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Shell

印象里的片名叫《会计侠》,一直觉着可能是个喜剧或者比较胡搞有B级感的片,实际上却是一本正经的,但编剧烂得近于胡搞。

电影电视界对孤独症的描写,也太卖萌向了。这是一种复杂的精神疾病,患者之间的差距都是很大的,只有极少数具有较高的智力和特殊的才能,而从电影里去了解,就会以为这些患者都是天才,我觉得这种误解对于帮助患者并没有什么好处,甚至还会有坏处。

也说过很多次,很不喜欢把一些性格和精神障碍萌化。自己其实精神很正常,虽然容易焦虑,但是没有焦虑症,更没有可怕的惊恐发作,社恐,但也没到完全不能社交的程度,别人顶多有时候会觉得我害羞,言行有点特别,但没有太夸张的举动。但即使这样,这些问题也给我带不少痛苦和不便。而真的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他们,和他们家人朋友的痛苦,一般人恐怕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吧。恐怕正是因为无法想象,毫无体会,才会觉得这些是很萌的,甚至可以作为自己的装饰。谈笑风生之后一点失落就号称是外向孤独症,在家宅了两天就以为自己自闭。生活中嘲笑内向的人不得体,不会说话,转头看到网上的漫画就说内向的人好萌啊我也很内向。

我觉得一点也不可爱。

倒不是说不能写,我觉得Abet可爱,谢尔顿不可爱,还是看创作者的投入。

而会计的投入不够。

大本是面瘫,面瘫是表情不丰富,不是对外界刺激缺乏反应。能看到大本在表演的时候,反应和正常人是一样的。他和女主角对话,盯着对方看,忽然想起来了,哎呀避免眼神接触,匆忙地把目光移开。找个不习惯交流时直视对方的亚洲人,效果都比他好。角色的细节也是,行为模式的改变,我一个略微刻板的正常人都觉得不舒服,他一个自闭症,说改就改,自然不生硬。

也有疑惑,这些细节是不是有必要符合真实。我知道多数电影是不讲究的。像《银翼杀手》里的中文,更别说《宁静号》里的中文了,还有雷德利斯科特那些历史片里的服装道具直到情节,而这可能都算好的了。好像也就我在意这个,别人也不觉得这些是多大的问题,甚至觉得没必要这么认真。想想倒也是,认真是需要成本的,也许对观众并不在意的事情,就不需要付出成本。像这个电影,谁真在乎像不像自闭呢,觉着这个角色很厉害就够了。

不知道前半部分那许多方框,是故意的还是随便弄的。


对《侠盗一号》有种奇怪的怜惜,因为它实在是个外传,连正统星战的片头都没资格使用,音乐也是重新编写的变调。作为全知的观众,我又知道所有正传中没有出现的角色全部会死。

所以他们说到希望的时候,我觉着难过。

两位主角知道完成任务之后,还报了一点生存下去的期待,这也让我有点克制不住感情。

其实这两个人本身并不太吸引我。

再一次确认了脸盲,前两天才看过但丁密码的而女主角的脸对我是完全陌生的,她在但丁密码里裹了块头巾我就有点认不出了。

拉丁人口几乎见一个爱一个,却不怎么喜欢迭戈露娜,脸太软太甜,表情却不够机灵。

想想真是一集的设置,3PO碎了都能修好,K就再也没机会了。还看见很多人说他像谢尔顿,真是奇怪了,明明是电视剧设计成角色行为模式像机器人,哪儿有反过来说机器人像他的道理。

我不是星战粉,让我爱着星战的人分别在银幕内外离去了,再看见卢克会伤感,对原力没兴趣,未来不期待,看过去没那么无忧无虑。

也就这样了。

Categories: 电影, 西片

.. » «

2 Comments

  1. Abet是谁?废柴联盟里不是叫Abed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