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ag: starwars

前后

玩过《大逆转》系列才注意到,《逆转1》是2001年发布的,逆转系列已经有18年的历史了。可能因为系列一直在出,也一直在新平台上有复刻的缘故,还老觉着不是很古老,仔细回忆一下,这个系列不好玩都已经很久了。

所以《大逆转》真是一个惊喜。

一开始也是觉得不好玩的,第一个案件庭审非常冗长,亚双义一脸大日本帝国,还不会说相声,死者是我不希望的人,满庭的友邦惊诧。(但回头看却觉得好玩,充满了文化冲击的一章,而庭上其实只有亚内不会英文,也是太欺负人了。)不是很专心地玩着还想,逆转系列也就这样了吧,既是为了为了凌空一指也不是很值得,催眠还挺好的,想睡觉的时候就玩玩吧。

到第二章忽然就有些改观了,虽然福尔摩斯一出场也是不满意的,毕竟华生已经那样了嘛,也实践着边玩边睡,迷蒙之间忽然看见成步堂在转…立刻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继续玩下去,确实在转…

忽然好像有点好玩了。

慢慢玩下去,不知不觉,所有的角色都变得亲切起来,即使是出场时觉得会很讨厌的家伙,就像玩逆转123时一样,被角色的小动作,小吐槽,润物细无声地侵入了内心。

才意识到,这回真是巧舟的逆转啊。

即使好多人觉得第一部儿戏,我还是挺喜欢这部的轻巧可爱的,而且在中期就出现了梅昆达尔的案件,并且在最后案件中做出回应,也不算多儿戏了。而且第一部为第二部做出了非常奇妙的铺垫,由于埋伏打得好,多数角色在第二部中展现出的另一面,即惊人,又水到渠成。

而且女性的塑造真是好啊,想想后三部中那些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的姑娘们,装腔作势的希月,完全没有印象只记得她取代真霄激起的愤怒的成步堂的干女儿…即使不用她们对比,寿沙都也是多么可爱的女性啊,坚定,温柔,内心强大,还会说相声,她的配乐名为《绽放于新世界的花》,真是最好的写照了。

音乐也特别好听,应该是所有逆转里最棒的了。我那么不喜欢亚双义,他的主题也能听得热血沸腾的。后来在网上找了原声,边听边想起游戏中的场景,动不动一泡眼泪。

挺想再刷一遍看看细节的,逆转123在3ds上也有合集,什么时候还是想再玩一遍的。人物塑造,气氛烘托什么的,实在是迷人,如果再刷都是玩第四遍了,几乎是文字类的游戏能让人一刷再刷,也是非常厉害了。

还看了著名的《索龙三部曲 》。

一直听说过这个,电子书在手里都有十多年了,可是嫌坑深一直没下决心跳,拖着拖着,坑被迪斯尼变AU了。现在竟然出了中文版。

还真是好看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九十年代写的,充满了生机与希望,和老三部的气质一脉相承,人物可爱极了。看电影的后传,卢克因为开罗人有可能堕入黑暗就起了杀心,对着熟睡的他拔出光剑,韩在儿子堕落后离家出走,放弃责任,留下莱娅一个人苦撑大局,即使是原来的演员扮演的,我也无法承认这是从新希望一路下来的卢克与韩。

而在索龙系列中,卢克充满了慈悲之心,对皇帝亲自培养的绝地仍能够信任和照顾,即使是疯狂的克隆体,也是到最后都不愿意放弃把他引向光明的希望。韩深爱莱娅,渴望保护她,但同时又完全理解她的理想,不会因为自己的担心而阻挠她。三个人即使相隔几个星系,因为心意相通,仿佛仍然是在一起的,美好极了。

新角色也特别好,索龙才能惊人,但并不因此而削弱他反派的特性,卡尔德好像更加成熟的韩,玛拉杰德更是相当出色的女主角。

计谋的对抗,走私者的江湖,都写得非常有意思。

看完了之后觉得自己又变成星战粉了,甚至不再讨厌原力。

这么一想迪士尼还是毁了星战吧。

但不管迪士尼的规划是什么,但我相信这才是角色们的未来,这是我自己就能决定的。

Shell

印象里的片名叫《会计侠》,一直觉着可能是个喜剧或者比较胡搞有B级感的片,实际上却是一本正经的,但编剧烂得近于胡搞。

电影电视界对孤独症的描写,也太卖萌向了。这是一种复杂的精神疾病,患者之间的差距都是很大的,只有极少数具有较高的智力和特殊的才能,而从电影里去了解,就会以为这些患者都是天才,我觉得这种误解对于帮助患者并没有什么好处,甚至还会有坏处。

也说过很多次,很不喜欢把一些性格和精神障碍萌化。自己其实精神很正常,虽然容易焦虑,但是没有焦虑症,更没有可怕的惊恐发作,社恐,但也没到完全不能社交的程度,别人顶多有时候会觉得我害羞,言行有点特别,但没有太夸张的举动。但即使这样,这些问题也给我带不少痛苦和不便。而真的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他们,和他们家人朋友的痛苦,一般人恐怕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吧。恐怕正是因为无法想象,毫无体会,才会觉得这些是很萌的,甚至可以作为自己的装饰。谈笑风生之后一点失落就号称是外向孤独症,在家宅了两天就以为自己自闭。生活中嘲笑内向的人不得体,不会说话,转头看到网上的漫画就说内向的人好萌啊我也很内向。

我觉得一点也不可爱。

倒不是说不能写,我觉得Abet可爱,谢尔顿不可爱,还是看创作者的投入。

而会计的投入不够。

大本是面瘫,面瘫是表情不丰富,不是对外界刺激缺乏反应。能看到大本在表演的时候,反应和正常人是一样的。他和女主角对话,盯着对方看,忽然想起来了,哎呀避免眼神接触,匆忙地把目光移开。找个不习惯交流时直视对方的亚洲人,效果都比他好。角色的细节也是,行为模式的改变,我一个略微刻板的正常人都觉得不舒服,他一个自闭症,说改就改,自然不生硬。

也有疑惑,这些细节是不是有必要符合真实。我知道多数电影是不讲究的。像《银翼杀手》里的中文,更别说《宁静号》里的中文了,还有雷德利斯科特那些历史片里的服装道具直到情节,而这可能都算好的了。好像也就我在意这个,别人也不觉得这些是多大的问题,甚至觉得没必要这么认真。想想倒也是,认真是需要成本的,也许对观众并不在意的事情,就不需要付出成本。像这个电影,谁真在乎像不像自闭呢,觉着这个角色很厉害就够了。

不知道前半部分那许多方框,是故意的还是随便弄的。


对《侠盗一号》有种奇怪的怜惜,因为它实在是个外传,连正统星战的片头都没资格使用,音乐也是重新编写的变调。作为全知的观众,我又知道所有正传中没有出现的角色全部会死。

所以他们说到希望的时候,我觉着难过。

两位主角知道完成任务之后,还报了一点生存下去的期待,这也让我有点克制不住感情。

其实这两个人本身并不太吸引我。

再一次确认了脸盲,前两天才看过但丁密码的而女主角的脸对我是完全陌生的,她在但丁密码里裹了块头巾我就有点认不出了。

拉丁人口几乎见一个爱一个,却不怎么喜欢迭戈露娜,脸太软太甜,表情却不够机灵。

想想真是一集的设置,3PO碎了都能修好,K就再也没机会了。还看见很多人说他像谢尔顿,真是奇怪了,明明是电视剧设计成角色行为模式像机器人,哪儿有反过来说机器人像他的道理。

我不是星战粉,让我爱着星战的人分别在银幕内外离去了,再看见卢克会伤感,对原力没兴趣,未来不期待,看过去没那么无忧无虑。

也就这样了。

Han Solo也要加入大宽下巴的队伍啦。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