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Author: 320bird (page 2 of 122)

公司怎么想起买辣条给大家做零食。吃一口立刻起一个包。这东西里面到底放了什么。

为什么大学同学要联系我呢。

和他们从来不是朋友,回忆起大学时光想到的是一些唱歌演电影的香港人而不是他们。就算能想起和他们一起生活的情景,也感觉不到什么快乐,只是遗憾自己那时候不够成熟,要能更我行我素一些,能完全不在乎他们,把时间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而且几十年没见了见面真的有的聊吗,即使现在比以前会敷衍了,和以前不喜欢现在几乎不认识的人敷衍三四个小时,在公司开会都好些吧,至少给钱。

为什么大学同学要联系我呢。

和他们从来不是朋友,回忆起大学时光想到的是一些唱歌演电影的香港人而不是他们。就算能想起和他们一起生活的情景,也感觉不到什么快乐,只是遗憾自己那时候不够成熟,要能更我行我素一些,能完全不在乎他们,把时间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而且几十年没见了见面真的有的聊吗,即使现在比以前会敷衍了,和以前不喜欢现在几乎不认识的人敷衍三四个小时,在公司开会都好些吧,至少给钱。

他可真好看呀。

等了一天,竟然真的等到了。

有点沾沾自喜,我还是有点了解他和他们的工作方式了。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检察方的罪人

看书时搜索了一下电影版,被阵容吓了一跳。对书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好,也不觉得很适合拍成电影,却以很郑重,看起来对票房很有期待的方式拍了出来,感到有些奇怪。

情节是很一厢情愿的。一开始就知道主角必然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但并不是由角色塑造得出的结论,而是从人物设定上看出的方向。是作者要写的情节,而不是故事自然发展出来的。

所以经常会有冗长的感觉,故事并没有层层推进的节奏,而又知道角色肯定要走那条路,就像在干等一个关键时刻。因为一直知道作者要表达什么主题,最终主题出现,也就没多少思考的意愿了。

反而到快结束的时候,对朋友和家人所着的一些笔墨,让角色忽然变得可信一些了,可能作者是觉得在这个时候展露主角柔软的部分更有力,可我还是觉得,不一定要写的很实,更早地丰富一点细节会更好。

对人权律师倒有一些联想。最近看到一个活动叫做Stop Hate for Profit。活动本身是针对Facebook的,我看了半天也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可就觉着,只要是把对自由平等的权力诉求,转变成对某些族群的憎恨的,背后肯定是利益。无论是很美国人,中国人还是男人,只要做出这种引导,就肯定不是好人,哪怕标榜的主义多么激进,实际上也是保守主义和谋取利益。

这和书本身就没什么关系了。

差点脑补一出小Boy总动员。

忽然很想吃红肠,想象着肉的味道和肠衣的口感。回忆起小时候总吧里面的肥肉块扣出来,又想象了一下肥肉块。

现在晚饭都不太想吃了。

终于有一次没撕坏。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20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