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ag: DF

Update

DF终于更新了。

翻出自己给上一本写的短评,已经记不得提到的角色是谁。可还记得出版的时候正好是端午节,是去青岛玩时,就着辣炒蛤蜊,韭菜海肠,鲅鱼饺子和不知真假的德国香肠看完的。在青岛第一次使用Ins,发现可以显示同一地点自己和其他人的照片,期待着以后能多去些地方,把地图充实起来。

还发现从那时候到现在,一直没在网络上认识新的朋友。有点吃惊,不是因为这么久没扩展朋友圈,而是以前和一个人变成在网上可以和睦交流的关系,及时对我来说都不是很困难的事。

现在老说,一个人和你有共同的爱好,不一定表示他是个好人,可是以前认识的人,还真是从共同爱好来的。老吴,港片,SB,时轮,奇幻,侦探。现在都想不起来以前是怎么和人家搭上话的。Blog的时代,居然敢跑到陌生人的地盘留言,还把小死拉到字头入伙。我竟然真的干过这些事啊。

正常交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的呢,在豆瓣,微博什么的看到一个人的时候,不再想这个人会有多有趣,首先却要掂量会被他骂的可能性有多大,他的左中右,女性主义到不到极端的程度…

哈利难产的这段时间,世界变坏了,到了生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否到了谷底,更不知道是V字形还是U型水槽字形。

我也无能为力,只好假装很期待很开心地看下去呗。

短暂感情

《巫师神探》也看怒了。

我现在还真是情绪不稳定,看什么最后都看一肚子气,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包括时轮在内,我看什么不是气鼓鼓的啊。

在这样下去该变蛤蟆了。

必须发泄一下。

开始是喜欢的,黑色小说,办公室外挂着“巫师:哈利·德累斯顿”的名牌。不用描述也可以想象出办公室里的样子,写字台,档案柜,百叶窗。虽然一直说有马洛就够了,倒也真不多一个会魔法的。

到第三部忽然风格就改变了,按说该蔑视权贵的私家侦探,独行侠,出场就有了同伴,和精灵女王的教母——这样显赫的家世恐怕不好吧,当初很开心地下载原版来看的时候,到了这里一下就没有啃的欲望了。

后来再看这一段,总觉着书背后站着个少年跳跃的编辑:你的系列可以长年连载了,但是现在这样写不行,一集一个案子很快会看腻的,背景要宏大,宏大!身世要伟大,伟大!多加几个有趣同伴,敌人还要再厉害点,最好把神啊上帝啊都加进来,还有,吸血鬼写成丑八怪可吸引不来读者啊,必须性感,性感!

于是,米迦勒,教母,托马斯出场,苏珊退居二线。前面从没提过,但哈利忽然就有了个合作了很久的搭档,墨菲陷入精神折磨,为后来成为忠实伙伴做准备,为了抢位置,托马斯亲手把苏珊推进吸血鬼堆里。

虽是转型总在第三卷,这也太算计了吧,可我居然慢慢也接受了。

因为比起孤独侦探,伙伴模式更贴我的心啊。

米迦勒虔诚得有些迂腐,但是非常仁慈包容;正气天使墨菲,在完全接受灵异世界后,变成了最可靠最稳定的角色;开始觉得托马斯是哥哥的设定狗血到家,后来兄弟间的感情又真的很温暖。小巫师拉莫雷茨,有活力又正直,还非常纯真;连马孔内心都是善良可爱的。

而且,不管哈利怎样自恋,怎样喜欢占据道德制高点,他保护无辜者的心情多真诚啊,随便一个角色,仿佛只要撑过一卷就安全了,因为哈利会保护他啊。还有自由意志,哈利对诱惑的拒绝那么坚定,不管怎样的绝境下,都坚持自己选择的权利,不要被奴役。

充满信任和默契的伙伴,保护弱者,坚持自我。这托么太和我心意了好不好。

所以七到九卷的时候,特别是第九卷,真是看得快乐无比,不觉间,对我家小奈奈,小麦特的思念,都淡薄了很多。

呜呜我真是错了。

这个人的三观正,都是假的,总喜欢SM女人说女人坏话的RJ才是真正爱女人的

吉姆布彻就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我不是对救女儿这件事本身有什么意见,如果是现实生活里,有人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的孩子,我会很尊敬这样的人,即使做了很多坏事,放弃了道德底线,我也没权利去评判。

但小说不一样,简单说,小说是作者写出来的,而作者制造这类事件,就是为了给角色以机会越过底线。

前面托马斯捡到硬币,觉着自己对付诱惑经验丰富,哈利就告诫他,总会有难以拒绝的诱惑,被诱惑俘虏,失去自主,早晚会伤害到自己所爱的人。茉莉说有时候人做坏事是没有选择的,哈利也是一本正经的教育,看上去没有选择,只是错误选择的一个借口。

我看的时候还挺感动呢。

结果到哈利自己这儿,我女儿被绑架了,她是无辜的,我没有别的办法,你看,我杀死前任的时候心理斗争了好久,又是自我剖析,又是自我厌恶的,你看我还是比别人高尚些吧,换了别人哪儿会犹豫这么久。

绝望的父亲,做什么不行呢。

但这就双重标准了吧,绝望的父亲做什么都是感人的,海伦·贝奇特这绝望的母亲就得进监狱,马孔这绝望的养父好说歹说才能把圣物借用三天,至于绝望的情人,绝望的朋友——你们绝望度根本不够。

做错事的时候强调正确性是很烦人的。一再讲哈利的童年阴影,无助地蜷缩着,希望有人能来搭救自己,可是那个人永远不会来,所以这次一定不要让小玛姬失望,即使有人说,牺牲小玛姬的生命可以挽救无数人的生命,也要反驳生命没有重轻,小玛姬的生命,和别人的一样重要。

话是这么说,可是托马斯的生命和哈利的生命相比呢。玛格丽为了生出世界拯救者哈利,把五岁的托马斯扔在吸血鬼大院里自生自灭,明知道能过上正常生活托马斯就不会变成吸血鬼,更知道这吸血鬼老爹有吃掉自己儿子的习性。都是外孙,哈利是hoss,托马斯就是monster。这两个生命哪儿平等了。

兰德的生命也远比加拉德重要,但人家实话实说,不会在对自己有好处的时候,去打众生平等的幌子。

还有之前的仁慈和公正,麦考伊一直是我很喜欢的角色,以为他帮助哈利,不忍心看到年轻人为不自觉的错误失去生命。结果真正的原因是,哈利是他外孙——怪不得只有哈利幸存下来,其他人是不是有机会改过,他根本不在乎。灰议会出场,仔细想想都很可笑了,麦考伊一开始根本没打算帮忙,一再说不能为了一个人牺牲很多人,一定说是自己后人,诅咒会上溯到自己,立马抓狂,可怜灰议会的姑娘小伙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为了公正而战斗,不知道是个老不死自己保命。

之前的一切瞬间垮塌。这就是字面上的自毁三观吧。

您到底有没有什么表达坚持啦,信念啦的意思啊。真有感情的该不会杀死蓝甲虫吧。

尾田杀死梅丽的时候,怎么煽情我也都只有怒火。

反正还是为了钱,这样写卖得更好。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未完结的系列,必须看盗版。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