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Author: 320bird (page 1 of 128)

V

即使具有自主意识并且比大多数人类聪明,AI在人类眼里仍然不完全算生命啊。从贾维斯到幻视,有需要随时可以死一次,大概觉着他复活很容易,想圆就能圆回来吧。

电视剧和电影,可能说到底都是编剧的内心世界,如果想象不出一个失去了所有亲人的东欧少女会有怎样的内心,那么想个辙把自己的代入进去就好。

美人住演怀旧情景喜剧,至少看起来不讨厌。

很难理解美国人对塞勒姆女巫案的态度。许多人被诬告,20个人含冤而死,这是人命关天的悲剧吧,但是很多影视作品都会以塞勒姆做背景,说那里真是有女巫的,真是个巫术横行的地方,甚至还有当时死去的女巫诅咒延续到现世害人的故事,这样算不算是对当时受害者的再一次侮辱呢。

哈利波特里也有关于猎巫的情节,说那些女巫其实根本不害怕火焰,只是装出痛苦的样子,心里还觉得好玩。但实际上那些被处以火刑的女性,从被审判到被处死,经历了多少非人的痛苦,多么绝望,即便是儿童文学,是可以轻飘飘一句过去的吗。

娱乐对现实苦难的表达到底能做的什么程度,能否接受的界限在哪里,真是很难判断的问题。像地震的时候漫画家画一群根本不会出现在现实世界的漫画人物救灾,或者各种萌化拟人,是灾难娱乐化,还是只要起到安慰激励的作用就是好的,邪教杀人案件改编成杀人犯被反杀能安慰受害者还是在伤口上撒盐…

而实际判断的时候,起决定作用的却还是,这个创作者我喜欢,那个我不喜欢。就像即使心里有个刺,我还是看了好多遍《招魂》啊。

所以正义感,人性又算什么呢。

还是不说这些了。

电视剧没啥好说。

搞不懂国内搞电影的人对文字是怎样的概念。

青蛇劫起

是个人就会看错吧,因为根本没有“劫起”这个词,看到这两个字大脑会自动修正成自己认识的词。

他们自己看着不觉得别扭吗。叫白蛇缘,青蛇劫不行吗?加个语法不通的“起”字是在想什么呢。

那位说“前偶像”的李三水也是相当的不懂装懂了。

雏雏也是滋养着一群营销号呢。

藤本书的那个短篇,第一遍觉得不是很好,作者的技术很影响阅读的程度,可是评价却都说特别好,而且很多都是技术上的,觉得自己第一遍确实没有认真看,大概有很多注意不到的地方吧,又仔细看了一遍,还是觉得不太好,不管他讲了一个怎样的主题和故事,技术上的问题已经影响到我接受这个故事了。分镜特别糟糕,该交待没有交待,而在有些地方却特别冗长拖拉,那个背影大概是作者自己很满意的吧,但我觉得是过满的甚至是有些陈腐的,至少是使用过度。一些重要的表情都表现的不好,凶手出现的几页简直是作画灾难。有好几次需要向前向后翻几次才能确定画的是哪一位角色…

如果说赞美主要是因为作品的情怀,倒是可以理解的,可是都在夸技术,特别是分镜,还电影叙事话分镜,而且夸到了天降紫微星的程度,就很困惑,是我看漏了什么,还是有什么我个外行人不懂的技术在里面。

昨天和正好和小死聊天,趁机问了她,她看完也是说分镜问题很大,手法太旧,还说了一条,一直在表现角色的勤学苦练,作者的画技却是没有刻苦练过的。

她觉得我应该自信点,其实我对自己的看法一直都是自信的不得了,觉得自己分得清主观和客观,也有一定的审美水平。只是这个漫画的评价真是太吓人而且太一致了。

可能这就是现在的状况吧,觉得整个世界的创作力量都在萎缩,来来去去都是一些庸人,庸人爱庸人,庸人互相捧场。根本看不到什么真正厉害的作品,让人觉得电影是美好的发明啊,能看到这本书好幸福啊,这个漫画完全放不下能看一通宵的东西,几乎没有。

虽然过去生产的厉害的作品多的是,再不行我还可以看时光之轮(但是在很害怕电视剧版的到来),还是想看到新鲜的,没见过的东西啊。

前两天温习了一下呖咕呖咕,前面觉得真好看,和对香港的情结没关系,就是好玩好看,后面说道好运气还会回来,忽然特别难过,现在不会有人相信这些话了吧,不但香港电影,这个城市也死了。我也变成了一个基本不看中文电影的人了。华语影视里里外外全是屎,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还是看看长得好看的人吧,能凭长相就让别人开心,这才是最厉害的天赋。

找书很麻烦,图省事下了个去年卖得好的侦探类有声书包,打算无差别地听一听,一听下来,这毛子坏蛋也太多了吧。

以前选书的时候会自动筛选,主角是FBI,CIA,国安相关的自动滤掉,更倾向于私家侦探,基层警察之类的,所以感觉还没那么明显,可回想一下,好像看过的多数系列里都会有一两本,反派是老毛子或者类似的国家的敌人的,就像每个系列里总会有一本书里有性侵子女的坏父母一样。

而且除了勒卡雷那类特别严肃的间谍小说之外,真是没见过什么把毛子当个人写的。就不说反派不反派了,做反派都半点人性不会给的程度。

像最新的一本李奇,里面那位“来自莫斯科”的人,体型巨大,丑陋,极端冷酷,还有个同样冷酷的,敏捷狠辣的女杀手。真是来自罗刹带着爱啊,和60年前的描写都没多少区别。

还有包大七那本也是,里面有个特别坏的女的,因为经历了好几本毛子坏蛋,我还开玩笑地想,虽然这个故事暂时看不出多少和俄国的联系,可这女的如此邪恶,怕不是个俄国妞。结果最后她是前KGB。这角色也没什么前因后果的背景,纯粹是个坏蛋,而一句KGB就把她为什么这么坏的问题解决了。

就觉着很可怕,半个多世纪,一直这样直接灌输着,毛子都是坏蛋,北非中东中国多少还根据国际形势变换着邪恶程度,而毛子则一直坚挺着一坏到底。

《一千零一夜》里经常会有一个情节,主角们过着平和的小日子呢,城里却有个犹太人,纯粹本着内心的邪恶暗地里陷害主角们。

以前看的时候觉得这是愚昧而充满偏见古时候才会有的事,其实过了几百年也没什么不一样。

也有反例,某本Alex Delaware,有个嫌疑人是以色列背景的犹太人,立刻就能判断,他可能有秘密,但绝不会是凶手。

华人那边更复杂一点,一方面被包括在政治正确范畴,一方面又有和毛子类似的意识形态问题,作为正面角色出现就得对背景精挑细选。前两天看的那个,美国出生,老家香港,这还不够,在一个用来打破刻板印象的情节里,这个角色说,我不孱弱,聪明可不是书呆子,十四岁就开始交女朋友,对方回答,还好你是我们这边的。

大概作者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句话多可怕吧。

绣红旗还是绣星条旗。反正你必须选边表态。

这种世界多么无聊啊。简直觉得,自认为相貌平平一夜之间变成美女大英雄拯救世界,或者酗酒中年女性主义者无病呻吟间隙发现的反转至少三次的惊天小秘密之类的故事更有意思呢。

因为不好意思讲价钱,在闲鱼上的好评全是“爽快的买家”…

我才不管

把司机这歪脸丑八怪拍这么帅就一定要看,还要买一个月prime看。对他的喜爱被瘟疫打断了都还没花过钱…

虽然要不是他演的这片儿一看就各种讨厌😅

贼你妈操蛋。

VLC真好使,我以前还因为它太丑装上立刻就给删了…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1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