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ag: Michael Connelly

EXP

最近看的两个小说,其中都出现了女警被坏人绑架的情节。从处理上倒是能看出两个作者水平的差距。写事件后的反应,Mike Ome写PTSD,噩梦,需要听音乐放松神经等等,而迈克尔康奈利写的是,回到家里,看见被绑架前洗的衣服被奶奶拿出来整理,房间中,手机还在充电。

这可真是高下立判,本来女警官被绑架就是烂俗的情节,常看这类小说的读者不知道看过多少次,像我,反应就是,啊啊,又来了,反正肯定能逃出来,逃出来以后又得PTSD一整章吧。而康奈利用生活的细节,一下把读者拉近了,会想到自己的日常,也会想到这么普通的日常被如果被毁掉是多么的可怕。生活似乎一切如常的继续着,也对比出主角所经历的夜晚有多么可怕,创造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气氛。

这就是有经验有生活的作家吧。

又想起A Bloody Genius里VIrgil见到飞碟的一幕。是作者在生活中真实遇到的事情,还是想像出来的情节呢,不过怎样都是神来之笔,虽然和主线剧情没什么关系,可因为有这一段,这本书变得更有意思了,Virgil也更可爱了,似乎整本书的境界都提高了一点呢。我要是个作家,就会希望自己也能写出这么有意思的闲笔。

《黄铜判决》听了两章,哈利·博思出场,很惊喜,想在豆瓣上表达一下,没想到我选的那个版本,第一条短评就在说,没想到凶手是谁谁谁。气得我七窍生烟,又毫无办法,都没心思听下去了,到图书馆借了中文版瞎看。

这一看发觉,有声书这回我还真是听得很明白,基本上听过的部分所有情节都没落下,很多语句都能回想起原文是怎么说的。倒不是我有什么进步,而是说明,迈克尔康纳利写得真是好。

有声书的规律就是这样,听得懂就说明作者文笔好。也有过听到最后揭穿了凶手,还在想这人是谁啊的,一点也不遗憾,因为这就说明作者写得不好。语言念出来节奏感不好,不抓人,很快就会走神。和内容的好恶倒是无关的,像以前读买卡萌就是,已经讨厌主角到不行了,心想听不下去了,当个背景音吧,可是偏就声声入耳,我就想这人真是太会写了吧。一般好的作家,出版社重视,会配水平比较高的讲播,也会相得益彰吧。

一直也不算喜欢博思,可看到他在自己宇宙中其他角色的系列里客串,还是很亲切。这个哈利和哈利霍勒还是不同的吧。尽管他严肃,不愉快,也累死了一些身边的人,但毕竟这一切是有原因的,不是说童年幸福,生活平顺的酒鬼,因为酗酒一个原因害死害残疾了无辜的人,反而好像自己有了心理创伤,特别可怜似的。所以在系列里看到了他的一生的博思就更像一个熟人,,在其他地方出现,会很高兴地想,这人我认识啊。


早上发过一条广播,因为豆瓣上有友邻转了乌玛瑟曼,韦恩斯坦和昆塔那一篇。其实对这个事情,我倒也没什么看法,昆塔是不是好人有啥关系呢,再说从小看打女打仔长大的,也不觉得这事有多可惊奇。但是这个事在微博上转的时候,两边意见是都有的,还能吵起来,在豆瓣转,就有点众口一词。这就是我一直很不喜欢豆瓣的一个地方——太容易建立一个安全平稳的小圈子自我满足了。每当发生什么事,经常看见有些人在得意:这件事,我的友邻就没有说xxxx之类的话的,这就是豆瓣的好。这不是废话吗,跟您意见不一样的早都给拉黑了。时间长了,身边都是想法一样的人,抖个聪明,大家都说对对对,这其实多可怕啊。

还有那个左派主持人和右派学者的视频也是,支持右派的就在宣告胜利,支持左派的就在一条一条地反驳,还有人发出证据,说那个人算不上什么学者,出的书和鸡汤相差无几。

但重点不在这里吧。难道不是该引以为戒吗,不管观点正确与否,如果眼界狭窄,只能听见自己想听的东西,那副样子是多么愚蠢,多么不堪一击,一个不上道的假学者就能让他们丑态百出了。

但如果能引以为戒,他们也就不是现在这个傻逼样子了吧。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