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看书

カムイ

近几年很难得愉快看完的漫画。

几乎是西部片设置,各种变态,套路与反套路,疯狂的情绪转换,这些都很合我的口味,特别是中间遭遇几个刺青犯人的故事,真是高潮迭起,看得特别爽快。

和一开始的印象差别还是挺大的,按说这种背景一般都是修罗场杀出一条救赎的血路,开始两卷好像也就是这样一个意思,那时候的杉元,不吃东西的时候还是挺阴郁的,被战争的噩梦纠缠着,作为动机的小梅的事情也是愁云惨雾,谁想到发展下去一路欢声笑语起来,猛男内里都是可爱的少女心,原以为猩红的道路,竟然是粉红的。

在这方面作者的能力真是厉害,在几帧之内能让情绪在正经与不正经之间飞速转换,而且毫不牵强,节奏也特别好。

角色基本上都是有趣的,不管戏多戏少,仔细想想,整部漫画里,要说塑造的不好的角色,大概就是野簏坊了吧,可能也和漫画风格和设定于一开始的打算不一致有关,刺青囚犯这个行为从一开始说,就是非常残忍的,以如此冷血阴险的方式,为未来留下遗产,怎么看也不像是后来的哪个角色会做的事情,因为不能自圆其说,所以作者画这个角色的时候,就总不能顺畅地去表现他的性格,始终给人一种假人的感觉。但同样背景的奇罗蓝克,就是非常有意思的角色。

只可惜后面的部分太匆忙了。不知道是编辑催促,还是坐着自己想赶快画完干别的。

还好作者对自己的角色是有爱的,定制便当,并不算随意。好人,坏蛋,死了的,活下来的,都认清,或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又想起北海道是多么的好😩,在函馆那天,虽然是七月,可是下着雨,气温只有12度,上午去了大沼公园,中午吃了一直想吃的高级海胆饭,开心是很开心,可是太冷了,五菱廓可以在室内坐着,很暖和,于是在那里坐了很久,看时轮,要是那时候知道金子的事的话…要是那时候就在看这个漫画,大概还会去参观网走监狱吧,想玩的地方会多出好几个。倒也不一定都会去,那时候还以为想去哪里,总是可以去的,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快乐的时光,可能就是最快乐的时光了。

我是,十年前看完的时轮啊…

因为时轮而养成的习惯,这十年里又看了好多有意思的书。

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下的《战争幽灵》,一看标题还以为是个比喻,好奇自己为什么要下一部演员基本不熟的二战片,看了一会儿发现不是比喻真是个鬼片,更想看下去了,因为鬼片不是爱看的类型,肯定是为了某个原因才下的。

而且也觉得很违和,为什么要用拍中东反战片的方式来拍一部二战片。看到最后.哦,原来是这样。谜题解开了,但也并没有让电影变得更好。

前面的吓人方式,还算挺对胃口的,明明白白的放在镜头里,抓痕啊,无声出现在背景里的影子啊,就像很平静地说,这儿有鬼。都没打❗️。

谜底一揭开反而觉得没什么了。这些人的状态虽说有点吓人,可是太具体,而且布景也很廉价,旁边又站这个比利赞恩—有他出现,立刻产生草台班子感。没有恍然大悟的痛快感,反而变得一点也不可怕。

鬼片也越来越不好拍了吧,普通地吓人没意思,结构真搞出意思来也难。


就记得讨厌道尾秀介,《向日葵》说什么的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可能也不是什么值得记忆的书。

好像还研究过他到底算是有心还是没有心,看《不可以》的时候又想了一下,觉得他不算太有心,虽然比伊坂幸太郎把放个屁在礼物盒子里装饰好了捧给人看:我这么华丽美好的心灵给你看了哦,还是稍好一点。

但可以遮遮掩掩的表达方式还是太讨厌了。

诡叙是为了什么,放照片又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为要表达的主题服务,如果不是为了提高表达的效果,只想让读者说句没想到啊,那也就只是个游戏了。

而且还是社会派的题材。倒不是社会派不能创新,社会派本身就是创新,而是,创新和小伎俩还是不同的吧。

搞噱头的书,也确实是没几本有意思的,也可能是写不出意思才会搞这些。

现在听的冰岛侦探小说:

检查死者留下的电脑时,发现硬盘几被视频文件塞满了,警察很惊讶地想,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能把硬盘塞满呢?

很多文件标记着AVideos。他又想,这是什么意思呢?

打开一看…

那么这个A代表着什么呢?

又发现一些GVideos文件,这又是什么呢?

又打开看了…

啊我明白了,G一定是Gay的意思!

冰岛人真纯洁啊😔

真是大意了,现在听的这本书,第一章的设定貌似还挺有意思的,主角三十多岁,不是青少年,作者好像也挺有名,没想到从第二章就开始谈恋爱。现在已经听了三分之一,大部分篇幅是男女主角分别在想,我好喜欢他/她啊,可是不不他/她不会爱上我的,下的时候就记着叫圣骑士的什么什么,今天留意了一下原来叫Paladin’s Grace,女主角的名字就叫Grace。敢情是当代骑士小说啊。我还不如整本YA来看呢。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