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游戏 (page 1 of 14)

今天玩打拳忽然有些能找到节奏了,一下年轻十年。

这DLC也太恶心了,决斗到一半Boss没了,把我困在战斗区域里出不去。这个boss能隐身的我还发动特技找了好久…

希腊游记

以一种其实不怎么喜欢的心态玩了半年。玩了不久的时候曾经想放弃,看一下帐花了五百块钱买的黄金版,立刻决心玩下去,而且必须白金。完的过程中数字版已经打折到两百多了。

如果不是刺客信条我也能会感觉更好点,但如果不是刺客信条也不会买育碧的首发。

硬要按刺客玩还是挺辛苦的,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一刀刺不死,还会跟着升级,也许主角真是半神吧,全希腊的猪都跟着升到六十级了。一直在为资源发愁,为了升级金色装备用尽了资源,到最后才知道如果凑齐一套是会自动把级别升上来的,之前不知道浪费了多少资源。而且最早得到的是忒休斯的腕甲,我喜欢忒休斯,不舍得换掉,一直给它升到近五十级。还傻乎乎地寻找忒休斯的其他套装,结果和它配套的是伊阿宋的金羊毛,珀尔修斯的王冠,一个英雄只配一个部件。武器,船也是无底洞,后来都害怕自己升级了,因为升不起。

虽然是模仿了巫师,任务却没有主题,打完了就完了。经常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四神兽的任务又一个都不记得怎么接的,跑到独眼巨人那里看到有人在等我,还很熟似的说了一堆话,我完全不记得这个人是哪个任务来的,接着就眼看着他被踩死,觉得这个人好惨,我一点都不记得他是谁。弥诺陶的任务是四个里最好的,岛上周围的人和事,多少都和牛头怪有关系,气氛做的很足,美杜莎打起来很难,故事就太随便了。

都说康纳是狂战士,其实如果对自己要求高些,看一下每一关的要求,就能发现他杀的人是很少的,而且杀的都是英国佬,完全没有杀害过平民。到《奥德赛》这里,大概因为RPG,杀人真是太随便了,几乎没有惩罚机制,杀得越多越好。一开始玩得不熟练,为了偷点东西总是要把地点所有人杀光,有一回听见发现尸体的小兵哭喊:“你这样死掉真是太不值得了!”心里非常难过,是太不值得了,就为了我想得点钱,经验值和拿到手里立刻就会分解或者卖掉的武器。这以后尽量不杀少杀,可也很难做到,比如如果有救人任务,就得把地点的人杀光再救,否则放出来的囚犯会被发现杀死;有时候没藏好被发现了,老羞成怒也会屠杀地点所有的人,遇见神教邪教人等没有心理压力,也会全部杀掉,这样到白金的时候,在游戏里杀掉的人数有近四千八百人,自己看着也怪吓人的。升级有一个新能力,暗杀掉的尸体会立刻消失,很讨厌这个能力,对人命更加轻贱了,可这能力又实在好用,还关联奖杯,忍不住不用。想想这一切势利的没心没肺的功能,是游戏中正面角色开发出的Animus,也是够一番阴谋论的。

Bug实在太多了,经常卡得一塌糊涂。一些问题和糊弄人的剧情搭在一起效果很奇异。最近的一个新任务,要去探访喀尔刻,知道她给的酒肯定有问题,故意喝下去想看看游戏做不做得出变猪那么好玩的事,当然是高估了育碧,又想要这么死了也还算好玩吧,也没死,一转眼就在地洞里醒了,一只巨大的猪冲进来,看来还是要战斗。可那只猪冲到近前,我还什么也没做,它忽然自己倒下去死了。完全搞不清怎么回事,出去杀了喀尔刻,这段任务就结束了。开始还觉得这系列的任务总算真的能叫奥德赛了,结果还是感情,剧情都很随便粗糙。

DLC似乎想深刻点,看起来又走了阴郁黑暗才算深刻的老路。

当然作为旅游游戏是毫无问题的,一直在拍照,可恶的跑动中锁定对手,经常会按成拍照,特别是对付难打的对手时,手上紧张用力,更容易按错。这样拍了好多战斗的照片,有些差点变成遗照。

而这些照片差不多也就是游戏的一切了。

总算白金了,DLC据说喂屎,花钱买的不玩又亏的慌。

而且白金完了才掌握连杀也想再用用。

可DLC有个任务居然想来个灵魂拷问,问我为什么杀那么多人。

不是你这个鬼游戏让我杀的吗。老子以前玩刺客信条,一路一人不杀,潜行直取谭普拉首级,是你们改成RPG了让老子为升级找资源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现在还假模假式地问什么问。

所以DLC玩也不能认真玩。

还是差一步。

明天估计真能白金。

每天晚上玩游戏前都以为今天一定能白金,睡觉前又以为明天一定能白金,大概第二个DLC出来之前能白金吧。

奥德赛通关了,白金之路还很长。

也很讨厌labo,包括最近的VR,看着花哨,游戏性很差,不好玩,从非游戏玩家那里骗赞。

Google给我的感觉真是特别邪恶,什么都要插一手,做什么都不认真,很少有什么真正的新东西还特喜欢假装自己是科学技术的先进力量。

特别是把用户当屎这点真不能忍受。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