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ag: nothing

Ugly

作为一个革命青年,对DC是越来越不喜欢了,他们总喜欢诋毁和丑化革命,在《黑暗骑士崛起》来过一次,《小丑》又来了一次。可能现代英美人经历的革命主要是黑哥们防火抢店,他们以为革命就是这样了。

电影和想象的差不多,不是仅仅好似好坏,而是哪儿哪儿都差不多,知道演员下一秒会怎么演,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情节。对侏儒开门的段落比较有好感,只有这一点是不在预料之中的,也拍得比较有紧张感。

即使不是商业片,仍然是完全依照模板拍出来的东西,毫不新鲜,毫无惊喜,这个能叫”电影“吗,我也不太觉得,既不反应真实,也无法给人以游乐园的快感,只是导演的一次成功的投机。

导演以前还是拍喜剧的,竟能这么不好玩,看电影时好多愉悦都来自于电影本身的愚蠢,比如小丑被人殴打,被人栽赃节,土得像粤语残片时代过来的情节。

对角色的消费也很恶心人,我一个成天觉得韦恩家族应该被打倒的人,看到那一幕都觉得特别愤怒,不是对电影中角色,而是对电影本身的愤怒。

凤华金的表演,我也不是太欣赏的来,不好玩,可以预料,而且特别能看得出他在演,甚至都有了抽离感。也许这也是一种风格吧,反正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而且他的眼睛不好看。

脸长得好不好倒是其次,我还是喜欢有点天真无辜气质的演员。小时候觉得《法国贩毒网》是个老头子演的电影,现在看,四十岁的吉恩哈克曼,流露出小男孩般的执拗,真是太迷人。华金就是,可能演得也挺好,但没这个可爱的气质,就不太能吸引我。

德尼罗就很好,很自然的就是角色应有的样子,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惊喜似的,大概因为自然,看着就非常舒服,特别是在这部电影里,别人都不太自然,就显得他更好。

《星际探索》是个很神奇的片,看的过程中一直在想是该喜欢还是不喜欢,到结尾决定不喜欢。

对太空的表现很复古,  去月球降落的方式是弹出的登月舱, 月球车的形态很上世纪,这些不是很科学的怀旧,我还挺喜欢,电影缓慢的节奏,路途中一次次不太合理的遇险,男主角不停的心理报告和自省,更让我好奇这一切是为了做什么表达。

结果也就是觉得皮特那个角色挺可怜的,不小心卷进这件事的人也很可怜。而宇宙之大,没出太阳系就这样了的人说什么世界上已经没多少我们这种人了,这份自恋更可怜。

怀疑多数电影创作者,对科学,对宇宙的探索,都是没有真正的兴趣甚至反感的,包括库布里克,诺兰。也就《超时空接触》还行,仍然远比不上原著的气度。

还不如看星战漫威。

但迪士尼的指导之下,星战已经完蛋,漫威我看也快了,还好第一阶段已经结束,怎样都没那么所谓。

Book Club

戴安基顿在任何年龄,都非常令人讨厌。

而老太太电影,也不能比小妞电影多出成熟与睿智。

想看艾丽西亚西尔维斯通变成了怎样的一位中年人,还是比较失望的。

而我并不想看安迪加西亚变成老年人。

AWAY

从很小的时候,就形成一种惯性的观念,凡是好的,喜欢的东西,都不能从轻易而正经的途径得到。比如好看的电影,要录像带上才有,后来的小塑料圆片,现在的下载,总之是非正当或非官方途径来的才更放心一些。游戏也是,从开始就是各种折腾,改机,自制系统,狗。如果有什么又简单又正常地就能得到,便会担心,这样的情况能维持多久呢?就像那一切好用而不再出现在中国appstore里的小应用。

有时候仔细想想,想要的都是多么简单的东西啊,我想看完整的电影,想在Inss上关注喜欢的美人并且发点自己的图片,我想在Tumblr上看看黄图动图,DeviantArt(五六年之后我终于能够把这个词拼对了)上看看同人,我想买有保障的行货游戏机并且和别的地区的人享受同样的游戏,我想在2016年抓宝可梦。

相比于那些巨大的悲哀的现实,这些是多么小的事啊,可要实现,几乎是不可能的。

事无巨细的惨淡,有时会很担心,是不是只有靠外星人入侵才能结束呢。

所以《斯大林之死》看得实在不愉快。意识形态之上的黑,轻佻而轻蔑,对苦难的模式化想像,以为对人民是同情的,却汹涌着看不起。屈服者和反抗者像纸板一样。连该国的风情习俗性格特征都懒得考证,黑就是了。

当成异世界观望嘲弄,并不需要去思考为何会如此,未来会如何。

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距离和态度啊。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