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Y

年初时,办公室里有很多人感冒了,不停地咳嗽,打喷嚏。我很怕被他们传染,希望他们能戴上口罩就好了,自己也有点想戴,可是在办公室里戴口罩太怪异突兀,也太难受了,不好去要求别人,自己戴也显得好像嫌弃人家似的。

后来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今年没再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春节放假前,有同事问,年后的假要不要现在请上呢,我说了句谁知道年后能不能上班呢。说这话是为了保持人设,那会儿一点也没想到在上班的时候路边的花儿都开了。

这样开始的一年,一下子就又到年底了。这一年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去年的这时候是什么样子的,生活本该是什么样子的。出门不用戴口罩的,商场可以从所有门进入,没有健康码,去哪儿玩由钱和假期的生活,真的有过吗,还会再有吗?

我的护照也过期了。这个事情的打击意外的大。还记得刚拿到护照的时候有多兴奋,可以去外国了,世界的大门打开了。二十年来一直是个有护照的人,虽然是去哪儿都得很麻烦地办签证,可毕竟有了护照,才有去哪儿的可能性啊。现在却忽然变成了一个没有护照的人了。也想着疫情好转之后,还会重开的,但是看着现在越来越封闭保守的形势,多少还是会担心,会不会借此就收紧了呢。

很容易为各种事情不安和烦躁。本来说要多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呢,看两眼别人说的,便烦得自己完全不想说了。对外国的疫情冷眼嘲笑,甚至洋洋得意的人,因为武汉的求救者曾经发过支持港警得微博而冷冷的一句“走狗烹”的人…

豆瓣也不怎么上了。还是害怕一说话就给以前认为是朋友的人嘲讽。

看乔乔兔那会儿就想过,把要反对的对象非人化,抽象化,是搞政治的人很阴险邪恶得伎俩,到年底往回一看,世界上都没剩几个人了,全给加上了虫字旁,反犬旁,病字头什么的,斗得不亦乐乎。

被压迫者得分裂,仇视,这就是他们想看见的吧,无法判断是不是故意引导的结果,就像以前无法判断工人下岗,农民工进城是不是故意做来消灭无产阶级的主要力量——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一样。被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资产阶级,真可怕呀。

今年的书和电影都看得很少,游戏也几乎只是每天上岛打打卡而已。春节前看着从图书馆借来的十本书,觉着过期前能看完一半就不错了,带了两本回家,放假期间也没看。但这些书,最后竟全看完了。还书的时候是七月,顶着大太阳去还的,而那时候离过期还有三个月。这就是今年在图书馆借的全部的书了。中文书后来全是在微信读书上看的,Kindle上都只看了一本。原本计划今年重温一遍时轮的,可是打开第一章,世界要毁灭了,大家都还不知道呢,忽然觉得非常害怕。就没能看下去。其实说世界毁灭的书多了去了,其它的却能看,唯独时轮不行,因为我太喜欢这套书了,就想单纯地享受,不愿意带着现实世界的恐惧来看。

中文书其实看的不算很少,回复通勤之后,在地铁上还是要看书的,只是好多都没在豆瓣上标,开始是懒,后来是不愿意。虽然一直忘性大,刚需还是有的。

秋天快结束时,偷偷在GR上把今年的challenge改成了35,最后勉勉强强完成了。大部分都没好好听,有些只是听个开头结尾,有些凶手出来了都不知道那是谁。改了目标之后,反而听得认真起来了,基本上恢复了以前的状态。我自己心不在焉,焦虑,写书的人又何尝不是呢,熟悉的作家今年的作品里,都或多或少流露出对世界现在状态的担心。所以听小说也不是一件完全轻松的事了。

今年电影本来就少,我又不太想看现在的电影。不管是什么政治目的,对文艺作品的干涉实在是讨厌,而文艺作品又是一幅谄媚相,一点诚意都没有。讨好女性,也不过是把已经存在的角色性转,连创造新角色的功夫都懒得花。Men in Black是Men的时候,也有战斗公主Xena,现在又有什么呢。

倒是找到了其它的娱乐方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得焦虑症了的时候带来笑声的事物。娱乐果然是最简单,最直接的,能带来欢乐的东西啊。所以也有了相应的认同感。就这样在一个比较舒适而又游离的窝窝里呆着,被服务着,反正多巴胺是一样的。

电影看得少还有一个原因,是又开始学习了。以前曾经为了出国之类的事,把自认为该玩耍的时间都用来学习,明明是凉风吹拂的夏夜,却要坐在屋子里听听力,背单词,心里非常不平衡,特别憧憬不用学习的生活。所以从外国回来开始上班之后,就下决心在家里一定不学习。这种决心还是挺容易贯彻的,这十几年我真的没怎么在家里学习过,即使工作上有需要,也在公司解决,在家里就是玩,玩,玩,玩,玩。

今年就觉得,学习一下也行吧。

居然很充实。

大概心态完全不一样了吧,以前总有个考试在前面,自己估计得分数够不够啊,离考试没几天了还能提高多少啊,现在就真是,学一点都觉得自己有进步挺好的。偶尔偷个懒也不会像过去那样自责,反而觉得,我现在还能学点什么不是已经很了不起了吗,稍微怠惰一次也没关系啊。

是自己喜欢才学的,好像和玩也没多大区别。眼看着以前完全看不懂的,现在知道怎么念了,有些还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像迷雾一点点被拨开似的,非常愉悦的感觉。

而且还借此发现,自己英语还可以啊。因为满篇语法错误,又说不好,老觉着离好还差得很远,可是现在一对比,原来我对英文这种语言,已经听一句话,马上知道是说什么意思,而不需要去想这个词什么意思,这句话怎么写的程度了啊。这不就是高级水平吗,很是得意。

这样的一年,能有这么点好的进步,也算不容易了啊。

即使写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一年,或者该怎么期待下一年。知道世界在变坏的时候,该怎样去寻找未来的光亮。说起来,很喜欢今年流行的那句那么普通而又那么自信,因为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在自信方面还可以再加强一下,我觉得这样会是一个很好的,永远不会脱离生活,放弃自我的人。那么,就坚持着自己的普通和自信的吧。

Categories:

» «

4 Comments

  1. 新年快乐!新找到的娱乐方式是什么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opyright © 2021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