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Francis Ng

银河

还是和去年一样,在北京的电影节,反而因为没有整时间,只能在周末零星看几场。买了周四西单的《暗战》最后也没看成。

看了《星战》老三部,《放逐》和《暗花》,都是和“银河”有关系的。后两部说的还都是澳门的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有一个错误的记忆,《暗花》是澳门回归前一天发生的事,和《放逐》是同一天,其实不是,拍《暗花》的时候,澳门还没回归呢。

《星战》是连着看的,特别累,我的注意力好像不能一直集中着这么长时间,到最后都老走神。也没有去年在上海看得那么愉快,因为今年有了《星战7》。以后再也不能以无忧无虑的心情看老三部了。

看《暗花》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老,从周围人的反应看,他们以前都没看过。虽说是近二十年前的电影,可是DVD时代这是人手一部的,所以DVD时代也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放逐》倒是看得特别开心,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开心。想起第一次看,也是挺高兴的,可是又有太多期待,太上心,使劲儿的分析,这里演得好,那里一般,那里不太好,又发愁:老吴能意识到这些吗,他知不知道自己好在哪里,又该改进什么呢,这个电影之后,他会不会进步,能不能得到更多的机会呢。

真是操碎了心。

说现在小偶像的Fans跟妈似的,我自己以前也差不多。

老吴确实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演员啊,从来没给别人着过这些急。

现在不再想这些了,银幕很大,不喜欢他的杜Sir,却把他拍得非常好看,我就这么看着,知道这以后他就没什么机会了,越演越差,神经病也没见好,可他特别好看的时刻,就在大银幕上,就是此刻。

不知杀手和小武有没有看这一场。

惯性

迫在眉睫卡瓦利与克雷的神奇冒险,一个是电影,一个是小说,看的时候都有几次非常清晰地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比如迫在眉睫里,不但知道儿子在打球的时候倒下,还能准确地猜到一定是在跑二垒。神奇冒险里也是,能猜到这家人谁会先死,弟弟的旅程就怎样终止,以及发生在那一段。

是创作者的惯性,还是这是最佳的解决方案所以都这样使用,弄不清楚。

卡瓦利与克雷的神奇冒险是说早期漫画的,题材本身很吸引,角色有魅力。特别是总有画面感在里面,一面看一面可以在脑子里演电影。好像不完全是因为作者写的好,有时简直觉得作者的文字是不够的,如果是电影会绚丽得多。还是受了《歪小子》的影响吧。

看起来很多超级英雄都当过抗日奇侠嘛。还有吧唧是原装的,一开始就跟着队长了,他和罗宾还被当作恋童癖的象征用来指责漫画的不道德。英雄世界一开始就不太正常。

又眼泪汪汪地刷了几个老吴,心里空落落的,想表达一下花痴的心情,却无事可做,呼朋唤友,写点啥表达爱慕,截图做连环画,发资源,扒评论音轨,花钱买碟,这些好久以前都做过了,只能留着口水自恋一下自己眼光还是好的(这个也是一年一次地在重复)。

每年也要说一次,尽管小叶是把蛋哥拍得最好看的导演,看过爆裂茱梁甚至小白龙,就知道没有什么叶伟信甄子丹了。老吴很渣,对着镜头眉目传情,回头便忘,可怜小叶一片痴心还被他倒打一耙。

Words of Radiance已成心病,是越看越不喜欢的,BS深谙拖戏大法,什么也没发生再忽然来个马丁时刻,RJ也是这样,可RJ有Mat,有Rand,还有各种别扭的配角,虽说是在用CoT和tPoD鼓励自己,但那时总有个动力,坚持下去,离骰子章越来越近咯。如果知道永远不会有Mat,Perrin接着Egwene,那能坚持多久呢。

幸好没有Faile。

真不喜欢他写的领袖啊,领袖和追随者的关系写的特别没劲,在思想上拔高领袖,让追随者在精神上拜服,把手下性格写得极为苍白(领袖也一样),他尽可能的不去写Mat和红手的互动,还把Narishma和Flinn他们酱油化,弄了Androl及其追随者出来,因为他根本写不出有趣的上下级关系,也写不出有趣的基友。还是觉得现在把飓光志和BS这个人都捧得太高了。

发泄一番,继续看吧,能吐槽也算动力。

崔斯特传奇大概是Audible最靠谱的一次推荐了(本来亚马逊系的推荐就一直比豆瓣靠谱)。广告上说的是由来自HP,LOTR,X档案(破坏队形讨厌),TBBT,ST等等的明星播讲,下来一看这等等里还人生何处不相逢地有丹哈蒙和丹尼铺地。更厉害的是为了纪念D&D四十周年,免费40天,到9月20日之前都是不要钱的,觉着占了个好大的便宜,到现在还挺兴奋。

内容倒是,听得糊里糊涂的,做任务的比较好懂,反正是接任务,发现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这套模式,胳膊灵,龙什么的还算认识,有些说背景的就没太听明白。主要还是为了声优嘛。西恩艾斯丁和威尔威顿念得最好,前者的声音非常好听,后者cosplay角色特别卖力,很好玩。梅丽莎劳奇可怕极了,就是电视剧里的当代奇怪女人声音,别人的也和自己的角色差不多,汤姆费顿像坏王子,丹尼铺地像盗贼(可惜他的故事里没什么女角色),至少和奇幻世界是搭的,她的儿化音太出戏了。另外寄予最大期待的大卫杜楚尼,很颓废的调调,好像没认真念似的,比较失望。

说到Audible,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换个Words of Radiance来听,10个小时的侦探小说是一点,48个小时的奇幻也是一点,听起来很合算,贪便宜买自己的并不喜欢的东西,又不合算。担心过名词太多听不懂,声优是Kate和Michael两公母,听了他们一整年,口音都跟着走了,大概不会听不懂,也是同样的原因,感情上接受不来他们念别的东西,特别是BS的东西(迷雾之子也是Michael念的)。

反正BS就是为了折磨我而存在的。

Summer

还是喜欢的得一塌糊涂,退休粉立刻再就业,爆裂刑警和其他电影。

可以和叫我舅妈的人分享不能和叫他吴妈的人分享心底下希望一个人彻底占有的毫无理性的霸道的爱。

这个人说的是有道理的,我八张DVD,永远不需要大麻。

呸!

相信除非是深度粉或港奴,如今多数观众不会看过雨夜天魔溶尸奇案666魔鬼复活逆我者死,如果看过以上各片则不会没看过茱梁爆裂孩子树基佬四十,他观众最多的戏该是《冲上云霄》吧,为啥一呼百应地都觉得他会暴起杀人呢。居然还有人问能不能以此改变他以往的荧屏形象,是改变杨智龙的形象还是伍色的形象啊,作为退休粉倒真想暴起杀人了。

还是希望有人在意一下,他不是只有一种模式的神经质,他过去是个多么好的演员。

回想起以前为了他该不该去演电视剧吵到翻脸忽然悲从中来。

还有,最后一次,就算不CP真会死,也绝对不是黄秋生。

每次罗列一番之后,发觉暗当年辣样喜欢他,不是因为年少脑残,又会有点高兴呢。

讨厌讨厌

除了这个字都不想说别的了。

其实我休息了十天呢,快乐的时光过得太快。

也没干什么,又去看了香港影展。不是很喜欢三姑父一路泪奔的选片,好歹选两部武打枪战的不好吗,刘师傅去世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纪念。

每次都看见女孩子擦眼泪。

《秋天的童话》算是最喜庆的,张婉婷很可爱,真实的船头尺的故事更好玩一些。

电影院的音效差得要命,声音忽高忽低,低的时候几乎听不见,也没人表示不满,我自己也没表示。《八两金》有一段还有个不相干的女声断断续续说着什么,怪吓人的。

电视抢不着,因为大家都要看《冲上云霄II》,对我来说不要太讽刺。现在真是看不下不用枪射人用刀砍人或者用魔法烧人的节目。但如果不是电视剧的提醒,我都忘了已经过去了十年,找了个没人在家的时间又看了一遍。香港的摄影师都好丑,演员表里各位阿嫂都被写作xxx老婆。现实里的阿孝在微博上上窜下跳,到底是不是在为击毙他的黄Sir挡枪呢?

如果网易没有改版,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余地会不会很无奈地为《战国》《大上海》的枪手文加精,我会不会看着黄爹吴妈一脸黑线给云雨八部人工置顶?如果要学周版或制造纪念,文章的名字该叫“三个男人和无数个女人的故事”吧。

剩下的时间,都是在看绝症病人利用最后的时间给家人赚钱的故事。

从小看犯罪片长大,其实无论三合会还是黑手党,说的多是江湖,罪行集中在内斗互砍上,给观众画出一条明显的安全线。真正做着社团该做的事情的,像我家坤仔,都得当反派并且横死街头。

所以对于失败中年人制毒报复社会,接受度非常差。

不光是因为对毒品相关的犯罪反感度高,还因为总觉着有点反向道德绑架的意思,就像小时候被小伙伴邀请干坏事,即使可以推脱不做,但决不能说出“这样做不对”,否则会被当成假正经。

不过利用科学技术犯罪也是有吸引力的,如果就是在拍一个人怎样做坏事,也算坏得光明磊落,可能还真的会爱看。真正恶心到我的是对罪犯家属的刻画。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这是厌女症,我倒觉着,这些女性是作为正常生活的代表出现的,丑化她们是为了洗白,给合法安定的生活扣个虚伪的帽子。这一点非常可恶,敢犯罪不敢说自己坏,非要拖别人下水,谁在乎你是不是纹身抽烟说脏话,为了洗白自己污别人是婊子的女人就是碧齿。

Indigo Slam就完全是另一种心情了。拿10亿越南盾干扰金融秩序根本不算多大罪过吧,感觉这帮南越2B就是老天怜悯的体现。而且叙述顺序是很重要的,作者心眼儿好不好也很重要。

两部都有个地方很让我难过,90年代的小说,25万美金供三个孩子长大,现在的电视剧,七八十万也满足了。所以还是北京阔气,我每次买双色球,同一个号码都会至少打两注,不想万一中了头奖还要在远郊区县买二手房。

唉。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