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Page 2 of 108

正愁没东西听的时候发现今天出新的prey了!

书荒和还是看不完一直并行存在着。这阵子无病呻吟女奇幻作家的东西看得太多太膈应,一气之下把碟形世界下了全套,至少不会太难听吧,比随机乱选好点。

这DLC也太恶心了,决斗到一半Boss没了,把我困在战斗区域里出不去。这个boss能隐身的我还发动特技找了好久…

希腊游记

以一种其实不怎么喜欢的心态玩了半年。玩了不久的时候曾经想放弃,看一下帐花了五百块钱买的黄金版,立刻决心玩下去,而且必须白金。完的过程中数字版已经打折到两百多了。

如果不是刺客信条我也能会感觉更好点,但如果不是刺客信条也不会买育碧的首发。

硬要按刺客玩还是挺辛苦的,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一刀刺不死,还会跟着升级,也许主角真是半神吧,全希腊的猪都跟着升到六十级了。一直在为资源发愁,为了升级金色装备用尽了资源,到最后才知道如果凑齐一套是会自动把级别升上来的,之前不知道浪费了多少资源。而且最早得到的是忒休斯的腕甲,我喜欢忒休斯,不舍得换掉,一直给它升到近五十级。还傻乎乎地寻找忒休斯的其他套装,结果和它配套的是伊阿宋的金羊毛,珀尔修斯的王冠,一个英雄只配一个部件。武器,船也是无底洞,后来都害怕自己升级了,因为升不起。

虽然是模仿了巫师,任务却没有主题,打完了就完了。经常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四神兽的任务又一个都不记得怎么接的,跑到独眼巨人那里看到有人在等我,还很熟似的说了一堆话,我完全不记得这个人是哪个任务来的,接着就眼看着他被踩死,觉得这个人好惨,我一点都不记得他是谁。弥诺陶的任务是四个里最好的,岛上周围的人和事,多少都和牛头怪有关系,气氛做的很足,美杜莎打起来很难,故事就太随便了。

都说康纳是狂战士,其实如果对自己要求高些,看一下每一关的要求,就能发现他杀的人是很少的,而且杀的都是英国佬,完全没有杀害过平民。到《奥德赛》这里,大概因为RPG,杀人真是太随便了,几乎没有惩罚机制,杀得越多越好。一开始玩得不熟练,为了偷点东西总是要把地点所有人杀光,有一回听见发现尸体的小兵哭喊:“你这样死掉真是太不值得了!”心里非常难过,是太不值得了,就为了我想得点钱,经验值和拿到手里立刻就会分解或者卖掉的武器。这以后尽量不杀少杀,可也很难做到,比如如果有救人任务,就得把地点的人杀光再救,否则放出来的囚犯会被发现杀死;有时候没藏好被发现了,老羞成怒也会屠杀地点所有的人,遇见神教邪教人等没有心理压力,也会全部杀掉,这样到白金的时候,在游戏里杀掉的人数有近四千八百人,自己看着也怪吓人的。升级有一个新能力,暗杀掉的尸体会立刻消失,很讨厌这个能力,对人命更加轻贱了,可这能力又实在好用,还关联奖杯,忍不住不用。想想这一切势利的没心没肺的功能,是游戏中正面角色开发出的Animus,也是够一番阴谋论的。

Bug实在太多了,经常卡得一塌糊涂。一些问题和糊弄人的剧情搭在一起效果很奇异。最近的一个新任务,要去探访喀尔刻,知道她给的酒肯定有问题,故意喝下去想看看游戏做不做得出变猪那么好玩的事,当然是高估了育碧,又想要这么死了也还算好玩吧,也没死,一转眼就在地洞里醒了,一只巨大的猪冲进来,看来还是要战斗。可那只猪冲到近前,我还什么也没做,它忽然自己倒下去死了。完全搞不清怎么回事,出去杀了喀尔刻,这段任务就结束了。开始还觉得这系列的任务总算真的能叫奥德赛了,结果还是感情,剧情都很随便粗糙。

DLC似乎想深刻点,看起来又走了阴郁黑暗才算深刻的老路。

当然作为旅游游戏是毫无问题的,一直在拍照,可恶的跑动中锁定对手,经常会按成拍照,特别是对付难打的对手时,手上紧张用力,更容易按错。这样拍了好多战斗的照片,有些差点变成遗照。

而这些照片差不多也就是游戏的一切了。

总算白金了,DLC据说喂屎,花钱买的不玩又亏的慌。

而且白金完了才掌握连杀也想再用用。

可DLC有个任务居然想来个灵魂拷问,问我为什么杀那么多人。

不是你这个鬼游戏让我杀的吗。老子以前玩刺客信条,一路一人不杀,潜行直取谭普拉首级,是你们改成RPG了让老子为升级找资源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现在还假模假式地问什么问。

所以DLC玩也不能认真玩。

还是差一步。

十二国记更新了…

明天估计真能白金。

每天晚上玩游戏前都以为今天一定能白金,睡觉前又以为明天一定能白金,大概第二个DLC出来之前能白金吧。

车枪球

对短片兴趣一直不是很大,比较喜欢不慌不忙的铺排,而短片需要在在十几分钟内完成表达,往往会过于急切,过于主题鲜明。网飞这个,真有点跟风看的意思,期待不大,收获也不多。

虽说一直在玩游戏,可还是挺惊讶现在对人物的模拟已经做得这么厉害了,好几次第一眼都分辨不出是不是真人,这方面的技术发展的真快,八九年前,在PS3上玩游戏,就被感叹,这个不是电影吗,简直就像真的一样,而那时的3D动画表现,放到现在连网游都不如。想想这些技术发展到最后,大概可以让去世,老去的演员们重新出现在银幕上,会很有意思吧。

不过所有人物模拟的3D动画,看起啦都太像游戏了。也是好玩,游戏里出现这样的场景,会惊叹,好有电影感,而做成短片,又觉得像游戏的过场动画。可能也因为,完全拟人的动画角色,出现在真正电影里的机会不是很多吧,即使偶有出现,也常是漫改或者游戏改编作品。大公司出品的3D动画,基本上还是用的卡通建模,成年人的拟真3D形象,印象里都是在游戏里出现的。要是真这样细致的拍一部完整的电影,成本太高了,而且视频捕捉还是要找真人来演。

暴露的部分很无聊,像HBO电视剧似的,仿佛这样就够成人,好肤浅的成人。证人里裸露和主题完全脱节,显得特别虚伪,看蜘蛛侠的时候莫名的不能喜欢,这个是有原因的不能喜欢。第一集更是有意思,好像是为女性发声,同时消费女性身体,最好玩的是,看了眼原著,女主角的身体是车祸造成的,她为了迎合坏人的男人心态编造个强奸故事,因为他们爱听这个,动画没有保留这段,还是按强奸拍,又是为了迎合谁呢,怪讽刺的。

倒也体现了CG的优势,要是真人来拍,特别是到证人里那个程度,我就会很不舒服了,担心演员拍摄的时候会不会遭遇什么,承受很大的压力,用人偶就没关系了(好像也不是完全没关系)。

短片果然在环境背景建立上还是粗暴,不太讲逻辑,就牧场怪兽做得不错。一直在想为什么会有怪兽,怪兽为什么会从半空现身,从前面看,好像和别的好些短片一样,强制让观众接受设定,但结尾一下给出了答案,还完成了入侵者与保护家园者的反转,浇凉热血,只用了一个镜头,真是挺厉害的。

说是跟风吧,最总决定要看还是因为里面有斯卡奇的改编吧。前阵子看到有人评论他,别人很费力才能及格的题目,他轻易就能做到七八十分,可是要努点力就能达到九十一百分,他又不愿意使这点劲。这是他的缺点,同时也是可爱的地方。糙话讽刺和淘气是他的特色,但并不是核心,藏在后面对地球,人类,生活的热爱,才是他作品活力的所在。而且他真是机灵啊,和如今那么多把女权直戳到读者脸上的作品比,他用诡叙让读者直接审视自己的性别成见,就聪明得多。从他的小说改编的几部,从影片角度乏善可陈,而比起那些个深刻成人,可能因为年纪大了,我更愿意听一个老朋友眉飞色舞地扯些有的没的俏皮话。

可我年纪也还没大到可以欣赏齐马蓝。那个中老年人的思维,还他妈的回归自我,回归本源,本源是他妈的奴隶啊,眼前只有个蓝方块,这思想钢印打得还真够深的,一个见识过宇宙的思想回去擦你大爷的游泳池。

原著更为恶心,一再暗示科技让人类失去自我。对这类科学恐惧型的科幻简直厌恶透了,正是科技才让底层的人有机会摆脱他们的压迫桎梏,让女性可以打破体力的局限和男性站在平等的地位,让穷乡僻壤的小孩子也有可能接触到无尽的知识资源,而有钱有闲的人,就特别喜欢无病呻吟着觉着奴隶,乡下人,劳动者即使提升了自己,见过了市面,也该离开现代化的一切,回到不用思考卖力干活的本源去,不但没威胁了,还适合观赏,赞叹简单之美。

再说了,也还好齐马只是个小小的机器奴隶,初始世界只是块瓷砖,往周围看看,对自己当初世界的追求能把现在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也不用说什么了。

« Older posts Newer posts »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