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书 (page 1 of 36)

看书

Louise Penny跟希拉里一起了本小说。

更不喜欢她了,虽然还在听她的书。

藤本书的那个短篇,第一遍觉得不是很好,作者的技术很影响阅读的程度,可是评价却都说特别好,而且很多都是技术上的,觉得自己第一遍确实没有认真看,大概有很多注意不到的地方吧,又仔细看了一遍,还是觉得不太好,不管他讲了一个怎样的主题和故事,技术上的问题已经影响到我接受这个故事了。分镜特别糟糕,该交待没有交待,而在有些地方却特别冗长拖拉,那个背影大概是作者自己很满意的吧,但我觉得是过满的甚至是有些陈腐的,至少是使用过度。一些重要的表情都表现的不好,凶手出现的几页简直是作画灾难。有好几次需要向前向后翻几次才能确定画的是哪一位角色…

如果说赞美主要是因为作品的情怀,倒是可以理解的,可是都在夸技术,特别是分镜,还电影叙事话分镜,而且夸到了天降紫微星的程度,就很困惑,是我看漏了什么,还是有什么我个外行人不懂的技术在里面。

昨天和正好和小死聊天,趁机问了她,她看完也是说分镜问题很大,手法太旧,还说了一条,一直在表现角色的勤学苦练,作者的画技却是没有刻苦练过的。

她觉得我应该自信点,其实我对自己的看法一直都是自信的不得了,觉得自己分得清主观和客观,也有一定的审美水平。只是这个漫画的评价真是太吓人而且太一致了。

可能这就是现在的状况吧,觉得整个世界的创作力量都在萎缩,来来去去都是一些庸人,庸人爱庸人,庸人互相捧场。根本看不到什么真正厉害的作品,让人觉得电影是美好的发明啊,能看到这本书好幸福啊,这个漫画完全放不下能看一通宵的东西,几乎没有。

虽然过去生产的厉害的作品多的是,再不行我还可以看时光之轮(但是在很害怕电视剧版的到来),还是想看到新鲜的,没见过的东西啊。

前两天温习了一下呖咕呖咕,前面觉得真好看,和对香港的情结没关系,就是好玩好看,后面说道好运气还会回来,忽然特别难过,现在不会有人相信这些话了吧,不但香港电影,这个城市也死了。我也变成了一个基本不看中文电影的人了。华语影视里里外外全是屎,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还是看看长得好看的人吧,能凭长相就让别人开心,这才是最厉害的天赋。

找书很麻烦,图省事下了个去年卖得好的侦探类有声书包,打算无差别地听一听,一听下来,这毛子坏蛋也太多了吧。

以前选书的时候会自动筛选,主角是FBI,CIA,国安相关的自动滤掉,更倾向于私家侦探,基层警察之类的,所以感觉还没那么明显,可回想一下,好像看过的多数系列里都会有一两本,反派是老毛子或者类似的国家的敌人的,就像每个系列里总会有一本书里有性侵子女的坏父母一样。

而且除了勒卡雷那类特别严肃的间谍小说之外,真是没见过什么把毛子当个人写的。就不说反派不反派了,做反派都半点人性不会给的程度。

像最新的一本李奇,里面那位“来自莫斯科”的人,体型巨大,丑陋,极端冷酷,还有个同样冷酷的,敏捷狠辣的女杀手。真是来自罗刹带着爱啊,和60年前的描写都没多少区别。

还有包大七那本也是,里面有个特别坏的女的,因为经历了好几本毛子坏蛋,我还开玩笑地想,虽然这个故事暂时看不出多少和俄国的联系,可这女的如此邪恶,怕不是个俄国妞。结果最后她是前KGB。这角色也没什么前因后果的背景,纯粹是个坏蛋,而一句KGB就把她为什么这么坏的问题解决了。

就觉着很可怕,半个多世纪,一直这样直接灌输着,毛子都是坏蛋,北非中东中国多少还根据国际形势变换着邪恶程度,而毛子则一直坚挺着一坏到底。

《一千零一夜》里经常会有一个情节,主角们过着平和的小日子呢,城里却有个犹太人,纯粹本着内心的邪恶暗地里陷害主角们。

以前看的时候觉得这是愚昧而充满偏见古时候才会有的事,其实过了几百年也没什么不一样。

也有反例,某本Alex Delaware,有个嫌疑人是以色列背景的犹太人,立刻就能判断,他可能有秘密,但绝不会是凶手。

华人那边更复杂一点,一方面被包括在政治正确范畴,一方面又有和毛子类似的意识形态问题,作为正面角色出现就得对背景精挑细选。前两天看的那个,美国出生,老家香港,这还不够,在一个用来打破刻板印象的情节里,这个角色说,我不孱弱,聪明可不是书呆子,十四岁就开始交女朋友,对方回答,还好你是我们这边的。

大概作者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句话多可怕吧。

绣红旗还是绣星条旗。反正你必须选边表态。

这种世界多么无聊啊。简直觉得,自认为相貌平平一夜之间变成美女大英雄拯救世界,或者酗酒中年女性主义者无病呻吟间隙发现的反转至少三次的惊天小秘密之类的故事更有意思呢。

我还漫无目的地乱找书呢,新的Prey都出来了。

耳语者

很可怕。虽说里面的人经历都差不多,但这差不多本身就是可怕的。被捕,流放,枪决,一再地重复,就算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经历已经是很邪恶的了,何况是成千上万的人。

但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些个事情主要是在三十年代发生的。以前没有仔细想过,模模糊糊地觉着大概和国内的时间差不了多少吧。现在才意识到,是在十多年后,仍然决定走相同的道路。

甚至饥荒都复制了。

他们是真的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吗。还是说觉得这样更便于统治呢。国家,人民,共产主义理想,在这些人眼里究竟是什么。

其实我还是相信共产主义的,因为资本主义仍然是一切邪恶的根源所在,女性,有色人种,一切被压迫的人,不打到资本主义就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解放,平权运动认识不到这一点,只能原地转圈子。

但上次革命带来的恐怖,却使人不敢去展望没有资本主义的世界了。并没有自由,平等,当家作主,只有在集权下的瑟瑟发抖,甚至宝可梦都无法在这片土地上生长。

所以必须弄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共产主义,理想主义,暴力革命,还是别的什么。这本书当然不会给出答案,因为作者认为共产主义本身,甚至无产阶级就是邪恶的。我自己也想不出来,因为我眼前的世界就那么一丁点儿。

我应该算是个一点也不关心政治的人吧,除了一般的工作过日子,也就对如何从娱乐中提取多巴胺感兴趣,但是,只有宽容和平自由的政治环境,才会是透明的,否则只会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就会觉得书中的那个世界,是过去还是将来呢。

另外,老毛子可真会写信啊。

还有这种扭蛋,看了看淘宝大概30块钱,不过从买家秀看摆放需要底座,加上底座就更像立牌而不怎么可爱了。

不过桌上真摆一排这个想象着背后悲惨的故事…

哈哈哈。

致命引擎

今年看过的书里最喜欢的一套,说是最近几年最喜欢的幻想类小说也可以了。

看电影版《掠食城市》时候想过,设定这么有趣,原著会不会很有意思呢。确实很有意思,可不是我猜想的那种。作者真是太会写小孩子和青少年的可怜无助了,我是完全见不得小朋友受罪和失望难过的人,四本看完,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其实这套书,里面也不是没有不喜欢的地方,像那些政治的,地域的映射,反正西方人一写这些,就露出他们政治环境还算不错的天真,自满和虚妄,可是角色的塑造太扎我的心,其它这些完全不算什么。

小说里建造的,不仅是蒸汽朋克,更是一个对少年人特别残酷的世界,就像SB《小杂种》里那句台词,“年轻人,死得真快”。这种残酷,让书中的角色特别值得怜惜。像女主角赫斯特·肖,看电影的时候一点也不喜欢她,一脸好像全世界都欠着她似的表情,谁沾上她都会很倒霉。书里她比电影里坏的多, 很长一段时间驱动她的几乎完全是对汤姆的占有欲,做了坏事也没有勇气承认,可这却正是角色的魅力所在,因为丑陋的外貌和悲惨的身世,在她的世界里,汤姆的爱是唯一能抓住的东西,即使抓住了,也不相信自己能抓的牢靠,觉得总有一天会失去,用尽一切力量期望那一天能晚一点来。建立在这一基础的角色,表面上强硬,自私之类的缺点,反而更能对比出那种绝望的渴望,特别令人怜惜。

对其他角色也是,既残忍,又细腻,和他比起来,GRR的一目了然的电视剧结尾五分钟式残忍,真算不了什么了。男主角汤姆三十多岁已经开始秃顶了(这和作者是英国人 可能也有关系,赫斯特极为丑陋,让芙蕾雅是个胖子。让主角最后死去的作品也挺多的,像BS,会修复好男女主角被破坏的身体,让他们和生前一样美丽,好像安详的睡着一样。而这个里面,不但写到主角一点也不壮烈地就死了,还继续写他们的身体肿胀腐烂,眼睛被小鸟叼走,骨骼渐渐散落,最后什么也不剩。因为很难看到年轻作者常见的英雄式自我代入,还以为作者年纪很大,其实他现在才五十多,写这套书的时候三十岁,还是个年轻作家。

作为儿童文学其实是有点奇怪的,这套书在GR上评分很低,只有3.7左右,奇幻类小有名气的基本上都是4分以上,当红作家动辄4.5的也有的是。可能作为YA文学,受众YA却不一定会喜欢这样的作品吧,太残酷,又不够英雄主义。虽说不对年轻人的口味,可我还是觉得少年人写得太好了,不只是凄凉的爱情,还有各种不成熟,自负,和愚蠢等等年轻人讨厌的特征,不粉饰掩盖,正面去描写,反而可以让读者去理解他们,甚至心疼他们。

还有俯拾皆是的这样的句子:

…脸上带着自认为正确的人才有的灿烂而得意的神情。

…因为充满希望的旅行比到达目的地更好。

要是她不小心的话,她就会开始关心起他来,而当你关心一个人的时候,你就要面对各种痛苦,她太清楚这一点了。

时不时拿笔尖扎我的心一下。

也能看出为什么会改编的那么糟糕了,和《黄金罗盘》的情况类似,原著的类型是YA,其中有很多针对YA的,给人以天真简单感觉的描写,但同时,表达的内涵,故事的残酷性又是超越了YA范畴的,改编电影的人,嫌弃YA的部分太幼稚,又怕深刻的部分难以理解,并且构不成商业电影昂扬的结尾,所以把这些都不要了,于是变成了毫无特色的大路片。

像赫斯特,在电影里只是个脸上有一点疤痕的小美女,由面貌而带来的绝望感便完全没有了,商业电影不敢让女主角丑得太厉害,而角色的基础也就跟着没有了。在电影里不理解凯瑟琳这角色到底干什么的,忙活半天什么作用都没起到,看了书才知道,她的作用是死掉,代表着新伦敦的希望的她,还有她的男朋友,小狗,都死了。她男朋友的甚至不是被什么邪恶的坏蛋杀死的,而是被汤姆击落的飞行器爆炸所波及,就那么死掉了。这就是原著的调子。看到不少人说,方安娜那么酷的角色,死的太随便,可放到原著的环境里能看出,就是这样一个世界。如果找一个很厉害的导演,知道要表现什么,或许能拍出原著的意味,可以特效大片的方向去做,那也就只有特效了。

可能电影的创作者也是知道这样是不行的,第一部结尾和《黄金罗盘》一样,是一个非常大的悲剧,电影也改编成大团圆的结尾了,但这样一改,下一部其实是无法进行下去的,两个电影大概在改编的时候就没有继续下去的信心吧。

一般的两本

圣天秤星

好多外国作者都喜欢冗长的事无巨细的描写。如果作者本身有水平,可以说是细节丰富,如果是RJ,我知道他是故意在凑字数,而多数情况下,我怀疑那些作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以为多填进去点细节,不管有用与否,就显得自己写作水平不错,不是廉价地摊了。

设定应该说也还可以,克隆人家族,被侵蚀星球的生态,还是挺吸引人的,可是真受不了大段大段毫无意义的废话,有没有什么讨人喜欢的角色,女主角还很烦人。。看了四分之一发现这书九百多页,实在觉得不值得。

皇帝魂

皇帝魂那篇还是可以的,看的时候没觉得很讨厌,差点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和BS和解了,可是看了后几篇,还是那个讨厌的老BS。倒也说明了,我对BS的厌恶,并不是完全的主观和盲目。

二短

《看海的人》和《时光尽头》。

尽管前者比后者写作水平高些,看两本书的时候都在想,科幻作品,大多数还是套着个皮,玩弄着科学特别是物理学词汇,写着自己国家的作家们最爱写的一套东西。

《看海的人》,宏大也算宏大,可还是始终觉得,这是日本的那种不够宏大的宏大。

像《独裁者的律令》,战败国思维特别明显。虽然我独裁,铲除异己,侵犯邻国,可我是为了让大家活下去而忍辱负重啊。

可去NMD吧!那个独裁者不觉着自己是为了大家好啊,还都觉着自己是人民的父母呢,实质上又何曾脱离对权力和利益的索求。说什么忍辱负重,也就和东方不败抱怨负心的天下人一个层次吧。

有好几篇的套路差不多,不要说看过多少科幻小说,同一个作家几篇看下来,大约也就了然了。

《时光尽头》更加千篇一律些,写作水平也更水,有意思的地方是时效性,原版出版于15年,17年引进,这个水平的作品,肯定不会有什么关注,但如果是今年出版,会不会因为当前的时事产生共感,而给予好一些的评价呢。

环保乌托邦那篇还挺有意思,可惜不管有意思没意思的篇章,作者的写作水平都太拖后腿了。翻译水平和写作水平还挺般配的,我都好久没看见满篇的天杀的,该死的,你知道,我是说。我以为即使是翻译新手,现在也会注意避免这几句著名的翻译腔了。书中有穿越的情节,翻译也像从上世纪穿越来的。

说去穿越,那天忽然想,传说里吴之荣是被雷劈死的,我觉得他可能没死而是穿到现在变成上帝之鹰了。

最近上了电视剧所以想看一下的书。

东野别的书里也有宠物医院有关的情节,开始一直怀疑是不是看过了,渐渐觉得可以认定是没看过的,因为这么烂不可能看过不记得。

作家年纪大了真是可怕。东野圭吾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没想到吧,他写名侦探的腚那会儿,对推理界和前辈那些看不惯,看不上,最后会全落在自己身上。认可了电视剧里强加的女主角,写过完全不合理的男扮女装,为了报销写出的疾风系列。年轻的他会不会对着老作家们的背影暗暗咕哝,写不出就不要写了,我现在就想对他这样咕哝。

对他的“科学发展观”也不太认同,什么叫人类还没准备好,做出判断的人才是把自己当神了呢。很想看看东野对《涌变》这种书的看法,虽然那个书写的也是够烂的。当然要从日本的角度讲,他们同现代科学的接触比别的国家惨烈,也许更容易有保守的想法去,但我还是觉得科学的进步是可以让人类以更高更远的视野来看待世界,捂住眼睛是不行的。

东野近些年的作品也不是第一次有逃避和掩饰的倾向了,《梦幻花》也是,但那个角色塑造比这个稍好些,感觉上没这么讨厌,一回想就觉得东野确实是不太行,半年前看的,现在已经不太想得起情节了,只对人物还有些印象,不像以前的作品,都那么多年了,还能记得当时带来很大冲击的一些细节。

而这部就算能回忆起什么,只要也是男主角的猥琐,和女角色们竟然能喜欢如此猥琐的人吧。也不太能把电视剧的演员和书联系起来,女主角的外貌描写给人以很绳文的感觉,小吉高却是弥生脸。先入为主地带入之后,对主任的角色观感还比较好,还是因为主任这个人吧,虽说比不上金城武,可是会耍大刀,在微博上又傻又坏的,很可爱。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21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