saldaean的爱情就是把对方当蓝筹股,所以当Perrin归于平凡的念头时,Faile拼命把他往权势功名上拉,也是少女对爱情的执着了。

不过讨厌还是讨厌的。玩弄权术小算盘什么的,放在冰火或别的宫斗类小说里几乎可以做反派。可RJ写这个角色也不是为了让人喜欢的。)

最初的动力还是想看一下电视剧,因为海王笑起来眼睛实在好看。

现在看演员也就是看谁眼睛好看了,基本不在乎演技。大概因为不看国产片,演技总在一个凑合能看–能被吸引的范围吧,即使有艾米亚当斯贝尔之流,也是个观点问题,觉得浪得虚名,或者表演不符合审美,但还总是在演技的范围内讨论好坏得失,而不是瞪着眼指点一些不存在的东西。

罗德斯蒂格眼睛简直会说话啊,笑起来眼里简直要开花似的;这个海王,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笑的时候眼睛弯起来,好纯真无邪啊;爱茉莉科恩这小弟弟,虽然胖乎乎的,可是泪汪汪的眼睛好可怜,笑起来又那么甜蜜…

就是这样怀着少女心看电影,乐趣一点也不少。

想起来我还是喜欢凯文史派西的,还给他起了代号叫派秃,因此没法管PW叫派秃了。本来不喜欢路易ck,可看了公园与休憩觉得他很可爱…

这俩人就这么完蛋了。

克里斯蒂安贝尔要能完蛋就好了。

LADY HAWK

  • 小时候看译制版的时候,结尾没看明白。修士问老鼠,你去不去什么什么门啊,老鼠说,我撬锁也要去啊。几十年了都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这个门在哪里。还以为修士要和老鼠一起去偷东西。这回有个好点的字幕才明白,他们说的是The pearly gates,天堂的大门。意思是,修士让老鼠好好做人,以后在天堂等他,老鼠的意思是,就算门关着,我撬锁也进去。更觉得可爱了。
  • 小时候也没注意到老鼠一直在和上帝交谈。虽然现在觉得小马修有的台词不是很好,主要是舞台腔,可是像WOT这类全是心理活动的,就是很好的形式。
  • 主教的城堡叫Aquila,现在这是个很熟悉的词了,那个名字不能被提起的男人,他的船就叫Aquila。

又买了四本啊哈哈哈哈哈

在豆瓣已经炫耀过了(根本不会有人羡慕),还想再显摆一次(也没人看)。

上两次去日本都找过,一直没找到,这会路过了个比较大的书店,直接去的顶层,看看淘宝上的日本格子本是什么样的,上电梯还想,这回不要徒劳地找了,肯定没有。下楼时还是蠢蠢欲动了。乱逛了一下发现忽然发现有一个书架上放了雷蒙德钱德勒的日译版,再一看这一排书架上放的都是日译的西方小说。虽然都是比较大路的书,可相比于在东京大阪逛了五六个书店只得一个小书架,这就显得很厉害了。

奇幻自然最醒目的是冰火(但没看见魔戒和HP,也是因为我看的是文库本),从冰火往下看,仍然没信心会有,都看到了迷雾之子了,又看到了Riyria,心想Riyria是还不错自可也不算很有名,而且是自出版水平,这都有,时轮却没有,BS倒有存在感。还想拍个照讽刺一下。忽然就想,不应该啊,时轮也算BS的作品,他这么红至少会有他写的几本吧,再一定神,下面那些不就是嘛。日文版把每卷又分成好几小本,书脊上只写卷名而没有時の車輪的字样。

激动的不得了,拍照留念了一下,想都给买了,克制了一下情绪买了两本封面是Mat的,一本是tDR从Mat棒打两位小王子到Perrin救Gaul的部分,一本是LoC和Shaido战斗的章节。

要说是很烂的译本,把每章前面的图标去掉了,Aes Sedai翻译成异能者(但注了假名)封面和插图的上世纪少女画风也早就嘲笑过了。可还是开心,觉得这趟没白来,我对时轮真是爱的深沉。
而且太熟悉了,虽是日文,也能从支离破碎的汉字里推测出在说什么。

我可能真是全中国最爱时轮的人。

Faile

有点明白为什么Faile那么讨厌了。

WOT中所有的角色都有讨厌的一面,而多数主要角色,都被讨厌包着一个核。

Nynaeve暴躁,有时候几乎任性不讲理,但在这下面是一颗对别人充满了关怀的心,她急切的希望帮助别人,守护别人,而别人因为她年轻,不信任她,所以她才总是怒气冲冲。

Mat讨厌责任,看下去会发现,一旦责任落在他肩上,他会毫不动摇地担负到底,哪怕自己付出巨大的牺牲。因此在责任落下之前,他才会拼命地躲。

Siuan深陷权力中心,为了目的不惜利用年轻的学徒,去执行危险的任务,但她的内心,Tear的渔家女孩一直还在,一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女人,说话满口Tear贫民区的口音,这本身就多么的萌。

冷静沉着的Moiraine实际是急躁傲慢任性的小公主,Elayne面对爱情,惊惶无措,Tuon身上的一切讨厌都是Seanchan的文化带来的,抛开这些和女君主的矜持,下面是个偷偷调整腰带,希望自己看起来胸比较大的小女孩。

这是RJ写角色最好玩的一个地方。

而Faile的不同之处在于,她的核比表面更讨厌。出场时她是追求冒险的少女,而在这之下,她是领主家的女儿,是把手下,领地里的人民视作私产的人,即使后来在Shaido那里组织逃走,仍然是基于这一个想法。如果领主的女儿是表,追求冒险的女孩是里,那会是可爱的,而反过来,自然就是可厌的了、

也许RJ真是对Perrin不够上心吧。Faile是爱Perrin的,这爱却总好像有些投资的意味,再看Tuon对Mat,一路上都是计算,在考虑这个婚姻到底有没有可能给帝国带来好处,可不时几个细节就足以看出,这姑娘早就动心了,却还自欺欺人地国家利益。                                                                                                              

Faile是这样,Berelain也很差,她在第一次邪恶泡沫之后的表现,书中任何一个比较重要的女性正面角色,都不会失态到这个程度。

Perrin真可怜啊,如果他身边有个好点的女的,好点的男的,他也不会那么讨厌吧,所以我本来是又讨厌他,有同情他。但BS后来把他周围的一切都洗白了,我就把这点同情,变成深深的憎恶了。

我看Mat呀,就像个坐在摇椅里的爷爷看小孙子翻跟头耍宝,心里乐着呢,还摇着头说,这孩子呀,太淘。

慈祥的不得了。

本来就是计划看完Rigante系列看时轮,现在看的这么心潮澎湃,也确实只有时轮能震得住了。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