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Author: 320bird (page 2 of 128)

回来的路上就想,19年和以前的生活好遥远啊,真有过那些随便的日子吗。

我这个老实巴交的人也被豆瓣删广播了呀

在地铁丢的东西找回来了,地铁的人态度还非常友善。

Beyond唱《血染的风采》的视频下面,有很多他们好爱国啊,真有家国情怀啊的留言。他

们确实是因为爱国唱的这首歌,但和留言说的不是同一回事。三十年后影像流传下来,表达的含义却被曲解了。如果有人回复了唱这首歌的真正含义,可能连影像本身也会消失吧。

消失了也好,因为这是我听过的最难听的一次Beyond。

看到很多人在感谢一个up主,因为他偷偷上传了一些被B站删除的资源,心想我也上传过这些啊怎么不感谢我呢,仔细一看他们感谢的就是我。

很自豪,无论在哪里,我都是坚定不移的共产主义战士啊🤪

🔬📝

也记不清读过多少本科本了,二三十本应该是有的吧,而除了米隆系列,记得情节的总是最后一本。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记得科本厌女就好了,打破平静生活的,肯定是有个女的隐瞒了过去,不说实话,或者特别事儿妈。要是一本书看到最后,还没出现这种情节,那么肯定还有一个没有暴露的转折。即使是相对好一点的米隆系列,也曾经被差点就被害事精大嫂毁了一切,米隆本人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梦想,在矫情又不怎么诚实的女性身上破灭了好几次。无私地守护着他的,即使自己有麻烦也不往他身上招惹的,永远是男朋友。

女的贼NM事儿,抓住这一点就好了。

他倒没什么恶意,反而对女性是有着爱和尊重的,总觉得他的厌女就像个还没发育的小男孩,比那些一边打女性旗号,一边乐兹兹地以女性受虐之类的情节卖肉(比如电视剧的导演),可爱多了。

所以看电视剧的时候,也分不清那些是推测,那些是记忆了,总之要他老婆绝对有秘密。

但电视剧真是不喜欢啊。

对西班牙影视没多少了解,以前看的都是非商业的电影,比如卡洛斯绍拉还挺喜欢的,阿莫多瓦就不会专门去看。悬疑类型,就看过这个导演拍的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偶尔看一部电影还算新鲜,再加8集电视剧就觉得不舒服了。这真个是纯粹就讲个事儿的导演啊。

在人物塑造上几乎都不带生活细节的,演员就是在演这个案子,所有的场景都是一尘不染,简直不像是地球,而是移民太空的飞船里搭出来的假世界。

科本千篇一律是真的,可还经常会看,就是因为他的作品里总是有可爱的生活气息的,他也是会把自己的生活,想法融合到作品里。在豆瓣上找以前看原著的记录,还看到自己标记了一段:

每个人似乎都做过这样的梦,一个学期没有好好上课,更没有好好复习,第二天就要期末考试了,而自己什么都不会。

主角是个美国人,可我一个中国人看到这些也会想,他和我一样啊。就是这些细节让角色变得生动亲切,让读者更容易被角色吸引,去担心他的命运。

电视剧里就完全没有这些,即使动不动就来一段人物介绍,也不会对角色产生任何真实亲近的感觉。加上表演上可以的压低,就只是一些虚拟的人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讲了一个虚构的故事。

男主角的样子还又蠢又坏。我也不记得书里有没有后面那个情节了,可觉得哈本就算写了这个情节也会是另一个样子,但这个男的就,觉得他干了什么坏事都不奇怪,奇怪的倒是怎么会有人从他那对冷漠凶狠的眼睛里看到忏悔的。

很好奇西班牙的环境是怎样的,为什么这里的女性,年轻时好看,但年纪变大就越干巴呢,就是老得特别没生机的那种感觉。这个国家不是挺湿润暖和的吗?

也怀疑导演特别想拍的是脱衣舞那些,或者是HBO看多了把自己看傻了。

🌺

就觉得现在女性题材基本都是雷了。是革命解放还是保守压制,并不是看举的什么旗,而是看对自由是追求还是限制。无论用的词是婊子狐狸精或是是媚男雌竞,在压制女性对美的追求上是一样的,所以👊实质上是女性枷锁的又一种形式。电影也一样,可以明显看到现在电影作品中的畏首畏尾,创作自由被严重地压制,作品的内涵空洞单一,就说明现在的运动,并不是什么革命。

而且还是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各种政治正确混杂在一起,就算编导有能力,也不太可能创作好吧。像男女差别,又不能完全不拍,又不敢以喜剧的形式拍,更不敢以现实主义的形式拍,就只能尴尬地糊弄。对中国也是,既不能夸,又不能骂,浮光掠影又暗搓搓的,连想赚谁的钱都没打定主意似的。

亚裔演员是挺不容易的,而华裔演员可能还多了一层不易。想想也挺可笑的,离开了一个不自由的环境,但在新的环境里还是要表忠心的,甚至比在国内更需要高调地明确地表这个忠心。以前很讨厌陈冲白灵这些人,现在反而觉得,她们也是很艰难的吧。

以为木兰的妹妹是奥卡菲娜,想原来演起戏来也没那么丑,其实不是,除了木兰他爸主要演员都不算丑,可能就是电影全部的优点了,但是镜头把他们拍的都不怎么好看,每个人都没精打采的演着,好像演艺经验已经告诉他们自己在演多难看的电影了。

不会中文的人念不好声调,分不清花和华,我又记不住花木兰给自己起的男人名字是什么,就老觉得她叫华安。

阿娇已经四十岁了。

我接受不来!

赵婷咋样不了解也懒得了解,但我是想当讨厌科恩嫂,讨厌到冰血暴不会重看,想起那张倭瓜脸就烦躁得要命。

不是丑不丑,内男的长得好像前途无量的我党中层干部啊,在北美长大能塑造出这样一种气质也是够神奇的。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21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