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看书

我是,十年前看完的时轮啊…

因为时轮而养成的习惯,这十年里又看了好多有意思的书。

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下的《战争幽灵》,一看标题还以为是个比喻,好奇自己为什么要下一部演员基本不熟的二战片,看了一会儿发现不是比喻真是个鬼片,更想看下去了,因为鬼片不是爱看的类型,肯定是为了某个原因才下的。

而且也觉得很违和,为什么要用拍中东反战片的方式来拍一部二战片。看到最后.哦,原来是这样。谜题解开了,但也并没有让电影变得更好。

前面的吓人方式,还算挺对胃口的,明明白白的放在镜头里,抓痕啊,无声出现在背景里的影子啊,就像很平静地说,这儿有鬼。都没打❗️。

谜底一揭开反而觉得没什么了。这些人的状态虽说有点吓人,可是太具体,而且布景也很廉价,旁边又站这个比利赞恩—有他出现,立刻产生草台班子感。没有恍然大悟的痛快感,反而变得一点也不可怕。

鬼片也越来越不好拍了吧,普通地吓人没意思,结构真搞出意思来也难。


就记得讨厌道尾秀介,《向日葵》说什么的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可能也不是什么值得记忆的书。

好像还研究过他到底算是有心还是没有心,看《不可以》的时候又想了一下,觉得他不算太有心,虽然比伊坂幸太郎把放个屁在礼物盒子里装饰好了捧给人看:我这么华丽美好的心灵给你看了哦,还是稍好一点。

但可以遮遮掩掩的表达方式还是太讨厌了。

诡叙是为了什么,放照片又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为要表达的主题服务,如果不是为了提高表达的效果,只想让读者说句没想到啊,那也就只是个游戏了。

而且还是社会派的题材。倒不是社会派不能创新,社会派本身就是创新,而是,创新和小伎俩还是不同的吧。

搞噱头的书,也确实是没几本有意思的,也可能是写不出意思才会搞这些。

现在听的冰岛侦探小说:

检查死者留下的电脑时,发现硬盘几被视频文件塞满了,警察很惊讶地想,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能把硬盘塞满呢?

很多文件标记着AVideos。他又想,这是什么意思呢?

打开一看…

那么这个A代表着什么呢?

又发现一些GVideos文件,这又是什么呢?

又打开看了…

啊我明白了,G一定是Gay的意思!

冰岛人真纯洁啊😔

真是大意了,现在听的这本书,第一章的设定貌似还挺有意思的,主角三十多岁,不是青少年,作者好像也挺有名,没想到从第二章就开始谈恋爱。现在已经听了三分之一,大部分篇幅是男女主角分别在想,我好喜欢他/她啊,可是不不他/她不会爱上我的,下的时候就记着叫圣骑士的什么什么,今天留意了一下原来叫Paladin’s Grace,女主角的名字就叫Grace。敢情是当代骑士小说啊。我还不如整本YA来看呢。

藤本书的那个短篇,第一遍觉得不是很好,作者的技术很影响阅读的程度,可是评价却都说特别好,而且很多都是技术上的,觉得自己第一遍确实没有认真看,大概有很多注意不到的地方吧,又仔细看了一遍,还是觉得不太好,不管他讲了一个怎样的主题和故事,技术上的问题已经影响到我接受这个故事了。分镜特别糟糕,该交待没有交待,而在有些地方却特别冗长拖拉,那个背影大概是作者自己很满意的吧,但我觉得是过满的甚至是有些陈腐的,至少是使用过度。一些重要的表情都表现的不好,凶手出现的几页简直是作画灾难。有好几次需要向前向后翻几次才能确定画的是哪一位角色…

如果说赞美主要是因为作品的情怀,倒是可以理解的,可是都在夸技术,特别是分镜,还电影叙事话分镜,而且夸到了天降紫微星的程度,就很困惑,是我看漏了什么,还是有什么我个外行人不懂的技术在里面。

昨天和正好和小死聊天,趁机问了她,她看完也是说分镜问题很大,手法太旧,还说了一条,一直在表现角色的勤学苦练,作者的画技却是没有刻苦练过的。

她觉得我应该自信点,其实我对自己的看法一直都是自信的不得了,觉得自己分得清主观和客观,也有一定的审美水平。只是这个漫画的评价真是太吓人而且太一致了。

可能这就是现在的状况吧,觉得整个世界的创作力量都在萎缩,来来去去都是一些庸人,庸人爱庸人,庸人互相捧场。根本看不到什么真正厉害的作品,让人觉得电影是美好的发明啊,能看到这本书好幸福啊,这个漫画完全放不下能看一通宵的东西,几乎没有。

虽然过去生产的厉害的作品多的是,再不行我还可以看时光之轮(但是在很害怕电视剧版的到来),还是想看到新鲜的,没见过的东西啊。

前两天温习了一下呖咕呖咕,前面觉得真好看,和对香港的情结没关系,就是好玩好看,后面说道好运气还会回来,忽然特别难过,现在不会有人相信这些话了吧,不但香港电影,这个城市也死了。我也变成了一个基本不看中文电影的人了。华语影视里里外外全是屎,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还是看看长得好看的人吧,能凭长相就让别人开心,这才是最厉害的天赋。

找书很麻烦,图省事下了个去年卖得好的侦探类有声书包,打算无差别地听一听,一听下来,这毛子坏蛋也太多了吧。

以前选书的时候会自动筛选,主角是FBI,CIA,国安相关的自动滤掉,更倾向于私家侦探,基层警察之类的,所以感觉还没那么明显,可回想一下,好像看过的多数系列里都会有一两本,反派是老毛子或者类似的国家的敌人的,就像每个系列里总会有一本书里有性侵子女的坏父母一样。

而且除了勒卡雷那类特别严肃的间谍小说之外,真是没见过什么把毛子当个人写的。就不说反派不反派了,做反派都半点人性不会给的程度。

像最新的一本李奇,里面那位“来自莫斯科”的人,体型巨大,丑陋,极端冷酷,还有个同样冷酷的,敏捷狠辣的女杀手。真是来自罗刹带着爱啊,和60年前的描写都没多少区别。

还有包大七那本也是,里面有个特别坏的女的,因为经历了好几本毛子坏蛋,我还开玩笑地想,虽然这个故事暂时看不出多少和俄国的联系,可这女的如此邪恶,怕不是个俄国妞。结果最后她是前KGB。这角色也没什么前因后果的背景,纯粹是个坏蛋,而一句KGB就把她为什么这么坏的问题解决了。

就觉着很可怕,半个多世纪,一直这样直接灌输着,毛子都是坏蛋,北非中东中国多少还根据国际形势变换着邪恶程度,而毛子则一直坚挺着一坏到底。

《一千零一夜》里经常会有一个情节,主角们过着平和的小日子呢,城里却有个犹太人,纯粹本着内心的邪恶暗地里陷害主角们。

以前看的时候觉得这是愚昧而充满偏见古时候才会有的事,其实过了几百年也没什么不一样。

也有反例,某本Alex Delaware,有个嫌疑人是以色列背景的犹太人,立刻就能判断,他可能有秘密,但绝不会是凶手。

华人那边更复杂一点,一方面被包括在政治正确范畴,一方面又有和毛子类似的意识形态问题,作为正面角色出现就得对背景精挑细选。前两天看的那个,美国出生,老家香港,这还不够,在一个用来打破刻板印象的情节里,这个角色说,我不孱弱,聪明可不是书呆子,十四岁就开始交女朋友,对方回答,还好你是我们这边的。

大概作者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句话多可怕吧。

绣红旗还是绣星条旗。反正你必须选边表态。

这种世界多么无聊啊。简直觉得,自认为相貌平平一夜之间变成美女大英雄拯救世界,或者酗酒中年女性主义者无病呻吟间隙发现的反转至少三次的惊天小秘密之类的故事更有意思呢。

耳语者

很可怕。虽说里面的人经历都差不多,但这差不多本身就是可怕的。被捕,流放,枪决,一再地重复,就算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经历已经是很邪恶的了,何况是成千上万的人。

但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些个事情主要是在三十年代发生的。以前没有仔细想过,模模糊糊地觉着大概和国内的时间差不了多少吧。现在才意识到,是在十多年后,仍然决定走相同的道路。

甚至饥荒都复制了。

他们是真的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吗。还是说觉得这样更便于统治呢。国家,人民,共产主义理想,在这些人眼里究竟是什么。

其实我还是相信共产主义的,因为资本主义仍然是一切邪恶的根源所在,女性,有色人种,一切被压迫的人,不打到资本主义就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解放,平权运动认识不到这一点,只能原地转圈子。

但上次革命带来的恐怖,却使人不敢去展望没有资本主义的世界了。并没有自由,平等,当家作主,只有在集权下的瑟瑟发抖,甚至宝可梦都无法在这片土地上生长。

所以必须弄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共产主义,理想主义,暴力革命,还是别的什么。这本书当然不会给出答案,因为作者认为共产主义本身,甚至无产阶级就是邪恶的。我自己也想不出来,因为我眼前的世界就那么一丁点儿。

我应该算是个一点也不关心政治的人吧,除了一般的工作过日子,也就对如何从娱乐中提取多巴胺感兴趣,但是,只有宽容和平自由的政治环境,才会是透明的,否则只会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就会觉得书中的那个世界,是过去还是将来呢。

另外,老毛子可真会写信啊。

Copyright © 2022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