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侦探惊险 (page 1 of 6)

侦探,惊悚,悬疑

岛田庄司这个事情真是迷。

其实外国人对中国什么看法这个我倒是没那么在乎,傲慢与偏见永远在那儿,而这个国家,不但外面的声音进不来,也封锁了自己对外发声的渠道,自己就在助长这些无知和误解,社交媒体上那些激进的言论,也有不少远比对方的臆想更吓人的。所以这要是随便什么人,哪个新本格,除了反感上帝之鹰这号臭狗屎搞文革,打着爱国的旗号一步步侵蚀大家的文化界面之外,心里也不会有多少波澜。

但是岛田庄司,他所有的作品表现出来的都不是这样一个人啊。说他是阴阳人,可是早在由中国市场之前,他的作品就在表达反战的主题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年老昏聩被邪教洗脑还是什么。忽然回想起奔跑着的吉敷,心里一片茫然。

而手上的反应还是,迅速把能下电子版的都下一遍。

北山猛邦,清凉院流水,麻耶雄嵩…

开放的文坛固然令人羡慕,但无论在推理还是文学方面都在侮辱读者的作品非但没有被淘汰,反而备受追捧,实在难以理解。

作案动机,作案手法,侦探以何种方式介入,如何识破诡计,又怎样证明自己的指控。对于一个认真的推理作家来说,完成这一系列的构思,并以文字充实,揉入自己的情感和表达,推理作家应该付出心血的工作他们一概减省,自称的侦探跑到别人家里说一句我要探案,对方就能放口供,想不出动机便鬼扯哲学存在,作案手段更是各种投机取巧,刻意隐瞒线索,含糊表达并称之为诡叙。

也难怪几年前不想看日推了,现在看还是一样的感受,作为作家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最吃惊的是,他们还是有市场的。去年看了一个讨论,推荐平成出色推理作家,这几位频频被提及,我还以为他们有进步了,结果还是那副操行。只不过真有读者喜欢,很难想像是怎样的读者,一想像又不友好了。

EXP

最近看的两个小说,其中都出现了女警被坏人绑架的情节。从处理上倒是能看出两个作者水平的差距。写事件后的反应,Mike Ome写PTSD,噩梦,需要听音乐放松神经等等,而迈克尔康奈利写的是,回到家里,看见被绑架前洗的衣服被奶奶拿出来整理,房间中,手机还在充电。

这可真是高下立判,本来女警官被绑架就是烂俗的情节,常看这类小说的读者不知道看过多少次,像我,反应就是,啊啊,又来了,反正肯定能逃出来,逃出来以后又得PTSD一整章吧。而康奈利用生活的细节,一下把读者拉近了,会想到自己的日常,也会想到这么普通的日常被如果被毁掉是多么的可怕。生活似乎一切如常的继续着,也对比出主角所经历的夜晚有多么可怕,创造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气氛。

这就是有经验有生活的作家吧。

又想起A Bloody Genius里VIrgil见到飞碟的一幕。是作者在生活中真实遇到的事情,还是想像出来的情节呢,不过怎样都是神来之笔,虽然和主线剧情没什么关系,可因为有这一段,这本书变得更有意思了,Virgil也更可爱了,似乎整本书的境界都提高了一点呢。我要是个作家,就会希望自己也能写出这么有意思的闲笔。

AD

可能是因为自己真的不年轻了,《灵能II》的第六七集,不太觉得感动,倒是感叹,到底还是给小朋友看的动画啊,大人的成长可不是这样的。

倒不是说成熟的大人有能力应对一切,不会动摇软弱,不会怀疑自己,不会犯错。相反,越是成年人,生活中无法掌握的东西,不能解决的问题,可能会越多。

而成熟的人的成长,未必是崩坏到顿悟这样的过程,就像卢瑟,生活中和工作上那么多的无奈和无力,他甚至忍不住向里根追问答案,但最终,在对家人的爱和自己的信念之下,还是能以最好的方式去面对和解决。《发糕2》的结尾,一切看似还是原样,台词都是相同的,却还是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改变了,变好了。这是我喜欢的,成年人的成长方式。

也不是硬要比较,毕竟是完全不同类型,不同受众,不同主题的电影。可能我还是始终不能习惯日本作品这种过于随便的处理方式吧。把对事物的判断力,对朋友的观察力,忽然降低一个层次,让角色进入绝境,在成长为以前的样子,可能创作者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人再成长一些会是怎么个样子吧,又要在角色身上制造冲突。

但还是挺喜欢ONE,日本这中二的善良,美国那傻傻的热情,其实都挺珍贵的。


三福写的真好啊,还是那个老观点,他写得不好的时候,已经比绝大多数侦探小说作家都好太多,就不要说写得好的时候了。

去年的Virgil就展现了非常出色的探案节奏,今年我简直是完全被作者牵着走了。不光如此,三福的角色塑造,日常场景,也都太棒了。开篇遇见热气球的地方,充满了生活气,而且他的生活气,不完全是罗哩叭嗦地闲话,而是经过相当精炼的,生活中的人未必说话全都那么有趣,但有可能说出这么有趣的话来,三福就是提炼了这种有趣。

还喜欢三福的一点是,很少有那种以前有某个心结,非得凭着破了案抓到凶手才能解决成长的情节。那种故事也不能说不好,对于系列作品来说,这样的主线,可能在一段时间能起到吸引读者的作用,可是主线总是需要解决的,解决的一本可能会达到系列的高峰,之后却很可能难以为继,作者要么急于复制之前的成功,去创造一条类似的主线,或者无所适从,不知道再怎么发展好,往往就此开始走下坡路。

而三福的系列,探案对主角们来说,就是工作,主角们有着各自的生活,有时候和案情有交叉,有时候和案情毫无关系,这种若即若离,反而让角色显得更亲切了,因为这就像多数人的工作与生活一样。

虽然他的书一直不走深沉路线,可从写作技巧说,真能算的上我看过的侦探小说作家里最好的了。我觉得他比劳伦斯布洛克,丹尼斯勒翰这些都好。

正愁没东西听的时候发现今天出新的prey了!

想不到都到现在了还能被三松镇系列喂一嘴屎。

看到波伏娃告诉格玛石他不干了的时候还挺替他高兴的,他奋斗了十几卷终于能管格玛石叫爸爸了,现在却可以离开格玛石身边这一切肮脏的是非,也是一种大彻大悟吧。可接下来笔锋一转,原来这一切又是格玛石偷偷安排的,又是不能让他知道的秘密,他的人生还是在被格玛石来回摆布的。

更可怕的是,他告诉格玛石自己要辞职之前,曾经问对方为何不接受探长的职务,格玛石还大言不惭地说,你看不出来吗,都是因为你啊,你这个探长当得很出色,所以我不要这个位子。

这可真是有点无耻了。

想起第一部的时候,格玛石是一个文雅,富有同情心,同时又不失严厉的老警探,对下属和善关心,对他们的错误也并不姑息。可是现在的格玛石,完全是一个虚情假意,独断专行的伪君子。据作者自己说,这个形象是基于他的丈夫,所以她一定是爱着自己的主角的,变成这样,还是作者自己认为,格玛石的作为是高尚的吧,真是很糟糕。

一直的印象,作者和三松镇的隐居者们差不多,生活在舒适优雅,充满文艺气氛的环境中,和真实的世界有着一定的距离。而她的小说,最初也是发生在这样的仙境里,和真实世界交界的部分,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魁北克一省的凶杀科领导,亲历亲为,亲手经办偏远小镇的每一次案件,魁北克的警察,除了格玛石的手下之外,几乎全是坏的,贪污的魁独主义者,在该省所有的建筑上偷工减料,以期有朝一日他们全部垮掉,借此煽动民意。警察学校的坏领导一直强迫学生玩俄罗斯轮盘游戏,多年来竟无一人死亡,也没有其他老师出来阻止;可以通过一次行动彻底扫魁省所有毒贩,而代价则是让一种成瘾性极高,很容易死人的毒品大量流入街头…

多次怀疑这位温柔的女作者,大概连警匪片看得都不是很多。

而她用这些匪夷所思的主线剧情塑造出来一个怎样的主角啊。

他特意招募走投无路处于绝境的人为手下,培养自己得势力,在第一卷还只是个探长,如今魁省警局从上到下几乎都是他的嫡系,他甚至还特地培养了接班人准备未来出任总探长。打着为对方好的旗号,摆布其人生,又不愿诚恳地解释自己的意图,几个手下有的死了,有的被冷落在机房里,有的身体残疾,有的遭受心理创伤,即使如此,仍要对他感恩戴德。想波伏娃,好容易当让了探长,被他耍手腕弄走给新人让道,还因为自己的离开充满了愧疚。学校的一卷,充分体现了这个人的不公平不公正,对非嫡系生命的轻视,而毒品一卷,故意放出强力毒品,致使至少五人死亡,更是只有追求功不顾人命的趋炎附势之徒才会做的事。

对于警方,有组织犯罪,政治都缺乏了解的作者,硬要写这些大事,结果却把自己的主角写成一个虚伪的小人。

看着真是太生气了,特别是我还看了这么多年。

前面的主线结束之后还以为她能回到艺术乡村探案上去。

如果有下一本的话,大概真的不会看了,除非波伏娃这次能真的站在格玛石的对立面,扇肿他那张假脸。

大略

检查一下

The Dresden Files:坑

Walt Longmire:想弃又舍不得

Elvis Cole:等

Alex Verus:完全不记得看过

Junior Bender:有点想看

Gemmell:慢慢在看

Jack Reacher:半放弃

Andy Carpenter:一本弃

Alex McKnight:坑

Temeraire:暂时弃

Mistborn:黑

The Kingkiller Chronicle:黑

The Öland Quartet:找不到中/英文版

Leaphorn & Chee:想看

A Song of Ice and Fire:半黑

The Riyria Revelations:有外传会看

Golgotha:才发觉这个是系列,想看

Gentleman Bastard:黑都懒的黑

The First Law:弃

Department Q:等

Malazan Book of the Fallen:想看

The Iron Druid Chronicles:弃过又想看了

Monster Hunter International:常弃常想

Lucas Davenport:等

Chief Inspector Armand Gamache:等

Dagger and the Coin:弃

John Ceepak Mystery:想拣

Virgil Flowers:等

The Cinder Spires:一本坑?

Legend of Drizzt:想看

Rönning & Stilton:有就看吧

Myron Bolitar:等

Patrik Hedström:等

The Stormlight Archive:黑不动了

Inspector Montalbano,:弃

Mickey HallerHarry Bosch:时不时看看

《黄铜判决》听了两章,哈利·博思出场,很惊喜,想在豆瓣上表达一下,没想到我选的那个版本,第一条短评就在说,没想到凶手是谁谁谁。气得我七窍生烟,又毫无办法,都没心思听下去了,到图书馆借了中文版瞎看。

这一看发觉,有声书这回我还真是听得很明白,基本上听过的部分所有情节都没落下,很多语句都能回想起原文是怎么说的。倒不是我有什么进步,而是说明,迈克尔康纳利写得真是好。

有声书的规律就是这样,听得懂就说明作者文笔好。也有过听到最后揭穿了凶手,还在想这人是谁啊的,一点也不遗憾,因为这就说明作者写得不好。语言念出来节奏感不好,不抓人,很快就会走神。和内容的好恶倒是无关的,像以前读买卡萌就是,已经讨厌主角到不行了,心想听不下去了,当个背景音吧,可是偏就声声入耳,我就想这人真是太会写了吧。一般好的作家,出版社重视,会配水平比较高的讲播,也会相得益彰吧。

一直也不算喜欢博思,可看到他在自己宇宙中其他角色的系列里客串,还是很亲切。这个哈利和哈利霍勒还是不同的吧。尽管他严肃,不愉快,也累死了一些身边的人,但毕竟这一切是有原因的,不是说童年幸福,生活平顺的酒鬼,因为酗酒一个原因害死害残疾了无辜的人,反而好像自己有了心理创伤,特别可怜似的。所以在系列里看到了他的一生的博思就更像一个熟人,,在其他地方出现,会很高兴地想,这人我认识啊。


早上发过一条广播,因为豆瓣上有友邻转了乌玛瑟曼,韦恩斯坦和昆塔那一篇。其实对这个事情,我倒也没什么看法,昆塔是不是好人有啥关系呢,再说从小看打女打仔长大的,也不觉得这事有多可惊奇。但是这个事在微博上转的时候,两边意见是都有的,还能吵起来,在豆瓣转,就有点众口一词。这就是我一直很不喜欢豆瓣的一个地方——太容易建立一个安全平稳的小圈子自我满足了。每当发生什么事,经常看见有些人在得意:这件事,我的友邻就没有说xxxx之类的话的,这就是豆瓣的好。这不是废话吗,跟您意见不一样的早都给拉黑了。时间长了,身边都是想法一样的人,抖个聪明,大家都说对对对,这其实多可怕啊。

还有那个左派主持人和右派学者的视频也是,支持右派的就在宣告胜利,支持左派的就在一条一条地反驳,还有人发出证据,说那个人算不上什么学者,出的书和鸡汤相差无几。

但重点不在这里吧。难道不是该引以为戒吗,不管观点正确与否,如果眼界狭窄,只能听见自己想听的东西,那副样子是多么愚蠢,多么不堪一击,一个不上道的假学者就能让他们丑态百出了。

但如果能引以为戒,他们也就不是现在这个傻逼样子了吧。

MystEry

《看不见客人》

感觉卖反转的悬疑,也算一种专门的类型了。就像一部分日推,并不讲究案情的可操作性和现实性,而至强调悬念,布局,也就是游戏性,甚至会在最后向读者提出挑战,一切线索都在前面了,你能不能猜出凶手。

自然不是什么高明的文学作品,可也确实是挺有趣(虽然我其实不喜欢)的一种类型。

就像一部功夫片,从头打到尾,套招华丽,拳拳到肉,镜头也成功地表现了演员的动作极限,我自然不会说,情节老套,演员演技不细腻,性格不突出,故事思想性不强。

因为人家就不是干这个的。

所以对这个电影的感觉就是,好本格的悬疑片啊,一切都在为这个服务,挺好的。

Glass Houses

还在看三松镇系列,也是惯性了。

看来作者还是在瓶颈期。

试着写个介绍:

系列到现在一共有十三本,每本主要案件都和三松镇有关系,总体来说案情写得认真,背后的感情线索和人物都很细腻,相比于糙汉男侦探和玛丽苏女侦探类型,算是一股清流。

前三本在谋杀案之外,有一条主线,是关于警局高层的黑历史和内部腐败的,同时也穿插了波伏娃对Gamache的感情疑虑,Nichol的野心,克拉拉夫妇才华与名声的落差,在前三部的主线结束时,这几条副线基本上也都有了相应的结果。这三本的案件故事都写得不错,主线也不喧宾夺主,是系列里最好看的三本,正是因为这三本,我在进了系列的坑。

这三本书在12年到13年(那时候我还没有开始看这个系列)的时候出过中文版:

#1 Still Life 伊甸园的蛇
#2 A Fatal Grace 致命诱惑
#3 The Cruelest Month 凶屋的诅咒

第四本A Rule Against Murder,是在远离三松镇的一家旅店发生的,算是过渡性的一本,涉案的是一个变态扭曲的家庭,同时也更多地介绍了Gamache的一些背景。(看这本的时候开始觉得,感情纠葛太多了,心好累。)

从第五本开始,作者的野心变大了,开始构建一个很大的主线,但实际上这条主线,应该算是前三部主线的一种扩展,而主角之间的感情纠葛,也仍然是前三部的矛盾,只不过全部升级,火球变成大火球变成地狱火,角色们被折磨得七零八落。从这里开始连续几部,每部在结尾处都留了一个很大的尾巴,需要在下一本找到答案,所以虽然这一阶段每一本看完的感受都是一句WTF,却一直跟了下去,直到最后一个巨大的WTF。但刨除我的个人感受,因为情感极为激烈,角色的命运令人揪心,这反而是系列最受欢迎的几本,被认为是系列的顶峰。

这部分一共六本,其中The Brutal TellingThe Long Way Home,虽然没讲主线的案情,但前者的故事延续到下一本才有结果,后者其实是主线的余波和一个重要支线的收尾。

国内翻译了第四到第十部中的五本:

#4 A Rule Against Murder 谋杀之石
#5 The Brutal Telling 暗夜诉说
#6 Bury Your Dead 将你埋葬
#7 A Trick of the Light  
#8 The Beautiful Mystery  
#9 How the Light Gets In 让光进来
#10 The Long Way Home 绝命归途

这几本的引进很奇怪,把七和八隔过去了,实际上第九本是大主线的结尾,主要在讲主线剧情,独立案件完全沦为陪衬,不看七和八根本不可能看明白第九本在讲什么。这五本在中亚上都没卖的,只有一个第三方在卖,在豆瓣上的评价数都没有超过10,除了一个差评,其它明显是书托写的。看起来是非常失败的一次引进。

(虽然我对这系列充满怨念,可我觉得比尤·奈斯博好,Q组系列引进之后也是默默无闻,还有Longmire系列,Robert Crais,引进了一本试水都是少于10评价,就是因为主角不是酒鬼吗,Carl有焦虑症,波伏娃药物依赖,Elvis童年创伤,Walt丧妻之痛,就因为人家努力克服,没有沉溺所以就不足10评价么。虽然更可能是出版社没好好操作。可我真是太不喜欢奈斯博这个红法了。)

从这波高潮结束之后,系列开始进入了瓶颈期,可以从题材看出来,#11The Nature of the Beast是毁灭世界的恐怖武器以及反社会分子的故事,在结尾暗示Gamache等人被恶魔盯上了,在下一本A Great Reckoning就放弃了这一主线又回到了警界腐败,新的一本Glass Houses又变成缉毒,在每一本中Gamache的身份都不同,也都露出要延续的意思,但看起来前景都不好。大主线的几本受欢迎,和虐常驻角色有很大关系,对主角们命运的关注很容易让观众投入并继续下去,但由于那时候虐得太狠,主角们已经再禁不起折腾了,身边的人都死了不少。而作者又不甘心回到克里斯蒂式的单独案件,可能也很难在案件上做出当初的水平,更不要说进步。因此现在的系列的状态,有点像个快被砍掉的电视剧。

要说我喜欢不喜欢这个系列呢,是已经很不喜欢Gamache这个角色了,可是很喜欢Ruth,因为对Gamache的不耐烦,反倒很同情波伏娃对他的依恋,毕竟是看过十几本的系列,对多数角色,甚至克拉拉都是有点感情的。即使一直觉得过得太舒服的拉蔻,一旦发生事情,也会很难接受。所以很矛盾,如果我只看了前三部,就会对此系列有非常好的印象,可是接着看下来,虽然一肚子气,却又有点日久生情。

就像Pulped所说,除了作者,我也是赋予角色生命了的,并且在和这些生命互动,所以看书真是很奇妙的事情。

也算又开了个系列吧,不过也已经断更了。

Alex McNight。一口气听了八本。有那么好吗,还是不难听就听下来了,反正一个系列我听上四本就会产生感情,很难放弃了。

追一个系列的感觉,就想认识一个人。第一本总是特别费力,不知道主角是个怎样的人;每出一个角色,又要记住他们的名字,特征。稍微一走神,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现在说话的人是谁。

渐渐地通过大小事件和细节,就认识这个人了,知道他住哪儿,爱吃什么,心底有些什么事儿,还认识了他的朋友们,谁可靠,谁爱惹事儿…渐渐地就不需要全神贯注地去听,就像有个人在耳边叨叨你的朋友某某又惹上麻烦啦。就想,他嘛,不惹麻烦才奇怪呢。角色都是老熟人了,都有了一定的可预料性,有一耳没一耳的就知道发生过什么,发生了什么,有时多少还能猜到会发生什么。

真享受这感觉,虽然也总会有打击和痛苦,但也正是因为享受才有打击和痛苦。

我也是太爱看中老年人侦探了。同一个作者还写过《天才锁匠》,得过奖,我就不怎么喜欢,因为主角是青少年。生活遇见的巨大的打击,几乎死了,青少年的故事就是,世界太对不起我了,我这么惨,无法抒发心中的郁闷,所以犯个罪也只是少年成长的必然阶段啊。

换成中老年主角就变成,我搭档死了,自己也中枪差点死了,十几年精神创伤也没好,怕见血,可熊朋友有事不能不管,啊啊啊死人了死人了好多血好多血,啊啊啊啊又有人用枪指着我噩梦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又在医院里了,啊啊啊又来了个熊朋友…

可真好玩。

不时把他扯进一团乱麻的熊朋友也是可爱的,还有个一直不熊的可靠的Leon。

不过我觉得Leon已经不能算喜剧角色了吧,他才是真正的侦探,收集信息的能力很强,又能敏锐地看到案情的关键,只因为长得像戴了麦当劳假发的KFC,不得不在养家糊口上消磨。

Steven Hamilton的文笔该算是很好吧。听书的感觉,听得顺容易投入不走神的,大概就是写作技巧好的。

记得有一回听麦卡蒙,都恨不能进书里掐死主角了,不想好好听了,全当背景音,可还是听的一清二楚,就想不管角色多讨厌,可麦卡蒙是太会写了。

可当前的系列听的太快,下一个系列在哪儿呢?

还好又到出版季了,在追的系列有不少马上要出新书。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