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ag: Marvel (page 1 of 2)

V

即使具有自主意识并且比大多数人类聪明,AI在人类眼里仍然不完全算生命啊。从贾维斯到幻视,有需要随时可以死一次,大概觉着他复活很容易,想圆就能圆回来吧。

电视剧和电影,可能说到底都是编剧的内心世界,如果想象不出一个失去了所有亲人的东欧少女会有怎样的内心,那么想个辙把自己的代入进去就好。

美人住演怀旧情景喜剧,至少看起来不讨厌。

很难理解美国人对塞勒姆女巫案的态度。许多人被诬告,20个人含冤而死,这是人命关天的悲剧吧,但是很多影视作品都会以塞勒姆做背景,说那里真是有女巫的,真是个巫术横行的地方,甚至还有当时死去的女巫诅咒延续到现世害人的故事,这样算不算是对当时受害者的再一次侮辱呢。

哈利波特里也有关于猎巫的情节,说那些女巫其实根本不害怕火焰,只是装出痛苦的样子,心里还觉得好玩。但实际上那些被处以火刑的女性,从被审判到被处死,经历了多少非人的痛苦,多么绝望,即便是儿童文学,是可以轻飘飘一句过去的吗。

娱乐对现实苦难的表达到底能做的什么程度,能否接受的界限在哪里,真是很难判断的问题。像地震的时候漫画家画一群根本不会出现在现实世界的漫画人物救灾,或者各种萌化拟人,是灾难娱乐化,还是只要起到安慰激励的作用就是好的,邪教杀人案件改编成杀人犯被反杀能安慰受害者还是在伤口上撒盐…

而实际判断的时候,起决定作用的却还是,这个创作者我喜欢,那个我不喜欢。就像即使心里有个刺,我还是看了好多遍《招魂》啊。

所以正义感,人性又算什么呢。

还是不说这些了。

电视剧没啥好说。

不是丑不丑,内男的长得好像前途无量的我党中层干部啊,在北美长大能塑造出这样一种气质也是够神奇的。

复2

  • 妇联之前的漫威电影,只有《钢铁侠1》是在电影院看的,其他都是看的盘或者是下载(这几年也正好经历了DVD时代的结束)。那时候对超级英雄电影已经不是很上心,虽然也会看,但觉得大概也就是个哄哄哄的套路,而且也快到穷途末路了。有这种想法得可能也不止我一个,在豆瓣的评论上,也看到现在喊着此生无悔入漫威的人,看过《美国队长》后说,人类已经不需要英雄电影了。妇联上映前,创作者们压力可能非常巨大吧。
  • 《钢铁侠2》一直是我最不喜欢的一部,直到看过《钢铁侠3》。主要是拍摄质量不好,我都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完整地看过,只记得在新的漫威电影上映前经常会补这一部,总在伊万被汉默收罗那阵子睡着。最后寇森去执行锤子任务的镜头有印象,所以还是看完过的。
  • 还有一个原因是,并不支持钢铁侠在剧中的想法,精英持有强力武器保护人民,虽说所有超英都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可这么明白的说出来,太像领主对子民的家长制保护了,太霸权主义。(其实电影里也折衷出了战争机器。)
  • 另一个不喜欢的原因现在看起来非常可笑,电影里出现了一个似乎会介入到托尼和小辣椒之间的角色,很讨厌在第二集出现感情危机之类的情节,立刻不想看。而那就是黑寡妇的初次登场。演员气质的改变有点惊人,《钢铁侠2》里的斯嘉丽约翰逊有很多镜头都像个倔强的少女,而从妇联开始,她身上的超级英雄气质就越来越强了,是年龄上的成熟,还是电影对演员的影响,总之很神奇。
  • 《雷神》和《美国队长》当时都不喜欢。很讨厌托尔那几个同伴,现在也不太喜欢他们,太像奇幻电视剧里的角色了,而且对托尔和洛基之间过于厚此薄彼,喽啰感很强。
  • 因为借用的是北欧神话,当时觉得很违和,说是超级英雄电影,阿斯加德的部分不都是封建的一套吗,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习惯了,好像本应如此似的。这些年北欧神话好像也普及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这些电影的影响,十年之内见过好几个作家写过北欧神话的同人,《战神3》也用了这一题材,而且一直用菲来称呼劳菲,因为现在大多数人都知道劳菲与洛基的关系。
  • 鹰眼在枪和弓之间选择的镜头实际上挺可笑的,他需要犹豫一下再选吗?而对角色身份的提示,又是确实有用的。在雷神里他的弓还是完整的一把,看起来没有后来那么高级。
  • 斯卡斯加德是北欧人,名字里就带个gård上面还有小圆圈,可他在电影里的角色却一再说,都是神话,不信,不信,真是好玩。加勒比海盗里他是个苦瓜脸,很长时间都没认出来这就是鞋带。看了《浪人》之后很喜欢他,也变成了只要有他就会想看一下的演员。
  • 《雷神》里出场的还有Sitwell,我怀疑在这个阶段并没有打算让他当九头蛇,在复联之后还给他拍了个短片,表现出来的形象比较正面有趣,更像是把他当做寇森的接班人。我就猜演员自己也不一定知道这个发展吧,还以为自己是个有前途的正面角色,听到Sitwell是九头蛇,在高速公路上被扔出汽车给大货车撞死这一噩耗,不知是什么心情。
  • 最开始的时候,我印象最不好的角色,可能就是队长了,因为他叫“美国”队长,我以为他是个政权的工具,哪儿想到他后来老是跟政府对着干。扑手榴弹的情节,也觉得又傻又夸张。
  • 现在带着粉丝滤镜,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 对于队长的塑造,和钢铁侠是正好相反的,很多事情都没有说的特别直白,我一个多年的时轮读者,习惯于RAFO,倒是很喜欢含蓄些的表达,可这也让队长成为了被误解最多的角色,我自己第一次看的时候,好多东西都没注意到,也不想注意。
  • 队长完美无缺,铁板一块,开始完全是神性,后来才渐渐显出人性,这都是很容易有的成见。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不是死板教条的道德楷模型好人。为了当兵一再违法伪造身份证明,被发现了还鬼鬼祟祟地想溜,摘旗子也是他想出的灵活方法。而且他并不是没缺点,买国债开始不习惯,后来也有一点沾沾自喜,二十几岁小伙子会有的虚荣,他也不能避免。还糊里糊涂地就和别人接吻了,当然这一点我觉得更像是因为,他常年不帅,对这一状况没有过预期,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 吧唧是个太好的朋友,以前自己照顾的豆芽菜,变成更强壮英俊的领导者,他一点都没觉得嫉妒不甘,他仍然忠诚地守护着好友,真是值得队长后来做的一切。
  • 以前看《圣殿春秋》女主角一出场立刻弃剧,心想这个长相太讨厌,演什么角色我肯定都会反感得要命。怎知道有一点会觉得帅死了帅死了。

复习1

现在回想2008年,觉得还挺遥远的,那时候觉得自己很不年轻了,现在很希望能像那时一样年轻—也就是说这十年我一直在为自己的不年轻发愁然后越来越老了。

记得《钢铁侠1》当初有非常好的口碑,轻快爽利的节奏令人耳目一新,不过那时候大概没几个人知道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吧。我去看电影之前还查了维基百科,看到了原始钢铁侠的样子还觉得好蠢,而实际上第一部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钢铁盔甲设计制作和穿着是体现的科技的美感。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后两部的原因吧。

特伦斯霍华德真好看啊,如果他可以一直演战争机器,角色可能会更抢眼,与托尼的关系也会不太一样。特伦斯霍华德长得比较可爱,像是表面很正经,心里很想胡闹的,和铁人实际臭味相投的朋友,钱德尔看起来就真的比较正经(虽然他也演过调皮的角色)。

即使不粉铁人,感触还是很多,有些台词不是为了现在而写,现在看却好像别有意义。在山洞里他对医生说,你救了我的命,医生回答,那你可别给浪费了啊,看到这里就会想,他是没有浪费啊。

记不清《无敌浩克》算不算。在这一宇宙里,这回重看发觉还是算的。篇头有很多神盾局,史塔克家的闪回,片尾铁人还亲自出场,以前是看过的,却完全不记得有这些。

主要还是因为演员,想象了一下如果一直是诺顿眼绿巨人,我大概会不喜欢这个角色了吧,即使漫威后期对角色的处理很糟糕,马克鲁法洛还是可爱的。

我也是粉过诺顿的,06年前他的电影基本上都找来看过,现在很不喜欢他。转折点是什么不太记得,可能是因为他为Courtney Love写的信吧,可也不太记得为什么写那封信以及写了什么了,隐约记得的就是对典型的美国知识分子做派的反感。

也就是这个做派让我觉得他不太适合演绿巨人,太不像个科学家了。而且他虽然体型瘦弱,但为人强势自负,在电影中的弱气是表演的结果,在表演疏忽,或者角色比较坚决的时候,常会露馅。电影里要求蓝先生给她治疗的时候,咄咄逼人,非常凶。

相比鲁法洛的温和儒雅,腼腆单纯,就可爱多了,也更能迎合这些年的审美吧。前阵子看他年轻时候演的片子,角色本身是个很糟糕的人,可是别人总能宽恕他,并且继续爱护他,鲁法洛那个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的无辜气质,配上年轻的形象,简直不能再贴切。也难怪漫威会给他分配剧透的任务。

说回诺顿,被认为有才华的演员是不是很容易自视过高并且不求进取,他这些年演的片子没几部能看的,《鸟人》几乎不能忍受。而且我不是太支持主演自己改剧本,对编剧,还有其他演员不尊重。不知道《无敌浩克》他改了什么,也看不出角色有什么个人成长。

蒂姆罗斯的角色也缺乏挖掘,大约就证明了,只有肌肉并不能成为美国队长吧。

不懂

看平行宇宙蜘蛛侠是个挺奇怪的体验,一边觉得拍得真好啊,多漂亮啊,一边又并不能特别兴奋欢欣地喜爱,很难投入感情。

无论内容形式都没有什么我不喜欢的,连乐高人仔演的我好像都能看得更投入一点,这个却心里总觉得有哪儿不喜欢似的,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好难受。

好玩的评论

在超市里随手买了个做工粗但目光好幽怨的队长。

Ant

觉得自己是有必要多学习学习了,连水熊虫都不认识,好土。

上一集《蚁人》也是主打家庭吧,虽然除了迈克尔潘納都不记得什么了。如果不属于妇联,那会是非常合家欢的电影吧。

角色的话痨,比《死侍》舒服多了,大概因为主要是卖蠢,而且老走神没重点一般来说是很好的喜剧节奏。加上角色较为朴实,故事也很温柔,就没有《死侍》那样强行黄暴的疲惫感。演员的形象当然也都比瑞安雷诺兹好多了。

量子的世界该是什么样呢,我总觉得那是超出我想象的,但如果真能看到,又会发现一切都是本该如此,所以电影里是怎样的设计,倒都是没关系的。

米歇尔菲弗真是大美人啊,比多数女明星都高出一个层次的美丽,不是特效的关系,举手投足就是美人。迈克尔道格拉斯就正相反,即使他演一个并不讨厌的角色,也无法产生什么好感。

潘納还是适合演这种角色,作为演员自然会有更为严肃的追求,可他演喜剧还是更可爱一些。另外信山达基的,是不是都很喜欢拍科幻片啊。

Poor

《死侍》可能是漫威世界最没认同感的系列。从第一集开始,看过的人都说,好好笑啊,太贱了,太逗了,我一看,怎么这么惨啊,还是特别正统保守的惨,剧情总让我想起八十年代万梓良主演的港片。

时空穿梭也让我很吃惊,仅仅在漫威,X-Men就已经用过了,所以下一集妇联不会用这一方法解决了?放在在浩如烟海的时空穿梭电影中,也算很差的了,既没有新鲜的桥段,旧的桥段表达的也不好,一副我都卖黄暴卖梗了,你们还在乎情节做什么,看我彩蛋多棒啊的疲懒姿态。

在《追捕野蛮人》里那么可爱的毛利小胖子,被调教得毫无生气。而瑞恩雷诺兹那张特别不生动的脸,被蒙起来的时间太少了。

讲到暴力,动作场面都不是很好看,可能和保守的核心有关,按说是非常血腥的场景,拍摄出来却仿佛刻意避免了打击感和视觉刺激,并没有狂暴的观感,更像舞蹈。

X-Force相比还算比较好玩,至少是用情节在讲笑话,否则一味嘴炮,不如让付兰兰塞斯罗根来讲上俩小时,也是差不多的效果。

彩蛋还算好玩,虽然不是太接受希特勒的玩笑,杀金刚狼的死侍那里就想起我们60了,人果然是最憎恨那个令自己失望的自己吧。哈哈哈。

萨马

迟来的暑期档,除了《敦刻尔克》其它都能看出不少乐趣来。

诺兰被当成有创造力,敢于挑战自己的导演,怕是个误会。原本瞎想既然是平行间接,何不把诺曼底剪在一起,既然他没这么做,我就自己又看了一遍《最长的一日》,看过之后更感到诺兰的保守。即使和参与的导演不止一人也有关系,可是人家想了多少手法啊,不像诺兰,什么都往自己的格式里套。就像BS写AMOL,他不像RJ有打仗的经验,对战术战略毫无头绪,只能在技术上想些淫巧出来,于是他所写的战争,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个人感想POV,我在杀怪物呢,这是为了我后方的亲人啊之类,写了五百页都不知道战局到底是怎样的。

诺兰走的也是这个路数,用写人投机取巧,其实他真的善长写人吗?他擅长用演员的外貌来掩饰角色性格的模板化。可惜那个小兵的样貌还是我不喜欢的类型。而不同的时间轴,对于电影表达的作用是什么,我看不出来。

并没有滥反战,把反侵略也当成民族主义,也没有把战争的残酷特别体现为视觉上的残酷,这是好的,可是对战争又有什么真正的反思,我也看不出来,因为无论绝望和希望,在电影里都是太表面化的东西。

而且我觉得,未来可能也不再会有好看严肃二战片了。当然《无耻混蛋》那一类的另说。

《千星之城》就是,设定太好了,即使我看戴函函那么不顺眼,女主角也觉得一般,可是一再被奇观所震惊,还是觉得这个电影真好玩啊。今年看《贩云世界》就是类似的感觉,其实情节角色真是没太大的所谓,作者的叙事文笔也很差,可是那个世界太神奇瑰丽了。

这个电影也是,设定和画面科幻感特别强,不是某些改编电影,拿来原著扫几眼画几张看起来很繁复的图的那种,也不是某姐妹的那套哲学,更不是你们雷老师的所谓宏大深刻,而是对科幻这一类型有着一定的爱好和理解的感觉,而且,并不是一开始很神奇渐渐就习惯了,而是不同类型的奇观,一个接着一个,珍珠世界,然后是集市,再到千星之城,变形虫的艳舞,而作为电影,比文字的冲击力更强,真到了无暇顾及情节的程度。

而且,开头从苏俄对接,到和外星生物的对接,对人类和宇宙,真是充满了信心。

其实我自己都没有这么强的信心,但即使这样,还是不至于看了《三体》或《异形觉醒》就“不要回答”。我支持阿瑟对人类的看法,人类自私,贪婪,莽撞,乱冲乱闯,有时非常丑恶,但是这说明人类是个年轻的种族,充满好奇,充满探索的欲望,不知道满足,永远想见识更多的世界,想从世界得到更多,想象一下这样的年轻人,是多么有活力,万一他没把自己作死,又会有多么美好的未来,我就喜欢这样的人类。

所以我也不是讨厌青少年啊,我只是讨厌对青少年的讨好,像《返校日》这样的电影,看的多开心啊,里面还有Donald Glover呢。没有委屈自怜,也没把舞会当成一切,女神并不愚蠢势利,可能有点喜欢他的女孩也不哀怨付出,这样清新快乐的校园青春片,难怪要致敬一下《春天不是读书天》了。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1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