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ag: John Sandford

AD

可能是因为自己真的不年轻了,《灵能II》的第六七集,不太觉得感动,倒是感叹,到底还是给小朋友看的动画啊,大人的成长可不是这样的。

倒不是说成熟的大人有能力应对一切,不会动摇软弱,不会怀疑自己,不会犯错。相反,越是成年人,生活中无法掌握的东西,不能解决的问题,可能会越多。

而成熟的人的成长,未必是崩坏到顿悟这样的过程,就像卢瑟,生活中和工作上那么多的无奈和无力,他甚至忍不住向里根追问答案,但最终,在对家人的爱和自己的信念之下,还是能以最好的方式去面对和解决。《发糕2》的结尾,一切看似还是原样,台词都是相同的,却还是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改变了,变好了。这是我喜欢的,成年人的成长方式。

也不是硬要比较,毕竟是完全不同类型,不同受众,不同主题的电影。可能我还是始终不能习惯日本作品这种过于随便的处理方式吧。把对事物的判断力,对朋友的观察力,忽然降低一个层次,让角色进入绝境,在成长为以前的样子,可能创作者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人再成长一些会是怎么个样子吧,又要在角色身上制造冲突。

但还是挺喜欢ONE,日本这中二的善良,美国那傻傻的热情,其实都挺珍贵的。


三福写的真好啊,还是那个老观点,他写得不好的时候,已经比绝大多数侦探小说作家都好太多,就不要说写得好的时候了。

去年的Virgil就展现了非常出色的探案节奏,今年我简直是完全被作者牵着走了。不光如此,三福的角色塑造,日常场景,也都太棒了。开篇遇见热气球的地方,充满了生活气,而且他的生活气,不完全是罗哩叭嗦地闲话,而是经过相当精炼的,生活中的人未必说话全都那么有趣,但有可能说出这么有趣的话来,三福就是提炼了这种有趣。

还喜欢三福的一点是,很少有那种以前有某个心结,非得凭着破了案抓到凶手才能解决成长的情节。那种故事也不能说不好,对于系列作品来说,这样的主线,可能在一段时间能起到吸引读者的作用,可是主线总是需要解决的,解决的一本可能会达到系列的高峰,之后却很可能难以为继,作者要么急于复制之前的成功,去创造一条类似的主线,或者无所适从,不知道再怎么发展好,往往就此开始走下坡路。

而三福的系列,探案对主角们来说,就是工作,主角们有着各自的生活,有时候和案情有交叉,有时候和案情毫无关系,这种若即若离,反而让角色显得更亲切了,因为这就像多数人的工作与生活一样。

虽然他的书一直不走深沉路线,可从写作技巧说,真能算的上我看过的侦探小说作家里最好的了。我觉得他比劳伦斯布洛克,丹尼斯勒翰这些都好。

正愁没东西听的时候发现今天出新的prey了!

Prey

看完《银河护卫队》复习一下漫威宇宙才发现没看过《钢铁侠3》。看到王学圻知道为什么没去电影院,那么多演员,讨厌这个讨厌那个,都没他讨厌,看一眼都恶心。后来出了外国版也不知怎么就忘了。也确实不好看。

《钢铁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漫画系列还挺好玩的电影,可是这一系列却越拍越不好。第二集我看过好多次,每次都在一半睡着,到现在也没真正看完。第二部和第三部,铁男总是被一些奇怪的问题困扰,身体上的,精神上的,也许他的预设就是个病娇(虽然病娇不是这个意思)。

小说,影视里经常会有一些,比普通人类厉害很多的角色,比如更聪明,更强壮,具备超能力,一些性格也建立在这种能力上,但有时候创作者,在设定了这种性格之后,自己就忘了,或者没法坚持,堕入凡人的窠臼,于是就有了被复活的莫里亚蒂吓得磕了一飞机药的福尔摩斯,也有被外星人,还是朋友的亲戚,吓出焦虑症的钢铁侠。

当然换导演可能也是才是真正的原因。

钢铁侠该是个恋物的系列,和机器人互动,和AI交谈,第一集曾经用大量的镜头表现机械的优美。一个铁壳子固然是没有感情的,人的感情却会投射在上面,用了多年的杯子打碎了,很多人还会难过一两天呢。所以铁男炸盔甲,特别绝情。即使是表达一个阶段,一种执着的结束,安迪去上大学的时候,终于还是没带伍迪,可他没把伍迪扔了呀,倒是给观众扔了颗催泪弹。

所以不高兴。

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也很多,不穿盔甲的动作戏不少,却不能像美队2拍得那么好看。

当初忘了看也是有道理的。(也没啥道理)

John Sandford是个特别可靠的作家,14到15年间,我看了他33本书,25本Davenport,8本Flowers,整年耳朵边都是他,可是丝毫也没觉着厌倦,每听完一本,就毫不耽误地打开下一本,最后都听完了,失落极了,又开始等新的。

开始我认为他故事讲得极为流畅,可也没多高级,听多了越来越喜欢,觉得他讲故事,塑造人物的技巧,真不一般。这个人的书,很少有不好看的,即使不太喜欢的故事,他也能讲的引人入胜,他写的比较差的时候,在整个地摊界都能算得上中上水平,写得好的,又好玩又紧张,听了放不下,恨不得回家的路能长一点。

上一本的结尾,由以前认识的政客牵线,Lucas当了法警,我还特意去查了法警的职责,很担心以后会不会专门处理政治相关的案件了。没想到新的一本,是个抓逃犯的公路片,而且是各种罪犯的风情画。Sandford特别擅长写坏蛋,所以这本好看极了。

杀小孩毫不手软的抢匪,逃犯,做小案子的小罪犯,变态杀手,黑社会的手下,各种坏蛋,有自己的生活,有的喜欢弹吉他,有的喜欢田园牧场,有家庭,有朋友,有爱人,有的讲义气,也有的什么都不讲。这些罪犯,有趣,甚至充满生气,但并不借此乱煽情博取同情,并不是说,他们也有人性,就可以宽恕。逃犯和警方交火前,给妻子打电话,交代后事,然后想,万一被抓了,在监狱总能想办法出来,想着想着就被击毙了。听他畅想未来,不禁想,这样倒也可以,下一秒死了,会感叹,还是死了呀,可并不会觉得可怜,悲惨,更不可能站在他的一边怨恨警察。这个度,把握的特别精准。我想这也是有很高的写作技巧,很冷静的写作态度才能做到吧。

而且从中年作家到老年作家,他对技术的描写一直没落后与时代,这点也是太难得了。

上网天天好像在看吵架,真没意思啊。豆瓣还好,倒不是那里多好,而是可以选择。微博知乎这些地方就真是青少年的吵架场,避都避不开。

现在在网络上话语最多的,多是还在念书的,和没工作几年的,自我自大,也容易追求网络上的虚荣。知乎自诩高大上,里面最活跃的,多数却是这样的人。曾经看到过一个问题,当大学教授是怎样一种体验,底下的回答,最接近的是个助理教授,总算站在了门槛上,其他都是,我父母,我老师。讲到熊孩子的问题,这个问题开始的时候,声讨熊孩子的声音也多数是,我妈把我的玩具送给熊孩子了,熊孩子来我家弄坏了我的手办。一看就是些还没独立的人写的。知乎还有个问题较怎么摧毁熊孩子,下面各种洋洋得意的回答,都没几个人意识到,不和与自己平等的大人交涉,而去‘摧毁’小孩,是恃强凌弱的Bully。

小孩子这样是正常的,到年轻人这么傻,竟然不觉着绝望,网络上嚷嚷大多数,总是这么个年纪的人嘛,多数人还是会找到更有意思的事情来做。可不知道那些爱参与骂战的大人怎么会那么享受,以前关注过史航,动辄和年轻偶像的fans叫骂,我就不能理解,一个中年人对着十几岁的未成年人,标不带脏字的下流话侮辱对方父母,这有什么好洋洋得意的。他陶醉于叫好声,有时还主动挑拨引战,豪不自重,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这样很低级。

也许这样红了出了满足感还能带来巨大的收益?也许真有人一辈子能从吵架,被关注中得到巨大满足感。

但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好玩的事可以做。

比如黑知乎。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