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ag: 岛田庄司

岛田庄司这个事情真是迷。

其实外国人对中国什么看法这个我倒是没那么在乎,傲慢与偏见永远在那儿,而这个国家,不但外面的声音进不来,也封锁了自己对外发声的渠道,自己就在助长这些无知和误解,社交媒体上那些激进的言论,也有不少远比对方的臆想更吓人的。所以这要是随便什么人,哪个新本格,除了反感上帝之鹰这号臭狗屎搞文革,打着爱国的旗号一步步侵蚀大家的文化界面之外,心里也不会有多少波澜。

但是岛田庄司,他所有的作品表现出来的都不是这样一个人啊。说他是阴阳人,可是早在由中国市场之前,他的作品就在表达反战的主题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年老昏聩被邪教洗脑还是什么。忽然回想起奔跑着的吉敷,心里一片茫然。

而手上的反应还是,迅速把能下电子版的都下一遍。

泪流不止

看吉敷的故事,后来似乎变成了追他和通子这条线,所以对通子这一生的事情,还算了解,一直都不讨厌这个女人,她是很神经病,可是想想她的经历,能仅仅神经病到这点程度,也算不容易了,最后还能很积极地自愈,更是令人尊敬。

只是在这本书里,岛田对这一过程的描写,我真是不能太接受。完全无法判断,他是喜爱这角色,想好好发掘,还是想凌虐她,在她身上发泄欲望。如果是欧美作家,我倒是能判断,为了拿性赚钱嘛,日本作家就分不清是习性还是什么,这么喜欢细腻地用性和性心理去虐待一个女人,看上去好正经的作家都是这样,像森村城一,怎么看都是个孤高的帅哥,写起这些来也是一副欲求不满的味道。即使这些是构成人物性格的必要部分,但细腻地分析被强奸者的快感和高潮这类事情,怎样也很难感到善意。

又想起来,好多姑娘如果爱上了电影和书里的那个角色,就会写篇同人,找个男的来QJ他;RJ说他每个女主角的个性中都有来自哈莉叶的灵感,而他又特别喜欢把女主角们衣服脱掉,捆绑起来,甚至鞭打一番。

好难理解。

写了这么多年,可能岛田对吉敷也有了些感情,当初是当作厕所的对比人物,到此时却显得比厕所更加单纯。快五十的人了,为媳妇的过去,躺在雪地里想着不如死了算了,还真挺动人。挖掘的时候,因为机械动作,头脑麻木,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一时都没有想到自己找到了证物,这样细腻心理,我是喜欢的。

太单纯正直的缘故,说自己为了日本人民什么的,都不会觉得反感。

看到这本,在我这里吉敷和通子的故事就算结束了。我怎么劝说,PP都不肯看《科拉传奇》,她认为只要不看,小安祖寇他们就不会变老死去。同样的道理,吉敷和通子的故事即使有后续,我也不会再看了,在这里结束最好,至少看书的时候,让哪一刻永留还是可以自己决定的。

鉴于对厕所洁的反感,这也是和岛田的结局了,还算是HE嘛。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