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Category: 西片 (page 2 of 22)

外国片

Weekend

现在每次看碟中谍,都会感叹系列是从一个互相背叛的阴郁故事开始的啊,而现在队友的情比金坚却成为电影稳定的基石了。

基础应该是4的时候打下的,特别喜欢那部。

这部的情节有点傻,有好几次觉得局面是主角们或对手们不该可以避免的。也没什么悬念,只是一直在想亨利卡维尔长得好正义啊。

动作场面非常紧张好看。我一边看一边感叹,这些该是怎么拍出来的呀。不同角度景别的镜头间该如何切换,以什么节奏,在我看来是非常复杂的,导演们是怎样掌握这些技术的呢,才华,经验还是有什么程式,特别是以前香港的导演,好像没学过什么拍的多了就能掌握得很好,非常神奇。

很可惜这一集没有杰里米雷纳。

还看了个奇怪的片子叫Time Trap,以为是本福导演的才下来看的,看完发现导演只是个同名同姓的人。

非常小成本也非常傻,可有个优点就是,电影里的几个主角都是好孩子,善良有责任感,就算有点傻也没法讨厌他们了。

女版Ocean不怎么好看。我非常喜欢罗汉系列,每年都会温习一次,可这个女性版就不怎么好玩,远没有索德伯格自己拍的乡下版Logan Lucky好看。

演员方面没什么吸引,每个人都是自己不够好的样子:桑德拉布洛克早年还开朗大气,现在什么感觉没有,形象也不符合电影的设定;凯特布兰奇也老师那副高调的样子,气质是气质,他们英国演员是不是演着演着就以为气质能代替一切;还有海伦娜,她会不会审视自己一下,这些年演了多少个蓬头浓妆,神经兮兮的角色,她是宋丹丹吗,演员的追求还有多少。

年轻演员还好些,毕竟年轻。

也是没什么悬念,名叫Ocean’s Eight,找了七个人,最后还不是一目了然。

最不好的地方是,缺乏共鸣,男版的角色塑造本来就更可爱更有生活气,第一部德彪西月光之下的喷泉,第三部全体赢钱的狂欢,都是和观众分享胜利喜悦的好方法,可以把“他们的事”变成和自己有同感有关系的事。而女版完全缺乏这些,就仅仅是一个别人偷东西的故事了。

一直希望罗汉系列能出到十八,可现在秦少波都有点老了,大概还是只能每年温习吧。

Side Effects

看完才知道是史蒂文·索德伯格拍的,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里面有凯瑟琳泽塔琼斯,我老觉得《蚁人》女主角应该是她,但她和迈克尔道格拉斯演父女一定很奇怪。又想起来《毒品网络》看过好多次开头,一直想接着看,一直没看。

这种故事的电影,现在可真是演不出什么花来了,一开始就有个基本的确认,肯定是装的,这是个悬疑片,因为装得还像,看了一会儿倒有点担心,可不要真的是说忧郁症的,那我不是白看半天。钱老板一死也就放心了。

有时候觉得镜头略奇怪,也没打算多想。

鲁尼玛拉在里面的形象很好,她的脸被头发遮住一点更好看些,因为情节的关系也故意使头发很浓密,她还挺适合梨花带雨。可惜角色不怎么好,对演员本身来说可能会觉得是个挑战或机会,实际上也算个大路的角色了,外在多过内在。

泽塔琼斯的角色是男是女对剧情影响也不大,上个世纪会是男的,这个世纪会是女的,可我希望看到相反的情形。

For Two

中年沃肯实在迷人,即使他梳了个可笑的发型。他那时的声音柔和好听,做什么表情都好看。我一直都说不出他具体哪里好,而每次看到那个时期的他,都会被他的魅力打击得心惊肉跳。

而李瑞也是个可爱的演员,看过他的电影不多,可每次都挺喜欢他,又高又帅,眼睛动人,而且看上去特别适合演硬汉警察一类的角色。

有了这两个人,《绑架老大》里面那几个本来就很猥琐的年轻演员,就给衬托得更加不堪了,气质演技差得可怜。可能是那个时期《低俗小说》的熏风,让青年导演们产生了自己也行的错觉,找个实惠有料的演员陪一群便宜小演员实践幻想的作品吧。

观看过程中一直在替导演着急,连电视剧的水准都不完全能达到,像在拍录像带。

《生活大爆炸》的主角们演技基本都不咋地这个感觉迄今为止也没啥不对。

Ant

觉得自己是有必要多学习学习了,连水熊虫都不认识,好土。

上一集《蚁人》也是主打家庭吧,虽然除了迈克尔潘納都不记得什么了。如果不属于妇联,那会是非常合家欢的电影吧。

角色的话痨,比《死侍》舒服多了,大概因为主要是卖蠢,而且老走神没重点一般来说是很好的喜剧节奏。加上角色较为朴实,故事也很温柔,就没有《死侍》那样强行黄暴的疲惫感。演员的形象当然也都比瑞安雷诺兹好多了。

量子的世界该是什么样呢,我总觉得那是超出我想象的,但如果真能看到,又会发现一切都是本该如此,所以电影里是怎样的设计,倒都是没关系的。

米歇尔菲弗真是大美人啊,比多数女明星都高出一个层次的美丽,不是特效的关系,举手投足就是美人。迈克尔道格拉斯就正相反,即使他演一个并不讨厌的角色,也无法产生什么好感。

潘納还是适合演这种角色,作为演员自然会有更为严肃的追求,可他演喜剧还是更可爱一些。另外信山达基的,是不是都很喜欢拍科幻片啊。

Book Club

戴安基顿在任何年龄,都非常令人讨厌。

而老太太电影,也不能比小妞电影多出成熟与睿智。

想看艾丽西亚西尔维斯通变成了怎样的一位中年人,还是比较失望的。

而我并不想看安迪加西亚变成老年人。

AWAY

从很小的时候,就形成一种惯性的观念,凡是好的,喜欢的东西,都不能从轻易而正经的途径得到。比如好看的电影,要录像带上才有,后来的小塑料圆片,现在的下载,总之是非正当或非官方途径来的才更放心一些。游戏也是,从开始就是各种折腾,改机,自制系统,狗。如果有什么又简单又正常地就能得到,便会担心,这样的情况能维持多久呢?就像那一切好用而不再出现在中国appstore里的小应用。

有时候仔细想想,想要的都是多么简单的东西啊,我想看完整的电影,想在Inss上关注喜欢的美人并且发点自己的图片,我想在Tumblr上看看黄图动图,DeviantArt(五六年之后我终于能够把这个词拼对了)上看看同人,我想买有保障的行货游戏机并且和别的地区的人享受同样的游戏,我想在2016年抓宝可梦。

相比于那些巨大的悲哀的现实,这些是多么小的事啊,可要实现,几乎是不可能的。

事无巨细的惨淡,有时会很担心,是不是只有靠外星人入侵才能结束呢。

所以《斯大林之死》看得实在不愉快。意识形态之上的黑,轻佻而轻蔑,对苦难的模式化想像,以为对人民是同情的,却汹涌着看不起。屈服者和反抗者像纸板一样。连该国的风情习俗性格特征都懒得考证,黑就是了。

当成异世界观望嘲弄,并不需要去思考为何会如此,未来会如何。

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距离和态度啊。

OVER

一点没想到《落水情缘》会重拍。把凶悍冷漠的富家女骗到工人阶级家里劳动改造的故事,以现在看必然觉得不够尊重女性。当然说像《嫁给大山的女人》还是想得太多了,电影所体现的,更像是在六七十年代自由主义运动结束之后,对家庭关键的一种回归。而在女性主义运动(以一种奇怪的,落后的方式)再次兴起的现在,竟然会重拍这部作品,就显得挺奇怪的。

用性别转换来消除原剧的不合时宜,非常愚蠢且讨厌。欺骗和调教本身是错的,87版以男性来做,父子五人全可以看作淘气的男孩子,恶作剧的气氛消解了性别间的对立。新版换成一本正经的女性主角和几个别扭的女孩子,就失去了这层消解。

剧情也更不合理了,老版男主角在船上整做了两天木匠活,期间被女主角各种看不上,对女主角的生活方式也回以各种看不上,冲突一直都在,巧思作出的鞋柜,满心欢喜地炫耀却被嫌弃,是能力上的鄙视,不付钱扔掉工具是经济上的损失,几层叠加,想要趁人之危报复多少还是有合理性的。

而新版女主角是清洁工,上船不干活先羡慕自拍一番,直到被拒付工钱之前,和男主角的交流都更似打情骂俏,后面为了增强合理性还增加了准备证件的情节,就显得有些处心积虑了。

其实这些有的没的都没必要说,关键还是男主角太丑。好像这男的还经常以拉丁花花公子的形象出现,真觉得自己跟不上时代了,要我想像拉丁情人,还是班德拉斯那一型,怎么现在改成阳痿脸男人当道了吗?本来即使性转也不无期待,毕竟傲慢高冷不食人间烟火的设定,放在男性角色身上是充满诱惑力的,哪儿想到会是这么一个货色。评论还有人说拉丁人自带荷尔蒙喷雾,完全不能理解。再说谁能跟能够扮演一个星球的肌肉男KR比荷尔蒙呀,除非是史泰龙,Tango & Cash。

Extinction

因为DBH占据了太多的精神所以想看个电影调剂一下,看到一半WTF,怎么回事啊,又是这个。

而且还特别差。

都是科幻片上回的《幽冥》也不至于这么差。

这个简直就是突破极限了。也是人造人具有了感情,人类也不知为啥就要毁灭人造人,连个牵强的理由也不肯给,就算不把他们当人,就不把他们当钱吗。

这里的的人造人还都不是量产机,一人一个样,我自己是很喜欢迈克尔潘纳啦,去年看他的电影比谁都多,看这破片也因为他,可谁会把人造人做成他这个样子。

或者他老婆的样子,他女儿们的样子。

人造娃娃我也是能理解的,大概能有一定的慰藉作用吧,性格设置成电影里那么讨厌就不能理解了,谁会那么神经病往家里摆俩任性娇气愚蠢的假小孩呢,长得还那么不可爱。

就这么一群长得奇形怪状的人造人,反抗人类暴政变成对人类的屠杀,把人类都驱赶到火星,自己也觉着杀的人太多,心里过意不去,干脆洗了脑忘记过去,住进人类的公寓,装模作样地模仿人类家庭,玩起了长达五十年的过家家游戏。

反攻过来的人类,看到人造人里还有儿童形状的,还会过家家,便大惊失色,怎么他们也是人,也有家庭吗。

而逃走的人造人,虽不排除和平的可能性,已经荷枪实弹准备反击了。

就是这样令人发指的一个故事。

可能编剧是太陶醉于自己设计的剧情反转了,人物性格,故事背景都没有任何计划打算,就指着到后面观众能喊个没想到。可编剧质量太低观众根本不会在乎想到没想到。

要说潘纳的片子总体质量也还可以,要么在较大制作里做配角,要么在瞎闹片里演基佬。还真是没看到这个程度过,也许是拍《毒枭》买一送一吧。看到后面他的小胖脸都显得不那么可爱了。

Hot

炎夏之夜》,从名字看是非常应景的电影,我一个不怕热的人,这几天走在路上都觉得随时会溶化。可惜电影本身,因为导演没本事,拍不出“热”是什么感觉,只会旁白这天温度到达多少度。

91年已经是那么久之前了,从现在到那时的距离,比我刚入邵氏坑时与《中华丈夫》的距离还远一点。同样是导演不行,也未能从电影中获得什么惆怅。

多数时间用于讨厌柴勒梅德这个演员了。二十几岁了还跟没发育似的身材,可怕的双眼皮,耷拉眼,难以掩饰的自得神情,处处是雷,不出所料越讨厌越是红得快。

剩下的时间,以及主要目的还是看艾莫里科恩。

仍然是乡村小霸王戏路,却还不错。

这个电影前的两年,他还在演青少年,如果让15年的他,那时没这么胖,还有多少带点美少年感,来演柴勒梅德的角色,也可能会多些合理性,没那么讨厌,他那部《收获的天空下》,即使也不是出色的电影,各方面都比这部好得多。

留着胡子,腆着肚子,管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叫kid,也挺有意思。至少他能多赋予角色点东西,餐馆(华夫饼看起来好香)中的幽默感,枪杀一场的怜悯,这都是好的。而且他的眼睛好看,笑起来又实在可爱。

为了他忍受一下柴勒梅德,也不是不可以。

认错

现在我认不出人已经成了常态了,看《移魂都市》一直在想,年轻时的裘德洛,并没有记忆中那么俊美。人家根本就不是裘德洛。基辅萨瑟兰也不太认得出来。

好在我也就是看看威廉赫特而已,而且这回真是威廉赫特而不是约翰赫特。

有画面风格是件好事,太强调这些,我又会不那么喜欢,要表现一个永远在黑夜中循环的城市,是需要一定的风格,也需要舞台感,以人为主题,印象却是场景大过人,给我的感觉还是太追求形式了。

其实比《黑客帝国》还是有意思点的,没那么假惺惺地故弄玄虚。女演员又都很好看,还有威廉赫特。他演黑色电影式的警探,从外形到气质都非常合适。只可惜是个被浪费的角色。也是我对电影的感觉,说的是人类丰富的感情,对主角之外的人却没多少关心,哪儿都空落落的,就算有个戏份很多的警探,到结尾阶段也想不出他能有什么作用,在结尾中该是什么的地位,就直接剔除了,所以创作者可能只是想构造那座会变化的城。这样的话,直接去做游戏场景不更好吗。

这电影倒还真挺适合改编成游戏的。每次注入记忆一个存盘点。

Olderposts Newerposts

Copyright © 2019 Roof of the Winespring Brother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